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旅遊

工作假期:澳洲月誌

工作假期:澳洲月誌
廣告

廣告

DAY 58

來澳放空兩個月了,開始已經想不起在醫院工作三年的那一份對香港的納悶和窒息感,護士工作離我遠去了,說實的,想念的時常是有的,但我更加喜歡現在那種生活的不確定性和緊張感。不竟對於我來說,那裡都是地獄,沒差。

之前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來工作假期,或許,自離職了後,莫名奇妙地會有書在明年出版,出版的時候我也想可以留在香港見證這個奇妙的時刻,所以現在還不可出發去走走這個世界。地圖上滿是記錄了的地標,心情有一種殷切,有一種恐懼,也有一種期待。如我沒有死在旅途中,完夢的事情三十歲前大概都可以完成。回來以後的路該怎麼走,現階段還是充滿了變數,但是我終於感覺自己才是自己生活的主宰。

說一說工作假期吧。我一直都想知道,來澳的人工作假期的人是在想甚麼的。大概我在想,來賺錢?來體驗?為了拿了簽證移民?為了逃避香港的一些甚麼?大概各人也有點厭棄各人所屬的「正軌」生活,不管是甚麼原因也好,三十歲前有青春還是應該好好揮霍,人生很長啊!一時之間失神脫離常規不算是甚麼,在這裡的經歷日後會成為甚麼,誰能預知?

來澳以後,神經不至於那樣衰弱,每天單是在煩著一大堆煩瑣雜事,已經夠你忙得跑來跑去。工作假期其實沒有人想得那麼浪漫,在這裡陷阱處處,每天每日想要在背包客身上騙錢的人比目皆是。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這裡生活很容易,要是你願意,出賣一下勞力,你的生活品質也不會差得去那裡。工作數年,在這裡買車買樓養狗其實一點難度也沒有。但是大前題是,你要願意。在這裡像我這樣沒頭沒腦沒有技能的廢青也才可以找到月入過兩萬元的農場工作。

說一點我的情況,現在我身處Mareeba QLD Australia,在一個香蕉農場打工,早上五時醒來,工作到下午五時,然後累爆昏迷,日復如是。前臂,手指和背肌是已經痛到沒有感覺。在這裡知道的是,我永遠也不敢再說自己「捱得」,這裡處處到是強韌得瘋狂的人,兩刀砍倒一棵香蕉樹,拿著80公斤重的香蕉在跑,蹲著同一位置八小時在採花而面不改容。在這裡,一個六十多歲的泰國女士也可以輕易追趕我工作的速度。朋友的情況更加慘烈,由於他在內場工作 ,每天拿著刀從香蕉從一大束香蕉中砍出來(dehanding)。半夜不是聽到他痛醒就是午夜夢迴在慘叫。次日問他「昨晚你發了甚麼夢啊?叫得很慘呢!」他說「我被拐了去北韓做勞工。」我「那去了北韓做甚麼?」你說「做現在每天在做的事。」我笑了很久。

但是,在這裡工作了一個月了,身體的奴隸DNA大概已經適應。痛是痛但是好像已經習慣了痛,不竟我不會在這裡停滯很久,當一切知道有終點時,感覺還是可以忍受下來。

來澳兩個月,說不到那麼多,很多事情都濃縮在這兩個月發生。被偷東西、在遊樂場做廚工、買車、開車、撞車、壞車、被袋鼠襲擊、農場苦工、全球第三毒的毒蛇在我一米前窸窣竄出等等等等。麻煩事接踵而至,意外開支太多,想要收支平衡遙遙無期。最糟糕的時期,銀行只淨下五十元連房租也比不起,那時候在工廠工作的時候,腦裡浮出來的是祟基後草地的那一塊寫著「勞動光榮」的石碑。他媽的!我終於可以享受馬克思所推祟的無產階級的勞動光榮!那時候腦裡在叫COME ON! COLOR MY LIFE WITH CHAOS OF TROUBLES!! I am f_cking highhhhhhhhhhhhhhh………(5s after). FFFFFFFFFFFFFFFFu_k the banana……………….」

那時候感謝朋友的照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