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左仔

左仔一名,讀緊鯨大政治系,最憎人唔識政治又亂咁講政治。 https://www.facebook.com/wailok.leung 網誌

國際

袋住形式民主先?

袋住形式民主先?
廣告

廣告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aul Krugman早前發表文章批評梁振英,指責梁振英月入萬四以下不配有提名權的言論。Paul Krugman 於文中指出梁振英的言論是由來已久,美國共和黨的議員都曾發表過類似言論。「政治右派對於民主不安」,他指出,保守右派會因左派議員受佔大多數的基層支持並去向富人抽稅而感到恐懼,所以右派會用不同的手段去保護財閥。最後他認為「美國政治骨子裡就是民主統治與財閥統治對決。我們無從得知哪邊勝出」

有支持「雨傘運動」的朋友認為Paul Krugman直接指出了梁振英是直接袒護財閥,意圖剝奪窮人的普選權。甚至有朋友認為:「今次係階級鬥爭,係窮人同富人嘅鬥爭」。

我是十分認同Paul Krugman所言,美國的民主制度充斥著污穢不堪的金權政治,而梁振英只是道出了這個真相。然而,很多人都忽略了Paul Krugman文章入面一個好重要的論點,就是Paul Krugman用左美國的情況去連貫梁振英的言論。眾所周知,美國無論是Freedom House Index或者 Democracy Index by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等著名民主程度排名都將美國列為高度民主的國家。不過,文章中Paul Krugman指出了一個現實:美國仍然存在著金權政治、右翼意識型態泛濫、政黨與財閥勾結的情況,即使美國的民主制度是多麼發達、選舉權是多麼普及。

那麼,我們就應該好好想下,究竟我們仍然爭取中的普選能否解決民主的陋習,而窮人是否爭取到普選就能夠改善貧困?

「對自由主義者來說,談一般「民主」是很自然的。馬克思主義者卻決不會忘記提出這樣的問題:‘這是對哪個階級的民主?」 (《列寧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235頁)。

當然,我明白你們大部分都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但對於反思民主,這段句子卻非常有用。要明白,我並非反對民主,亦不反對公民爭取普選,畢竟是你們爭取應有的權利。不過,在爭取的同時,我們是否應該更深入、更有遠見地去研究完善民主制度的方法,而不是僅僅滿足於空泛、形式上的民主。須知道,如果不好好處理內在的問題,只懂爭取公民提名,香港只會成為其他民主國家的翻版,充斥著金權政治、官商勾結。例如,你們爭取了普選,而忽略了建制派所擁有源源不絕的資源去競選,即使成功有公民提名,將來選出的特首之位仍然很大機會在建制派掌握之中。

我相信,你們付出汗水去爭取的民主,一定不會希望只是簡單的形式民主,否則你們辛辛苦苦爭取到的,就只是一種披著「民主」外衣的財閥政治,而基層得到的就只有一張不能吃的選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