立即捐款

生活

澳洲工作假期日誌2 — 人在塔斯曼尼亞

澳洲工作假期日誌2 — 人在塔斯曼尼亞
廣告

廣告

來澳第一百零三天,按照我的計劃,Tasmania應該會是我留澳最長時間的地方。

相片感覺有點鐵窗邊緣,現在每天的工作就是每天在拉鐵線,把葡萄樹都枝節夾好又一天。手套最初幾天已經完全穿洞,拿起兩對手套左右互換,再正反互換,手指起繭了就撐得一天得一天,沒差。經過了香蕉場的歷練,nothing else matter for me.

每一天在葡萄園遊走八小時,一半時間是和自己鬥氣鬥快,試著用跑的完成,一半時間是在虛脫慢走,胡思亂想。每天的生活我當作禪修一樣,作一個稱職的廉價的勞工。尊嚴這東西早就放下,總之就埋頭埋腦的接受指令把其任務盡力完成就是,抱擁著你是誰,或是想你在香港是甚麼樣子的一個人的來working holiday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不把自己陶空,不能得到甚麼,這是我的信念。

每天拖著不願意動的身體,在愣愣的在腦海浮起一大堆事起來。我在想甚麼?我在想,葡萄這話兒?對於我來說,葡萄是萬善之物,只是我能夠飲到他們的紅酒,能夠醉醺醺的過活,賺不到甚麼錢也好,每天都是好日子。在香蕉場才停留了一個月也足夠我對香蕉有恐懼,過後兩年我看到香蕉也想吐。但在葡萄園,多久我也不會對葡萄產生厭惡之情,我一再重申,葡萄是萬善之物。我在想,天帝造物真的是弄人,為什麼萬善的葡萄旁邊會有那麼多不多種類的荊棘?這裡最少應該有三四種不同種類的荊棘,最高的可以長到及我的腰,大部分都可以把你的所有的衣服刺穿,不小心一腳,痛還好,這夠你煎熬過數小時,然後回家用針把他們逐一挑出來。基本上,除非你是穿的是工地的工頭鞋,要不是甚麼也一定會剌穿,這無可避免。

造物弄人,萬善之物配以荊棘,這是甚麼組合?

如世界所有的惡與厄運都緣自夏娃偷食了伊甸園上代表智慧的禁果(sorry最近睇聖經有D上腦),要是上帝賜予人自由意志,要是在伊甸園附上智慧的禁果,定有他的意思。我在想,要是夏娃沒有偷食禁果,人像Tamagotchi(たまごっち)般沒完沒了的活在設定好一切都是美好的世界上,那天又有甚麼意思?夏娃食了智慧果實才懂得衣不蔽體的羞愧,阿當因愛而對絕對的神作出背叛,甘願和夏娃一起淪落。

沒有死亡又怎會知道活著、沒有失去又談何珍惜,沒有白天又怎會懂夜的黑呢!自偷食禁果開始,所有厄運與惡才是人活著應該要有的色彩。

沒有萬千荊棘的痛,紅酒才顯得更加的美,這是活在甚麼都是隨手拈來的城市感受不到的事。

所以,結論是,要是日後我再看見有人再拿紅酒來加雪碧,我是真的會生氣。(香蕉可任意蹂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