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給香港學生的信(中譯版,翻譯:Joanne Choi)

給香港學生的信(中譯版,翻譯:Joanne Choi)
廣告

廣告

讀者Joanne Choi自發翻譯了Asia Literary Review最近刊登的一篇文章,希望讓更多人看得到。(原文

給香港學生的信:這夜,我選擇了站哪一邊

我們邀請了一位在港留學的內地生撰寫一篇關於這場雨傘革命的文章。原本我們並沒有特別期望,但收到文稿時,卻令我們喜出望外,它在眾多關於過去一星期事態的評論中脫穎而出。誠意和勇氣就是有這種力量。這篇以筆名發表的文章如下。

身為一個在香港的內地人,我時常感受到香港人對我們的偏見和敵意,但同時我也明白香港人這些態度背後的無助。多年來,我一直在兩個世界之間尷尬地過活;但這夜,我站在你們一方,因為你們正在做我連發夢也不敢做的事情。

我最初來港時,香港學生的政治意識和參與給我很深刻的感受。民主牆上的標語和留言、大學師生在課堂內外經常議論時政,反映學生在帶領社會進步方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有時我會被人問到內地的政治環境,甚至我自己的立場,我覺得這些問題很難答,不但是因為情況太複雜,難以三言兩語清楚解釋,更是因為我對這些議題無知。然而,我很欣賞你們關心社會,以及願意真誠地接觸旁人。反觀我們內地人,不只甚少關心香港的事情,我們甚至不了解我們自己的事情。粗略估計,十個內地大學生,都沒有一個知道內地的領導人是怎樣選舉出來的。在我們的觀念裏,甚至不會考慮選舉過程的認受性和正當性。我們不知道原來可以問:「我們想要甚麼?」但我們卻把這種沉默美其名為「成熟」。

這夜,我見到的不只是激情和參與。我還見到我從未經歷過的堅定和團結,這是在中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的東西。罷課和佔領剛開始時,我估計那不會維持很久,更沒有想過會演變到現在這個規模。然後我見到黃絲帶從大學蔓延到整個香港,帶著黃絲帶的不只學生,還有教授、剛下班的人們、步履蹣跚的老婆婆。我見到群眾拒絕被催淚彈驅散,反而把平凡不過的雨傘變成悲壯的符號。我見到你們整天跑來跑去,把食物和飲品分發給你們根本不認識的人。這夜,我看見你們成為兄弟姊妹。

我問自己,我在家中何曾見過這種景象?除了大學入學試,我們何曾為過同一個目標而並肩作戰?很遺憾,我這半輩子從未試過,你們可以怪責我把勇敢當作愚蠢、把勇氣看成天真嗎?有人說,這不是我們處理問題的方式,但坦白說,我們何曾處理過什麼?我無法掩飾我的確很羨慕你們有抗爭的機會。我現在二十多歲,也就是眾多將要成為社會中流砥柱的年青人之一,可是,我們從來不知道有如此的一個選擇。

你們在這場革命中展現的沉著和自律,亦令我感受非常深刻。在佔領區域,我看見同學們藉著手機的燈光來讀書、自發清理地上的垃圾和分類回收。在你們的行動指引中,我看到「避免肢體衝突,還要避免心中生起仇恨」。我見到橫額寫著「平等、忍耐、愛與關懷」。最難做到的,或者是保持冷靜和理性,尤甚是對於憤怒的年青人來說。但你們已從過去的經驗吸取教訓,你們知道這才是最大的武器。這夜,你教曉我成熟的真正意義。

我的一位社運朋友告訴我,她並不真的認為非暴力的佔領中環運動會帶來我們想要的結果,她只是希望自己的意見被聽見和令更多人關注,那麼終有成功的一天。我無法想像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維持盼望,而且只是盼望。但我知道,你們就是這樣來到今天。我們也在途上。

我明白在你們勇氣背後的恐懼,如果你們現在甚麼都不做,有朝一日你們將會變成另一個我。坦白說,這也是我的恐懼。在一個如此繁忙擠迫的城市,你們沒有屈服於種種包袱,仍然保持著對民主和自由的信念,信任群眾的力量,這是香港令我著迷之處。我不敢想像,假如沒有了街上聲嘶力竭的呼喊,沒有了空中激昂揮動的拳頭,這個城市將會變成怎樣。

此刻,我坐在你們身旁,我知道我所感受到的心痛和憤怒遠不及你們的千分之一。我們無法知道形勢是否會好轉、未來是否會更光明,但我要告訴你們:你們現在擁有的東西──勇氣、盼望、團結和自律──是何等的可貴。你們不會知道,在世上暗角的人,包括我,是如何渴望擁有這些東西。它們是光榮,也是恩典。為了你們的盼望,也為了我們的盼望,請繼續守護它們。 這夜,我站在你們這一邊,直至民主的曙光來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