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媒體

自媒體「非新聞」:為民間抗爭助力

自媒體「非新聞」:為民間抗爭助力
廣告

廣告

在民間維權抗爭的群體事件日益激增的今天,以當局掩耳盜鈴的監管思路,對抗爭事件一向採取封鎖屏蔽的手段,盡可能將影響壓製到最小,即便報導也​​是避重就輕,甚至歪曲重要細節。專注於報導維權事件的網站如:維權網、六四天網等,又都被阻隔在牆外,致使大量抗爭事件不為人知。

自媒體「非新聞」就是在這樣的時候誕生了。

「為抗爭者放聲助力,盡可能引起關注,將有效的抗爭模​​式傳遞給更多處於近似境遇的人群以供參照。」該網站的負責人Darkmamu說。

為民間抗爭助力

Darkmamu和他的團隊近年來一直在關注民間抗爭事件,「從剛開始通過搜索到現在有兩年了,早期並沒有記錄到tumblr和blogger,只是通過微博即時發布。去年6月,bloodyjane加入後,我們開始把這些搜索到的信息整理並記錄到tumblr,blogger,同時也在twitter、新浪微博發布。」

Darkmamu表示,做這項工作的初衷是因為國內的網站會大量屏蔽、刪除這類信息,以及發布這些信息的人大多是參與者和現場旁觀者,他們基本沒有什麼基礎影響力,在公眾平台上的關注者很少,所發信息多為零轉發。 「於是希望能想通過我們的工作讓更多人看到這些信息,想通過我們的蒐集整理,讓事件更加完整更接近真相。」這些真實的記錄在多年後將成為有價值的資料。

牆內平台的審查力度日趨強悍,聲勢較大的群體事件從萌芽狀態就會被列入敏感,不只有屏蔽搜索和刪帖,發布者和轉發聲援的用戶甚至會被註銷賬號。這就給收集帶來了很大程度上的困難。 Darkmamu表示,他們基本上會主動通過搜索去發現信息,盡可能在被刪除前,通過各種搜索去獲得群體事件的盡可能多的現場文字描述和圖片資料,並記錄存檔。「一般情況是事件規模越大,發佈到網絡的圖文資料就越多,一些大的事件,可以搜索到幾百條現場圖文信息,現場感也很強。工作確實也比較繁重,平均下來每天都需要8小時左右的工作時間。」

嚴格鑑別消息真偽

「非新聞」有嚴格的標準來鑑別消息真偽。俗話說「有圖有真相」,他們通過發佈人的文字、現場圖片以及關聯其他當地網友賬號所發消息合併分析、辨別。 Darkmamu說:「沒有現場圖片的不記錄,沒有3條以上可以互證的現場目擊者和當事人所發布的信息不在新浪、twitter發布。對於一些疑難圖片的辨別,可以通過google反搜圖來辨別是否現場圖片。做到如今已經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很多假信息和圖片直接就可以判斷了。當然,這樣也只能保證事件是真實發生了的,一些細節上的出入無法避免,只能做到盡量接近真相。」

發布者尤其是現場經歷者,他們很多存在情緒介入事實的狀況,往往會體現在陳述上有所誇大。 Darkmamu說,「也只能用新聞報導的專業眼光加以篩选和修整,至於片面性,除了借助盡可能多的信息源加以補充,似乎也沒有更多的方法了。人力財力都不濟,大多訊息無法自採,這點是很大的遺憾。」

微博轉世黨

「非新聞」傳播的主題都是處於官方敏感範圍內的,他們的工作本身就帶有很大的風險,在牆內的社交平台上經常被註銷賬號,於是工作展開之處就自動加入了微博「轉世黨」群體。談到風險預判, darkmamu坦言,「除去年被國保警察找過幾次外,目前還沒有別的麻煩,即便有更大的風險,我們也有心理準備,沒有太在意。既然決心做了,那就不管怎樣都要盡可能做下去,做到盡可能的最好。牆內的困難就是銷號造成的傳播的影響,前後被銷號差不多已經有200次了吧,因為銷號後有固定的閱讀群體加粉,所以在小範圍內的傳播沒什麼問題。要想更大範圍傳播,在牆內可能性原本就很低,也沒有辦法。另外的困難是來自全職做這項工作之後,生活方面的費用很緊張,不過在很多朋友的幫助下,大致也能解決了。」

「非新聞」的網站在建立後很快就被屏蔽了,幾乎從根本上影響到了傳播,還沒來得及建立起牢靠的受眾群體,說到這裡darkmamu略帶遺憾,他介紹說:「現在有一個固定的大概幾百人的閱讀群體,即使賬號被刪,也能迅速找回並通過這些人來轉發。網站方面,因為tumblr的鏈接被新浪屏蔽,我們在牆內發佈時使用了lofter,雖然會被刪,但也只能這樣了。」

說到對未來的期待, 從darkmamu的語氣中能感知到明顯的壓力,他表示,只希望能繼續做下去,希望能有人來幫忙做數據分析,「因為今年搜索到的事件大幅增多,數據分析就沒時間做了。大陸維穩的力度在極速加大,很多不可控的因素,也不敢做太長遠的計劃。」

在「新聞已死,輿論僭越」的傳媒大氣候下,本當是最貼近底層民眾的大陸媒體置身審查中噤若寒蟬,群體維權被政府視為政治性事件,百般打擊壓制,而抗爭本身又是脫離極權統治的唯一路徑。 “非新聞”在這樣的環境下夾縫生存,它為維權群體而生,為抗爭力量揚聲,為反抗意識和行動技巧的積累提供實踐性資料,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抗爭的一部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