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大膽假設:以撤退換取全港公投

大膽假設:以撤退換取全港公投
廣告

廣告

近日不少人提出「公投」這個概念,當然「公投」亦有不同種類,包括五區公投等。本文提出的是一個簡單直接的全港公投,探討香港人是否贊成2017年有公民提名。更重要的是,這個公投必須由政府執行才能夠享有最大的認受性,令正反雙方都心服口服。本文首先探討的是公投的利弊,之後會探討運動現時有什麼籌碼能夠促使政府舉行這個全民投票。

學聯與政府對話時,其中一個「雞同鴨講」的論點就是在於民意的方向。一方面學聯使用和平佔中全港公投時的70萬票作民意數據,另一方面政府引用反佔中大聯盟的過百萬票作指標。雙方未能夠確實前進,其中一個最大原因就是雙方都沒有一個能夠完全說服對方的民意基礎。若舉行一場公投探討香港人是否贊成2017年有公民提名,那是可行的,因為任何一方逆民意而行必定為輸家。

大前題是這個公投必須有一定的手續標準,以確保其認受程度。這個公投不需有法律約束力,只需要有足夠的認受性即可。若民意結果顯示香港人都希望於2017年有公民提名,政府必定面臨最大的壓力,因為這是一個最有認受性、最客觀的民意標準。反之亦然,若民意結果顯示反對公民提名為多,那就必須承認香港推行民主的時機還未成熟。雙方都不能夠「輸打贏要」。

我們如何說服政府舉行這場公投?我們最大的籌碼就是以撤退換取這個公投。一旦政府公開落實互相商議的公投細節與日期,我們便會立即撤退。反佔領人士不能不支持這個決定,因為他們反對的是佔領,恨不得你們快點離開佔領現場。我們佔領人士亦不忍心看見社會撕裂,因為我們都明白這不是一場面子遊戲,而是我們確實希望能夠為香港政改帶來正面改變。這樣一來,政府實在沒理由不答應公投,因為我們已經拿出我們最大的本錢來交換。

若要推行這個方案,我們首先需要於佔領人士中達成共識,繼而公開向政府提出方案。要在佔領人士中達成共識,需要做兩件事:第一,必須於各佔領區進行投票,探討佔領人士是否同意推行這個方案。若佔領區的民意支持方案,那麼當政府答應公投並落實相關細節等,我們就要願意撤出佔領場地。第二,需要選出幾位代表與政府對話,並商討公投細節。當然,我們能夠要求這些代表在作出重要決定前必須諮詢佔領人士,例如確實公投的細節時需要佔領人士投票同意等等。

這個方案的一大擔心在於整個過程可能需時較長,而現在運動看來有逼切性需要發展至下一步。不過若果佔領人士能夠早日達成共識,我相信問題不大,因為政府已有既定程序舉行一個有認受性的公投,並無藉口拖延公投方式以及其細節。如有需要,跟政府對話及落實公投細節時,可設定期限,一來阻止對方無限拖延,二來展示我們願意以撤退換取公投的決心,並且期望能夠儘快解決社會撕裂的問題。

以上內容純粹是小弟大膽假設,希望能為雨傘運動的發展提供更多可能性。現階段運動需要更多討論才能決定何去何從,小弟但求在此拋磚引玉,希望大家能多討論,為運動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