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窮人傾斜論」就是傾斜權貴的結果

廣告
「窮人傾斜論」就是傾斜權貴的結果

廣告

作者: R.L.

梁振英前日接受外媒訪問時講到:如果將選舉開放,人人都可以參選,政治和政策就會向貧窮人士傾斜。這種赤裸的歧視窮人的言論於一區之首的首長口中說出來,實在令人震怒。同時,這更是也揭露了特區政府向商界傾斜的現象。香港弄到今時今日如此貧富懸殊,民怨高企,不就是因為整個特區政府都向商界靠攏,向地產商,向權貴傾斜的結果嗎?

先舉兩例:一,令人人都變成投資者的強積金制度。強積金要求僱員拿自己的退休生活來投資在不同的所謂投資組合,令每個僱員都要承擔因金融投資所帶來的風險,實際上就是強迫全港僱員來供養這個金融體制。 有報導指出, 強積金管理的行政費最終可以剝削市民高達4成[1]的全數供款,更甚者, 有基金經理指出由政府批准的眾多強積金管理公司中,原來只有兩家能夠幫助市民的供款獲得增值。眾所周知, 這個盲目投資的市場經常不定期地失效,2008年的金融海嘯捲走了全港市民60%的退休金。但政府對此卻一言不發,還強調市場會自動調整。小市民的退休金及財富血本無歸,退休生活不能獲得保障好像都是自食其果, 政府卻䄂手旁觀。 在這繁華的世界級城市背後,滿街都是拾荒的長者,貧窮也衍生不少家庭虐老的個案。討論多年的全民退保,一直只聞樓梯響,早前特區政府委託了港大周永生教授做了一個全民退保的研究,結果報告提出讓每名長者每月可以拿到3000元的基本生活費用,但政府竟然把這個如此溫和的建議也束之高閣,怕且是要維護商界的利益。

二,把公共屋村的商場領匯私有化。隨著商場被領匯據為己有後,屋村的小商戶逐一被踢走,換來大型的連鎖店進駐,這不但令市民日常生活的選擇越來越少,而且商品的價格也越來越貴。大量的小商戶的生計及小市民的生活質素受到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有人政府建議回購領匯,但政府做過什麼?什麼也没有做。反而大力推行自由行, 讓這些購物者搶購香港市民的日常用品,屋村商場的店舖也不斷被藥材鋪, 萬寧,屈臣士等連鎖店租用,租金不斷上揚, 炒賣日常用品的例子也不絕。今天, 小店如文具店、士多已悄悄在我們的生活中消失。

如此的市場失衡,為何政府仍在尸位素餐,不作介入呢?到頭來就是不想得罪那些商界的利益,因為香港根本是商人治港。回看2012年由1200人的組成的選舉委員,單單是商界的代表就佔了3分1(300席), 代表基層的勞工界(要注意,不是所有勞工界也是代表基層),就只有60席,即百分之五。如果梁振英說 "如果追求數目,就會向貧窮人士傾斜”這句話,不就更說明基層人士要有參政權的重要性嗎?現時的香港,人工低過14,000元的人口(包括無業的)超過500萬人[2],可是能夠代表他們被選為權力極大的行政首長候選人的有多少人呢?問一問你自己,你在四大界別內嗎?你有權投票選特首嗎?筆者就算擁有碩士學位,也沒有票啊!這是什麼樣的制度啊?難道我們的意見,我們的權利就不應受到尊重和平等對待嗎?

我們要爭取的普選很簡單, 就是沒有篩選,人人平等的政治權利,人人都有權利影響那個政府不要向商界傾斜,使政策能惠及大多數市民, 特別那些低收入的市民。雞蛋與高牆,我們會站在雞蛋一邊,也是這個道理。脆弱的雞蛋不是什麼怪獸,傷害不了人,反而高牆那邊就有很多資源, 更可長出鐵釘來阻止雞蛋那邊改變自己的命運。如果我們不向梁振英那段涼薄的言論反抗,就是容忍高牆那邊繼續剝削市民,繼續受到不合理的對待。所以,今天眾多佔領者所堅持的公民提名,就是要求平等參與政治的權利,不容政府向權貴傾斜!

參考:
[1] 積金局擬八招逼減管理費 僱員供款部分自選受託人
[2] 史兄:US$1,800呢個數字喺邊度嚟?-超技術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