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學聯:請警方想清楚自己手上武器的用途

學聯:請警方想清楚自己手上武器的用途
廣告

廣告

20141207 學聯有關抗議警方濫用武力發言二則

「抗議警方濫用武力對待示威者 譴責警方踐踏羈留人士基本人權」記者招待會 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發言

大家好,我是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今日和不同團體,包括在龍和道被捕時受到不合理對待的(市民)一起開這個記招,向大家作出補充或交待。

大家,正如我之前所說,我之前在旺角被捕時,我和黃之鋒及社民連的黃浩銘,被捕的過程都有受到不合理的對待。我們三人都曾被按在地上,被人拳打腳踢。黃浩銘更多次被警方用靴踩他的面,令他面部受傷及耳朵流血。對於我們三人當日被捕甚至被毆打的過程,我們之前都交待了一次。

除了我們三人在旺角被捕時受到暴力對待,大家在電視畫面或網上片段也可看到,當日在龍和道,警察多次使用過份暴力或非常暴力的手段去對付前線的示威者或在龍和道的朋友。我會形容警方近來的執法,可以用失控去形容,很明顯見到他們對我們的態度,是比以往,例如七月時,例如九月在公民廣場時,很明顯態度是不同。他們會對我們辱罵,會對我們粗言穢語,會對我們人身攻擊,甚至正如我剛形容,會對我們拳打腳踢。

所以我相信,現在有一個很不好的情況出現在警隊,就是前線警務人員對於示威者或抗爭的朋友,有一股仇恨的情緒,或一個很大的矛盾,以致前線警務人員在執法時會用過份武力,甚至濫用私刑,去將這股仇恨發洩在示威者身上。所以我很希望在這兒作出一個呼籲,希望所有高級警務人員,督察,以致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不要再在警隊內部滋長這股仇恨,因為滋長這種仇恨,正如剛才民陣陳樹輝所說,只會將警隊推向萬劫不復之地,變了令警隊淪為破壞法治的工具,令到警隊幾十年的形象,在市民心中建立了幾十年的形象,毁於一旦。

所以我再次呼籲所有高級警務人員,希望大家不要再在警隊內部滋長這種對示威者的仇恨。我也想對前線警務人員說,學聯的立場一向是以非暴力的形式去抗爭,包括警方進行拒捕時,我們不會反抗,我們也不會主動挑釁,所以希望前線警務人員將我們的朋友或我們當成是你們的敵人或當作仇人般看待,因為這種完全無助事情。我們也很清楚,我們的目標一定不是前線警務人員,而是躲在前線警務人員、胡椒噴霧、催淚水劑、警棍、盾牌後面的特區政府及梁振英。第二就是,大家在這記招都需要留意的一點是,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這十個字,這兩個月來是不斷見到,所以我們未來除了必須跟進政改或不同社會議題外,如何面對警權問題,如何面對警方不按規矩做事,真的淪為(聽不清楚),我相信這是未來香港市民或學生團體必須關注的其中一個議題。

映像上傳:破折號)

學聯梁麗幗在《爸媽反警暴遊行》中發言

(全程有反對人士大聲打擾發言)當中有和我一起學習,也是香港大學的同學,有些可能和我年齡差不多,都是大概二十歲左右。但我看到照片中的他們,頭破血流,其中一張可能大家都見過,剛剛電視直播拍得很清楚,有位男同學,他剛剛被打中個位置,血流披面,接下來的時間,他被警方叫到一旁,叫他等,他等了三句鐘,過程中沒有任何急救人員,沒有任何醫護人員,曾給他treatment。他就這樣,流著血,等了三句鐘。我認識的另一位女同學,她背後的這個位置,被人打了一棍,當時她以為沒事,後來回到大學,因為她很痛,我們帶她去看醫生,才發現她筋鍵受傷。

在星期日那次行動,原本她只是後勤位置,她在那兒只負責遞物資去前方,但過程裡,她見到前面的同伴不停被打,她無法只留在後面,她一定要上前救人。但就在救人的過程裡,她沒戴任何裝備,她沒戴頭盔,沒身穿任何盔甲,但她也被打,傷了這位置的筋鍵。在這兒的這麼多市民,可能大家在過去一個月裡面,見過很多暴力場面,這些場面,是我在這一年,沒想到會在香港見到。包括我自己那天早上,在海富天橋上面,我見到一些朋友拿著一些鐵馬,一些路障,他們連頭盔也沒戴,純粹想拿著路障在前面築起一些防線,防止警察不斷推進時會打到後面無辜的人,打到後面一些身上完全沒盔甲沒裝備的人。但那些人只拿些鐵馬上前面放下,警察便立即亮警棍,大力地打下去。我不知道那些深藍色衣服的所謂快速應變部隊,他們和機械人有何分別。我見到的只有,但凡(有人)拿著東西向他們走近,不論他想做甚麼,不論他有否攻擊意圖,他們都只要大力地打下去的一堆機械人。

我想我們最怕的,就是這城市內的警察,不再是警察,不再是為了除暴安民的警察,因為他們只是一堆國家機器,只會聽上司指示,上司告訴他們誰是所謂暴民,誰要被鎮壓,他們就會使用他們手上的武器,大力地打下去。以前我們以為警察使用武力應該是要合比例地使用,但今時今日,似乎說這些都是浪費氣力。我只想和這些警務人員說,如果他們還是人,不是機械人,如果他們還算是警察,而不是沒自己思想的國家機器,我希望他們好好想清楚,他們手上的武器,到底是一種用來防禦的武力,還是一種用來濫打無辜的暴力。好多謝大家今日願意到來,去為一班當日在龍和道,海富天橋,或任何一個地方,甚至再之前在旺角,被警察的濫用武力受傷的人們發聲。也希望我們在香港這個地方變成police state之前,可以告訴我們的警務人員,你們每一個都是有血有肉的香港人,你們應該和我們一樣,想清楚你們的存在是為了甚麼,為何你們要(被)賦予更多的力量,為何你們身上要配備警棍,要配備其他武器,這些武器交到你們身上到底是為了甚麼。我希望每一個警務人員都可以想清楚。好多謝願意在這兒發聲的每一位。

映像上傳:破折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