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周永康:清場時堅守非暴力原則

周永康:清場時堅守非暴力原則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Gundam Lam

20141209 學聯周永康金鐘發言

周永康:金鐘的朋友相信也知道,剛剛警方在六時半開了記招,他們說會在星期四清空金鐘一帶所有地方,包括大家身處的夏慤道,添美道,或者向大會堂方向灣仔方向,所有地方都涵括作警方清場的目標之一。

在這兩個月不同的時段,警方經常都說,他們是配合執達吏去執行職務,他們是因為法庭頒布禁制令才會配合執達吏去進行清場行動。但今天大家都見到他們早就將他們的假面具脫下來。他們的所謂法庭禁制令,只不過是他們的籍口之一。他們不想承擔政治責任,就將他們本身期望的清場行動,放在執達吏執行職務的後面。名目上是配合執達吏,實際上是進行政治清算。

清場名符其實是政治鎮壓。大家當初走出來,由罷課,928催淚彈,到不同的日子,在街頭,為著好簡單的目標,就是我要真普選,反對假篩選。但今天政府選擇回應的方法,不是就著政制問題,政治問題去和你進行政治討論,相反,反其道而行,他們選擇暴力方法,政治化警隊,令到警隊成為他們的政治工具,不斷毆打示威者,不斷去毆打市民。

他們期望清除他們心目中的路障,名義上,感官上,他們認為清空一帶就能解決所謂的政治問題,但他們從沒想過或細想過,一日這個政治炸彈依然存在,政府一日提倡的是依然是假普選,有篩選,人的怒火又怎能平息?人怎能繼續容忍政府用這種態度這樣對待他們?

學聯和學民思潮都呼籲星期四早上,各位如果願意參與公民抗命,承擔刑責,我們期望和各位星期四早上在金鐘再聚。我們在這兒的原因,不是純粹坐在這兒被捕,我們其實在發放訊息給這個社會,我們這批人,這批佔領者,參與的運動,參與的是公民抗命,我們這批公民願意承擔刑責,我們不是政府口中描繪的違反法治的暴徒,這正正是我們要展示給這個社會看。所以我們期望及恪守非暴力原則。大家可能在這兩個月內的運動裡面,都對不同的原則,不同的策略,哪個是最有效,有很多不同的爭辯,有很多不同的爭論。非暴力本身在運動裡,往往是很多地地方,很多國家,在爭取政制改革,推翻不義政府時所採用的策略。大家可能想,我不是太知道其他國家發生的事,這策略在香港是否合用呢?是否可以呢?但我相信接下來,這個討論必然會繼續在這個社會裡發酵。

為何今日大家依然覺得和平非暴力的策略,在運動是需要的,是在於當我們在恪守非暴力原則,高舉它的時候,我們是在告訴這社會,真正使用暴力的,是社會,我們真正要防止的,是政府去抹黑,去描繪所有行動者為暴徒,這是它其中一個有效的方法。當我們用非暴力原則時,當警方、政府用武力對待我們在座每一位時,我們非暴力原則的展現,正正是令到政府它使用暴力的合法性及合理性完全失效。我們沒做過任何事情,但警方、政府辭窮時,他們只有用武力去對待反抗它,對待抗爭的人。這正正也是策略裡要體現和展示的精神。

我們常說,佔領運動是一場群眾運動。群眾運動在現今的香港裡也是一場反對運動。反對的是正正假篩選、假普選。反對運動、群眾運動,需要的正正是群眾的支持。如果要得到社會大眾支持,我們的原則是必須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及參與。否則,我們只會和這個社會大部份的人越(離)越遠。這個確實是我們在這個運動裡必須察覺及注意的事實。當然,在不同地方,人們在爭取民主運動、進行民主改革時,他們的運動裡面都會有不同路線。有些人會有非暴力原則,有些人會期望反抗或武裝革命,武裝鬥爭。確實,有些人會覺得非暴力原則沒用,會覺得武裝格鬥有效。我們也知道,不同的運動裡,參與者都會高舉他們的原則,恪守他們的原則。那就看看在未來的運動裡,哪些方法是比較有效、比較有用、及比較能夠說服大眾。從來也沒有你死我活。

真正能說服大眾的,是確確實實,身體力行,去展現出來。如果接下來的運動,大家除了討論原則、策略、效用、效率外,可能也會思考,運動如何走下去?這個雨傘運動,是否清了場,就是這運動的終結?我相信絕對不是。如果大家看(民主)運動,大家回望,三十年,好像很慢,覺得行得沒用。但確實社會是日益壯大,運動是有更多人參與。只有大家都不合作、都會參與時,這個政府才會喪失它的統治根基。

接下來,大家預見到,三四月,立法會表決,政府當然想快些表決,因為它知道一定被會否決。在此情況下,表決時,正正是政改的轉捩點。立法會否決這個方案,代表的同樣是在否決八三一定下來的框架,定下來的方案。在這個時間點前,我們是否無事可做?不是。大家都知道,接下來政府會開始第二輪諮詢。第二輪諮詢就是它硬橋硬馬,明目張膽去跟各位說,我是不要臉,我是會強推我的第二輪諮詢,我是會強推我的方案,不喜歡便反對我吧。這正正是它的態度。大家可以見到,如果它推第二輪諮詢,它要落區,它落區的話,面對的必然是面對更多人的狙擊,更多人的追打。這個時候它要承受的,不再只是以往坐在政府office裡,印印腳就可以解決問題,或不用面對民意壓力,而是當大家都湧到它面前時,那是一個直接的民意施壓。

回望台灣國民黨終結專政時,它也不是靠一兩波的大型運動。大型的群眾運動是需要的,但同樣有很多的夜貓式行動,令許多政府高官喪失他們的管理意志,令到他們覺得他們無法再管理時,政府內部才會進行另一波的改革。兩種不同的行動都必然需要繼續,而我們可以預見在不同高官落區時,我們不會再像以往,幾十個人拿著牌示威。會不會是許多已經自行組織的市民、自行組織的佔領者,都會在他們所謂的諮詢地區去包圍他們、包抄他們呢?這個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一來這些行動都會繼續進行,二來我們看到政府一月或二月都會拋出他們的施政報告、財政預算,在這個運動開初時,大家都說這是街頭運動。但同時但覺得,議會裡要有它的行動,例如議會拉布。

但這個力度是否足夠呢?大家可能預見的就是,在財政預算案再次出爐時,二三月,是否立法會要對市民負責,去告訴政府,你一日要推這個(假)普選,我們一日就會有議會抗爭。這個,我相信是,在這裡的每一個人,在未來都期望議會有更多、更實在的壓力施壓給政府,令它實在地感受到,它的管理是處處碰壁。所以當它推(政改方案)時,我們一方面有行動,一方面議會有抗爭,第三方面就是繼續做社區宣傳。有朋友可能會質疑社區宣傳是否有用。但如果沒有宣傳,不和他們說,他們是不會明白運動的走向,他們是不會明白接下來另一波的運動的理念及精神。我覺得這不是一天兩天能完成的工作,是必然需要持續、繼續,需要大家推動,才能令其他人明白運動的走向時也能參與不同的行動。這兩個必然能互相配合、相得益彰。當政府推(政改方案)時,我們每一個月都有不同的行動,每一個月都有不同的計劃,加上有些市民可能自發鳩嗚的,那便去吧,再加上到三四月時,它要表決,大家叫的(口號),必然是繼續要求它就著政改,重啟五部曲,這種壓力不斷施加,再加上三四月一鑊大爆發時,我相信是大家預見到未來的運動路線圖的大走勢,大方向。

有人可能覺得,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其他事情可以做,那便看看有些甚麼行動可以做到。但這些行動,不單是佔領區外要做,就算佔領行動暫時告一段落,我們仍然可以做,需要做。話說回來,我們說的公民抗命,或佔領運動,都是不合作運動的其中一環。大家說到不合作時,為何政府能管理,它靠的就是大家的合作。當大家都不合作時,全盤反對它,全盤抵制它時,它便會面對一個管理困局,它才會更加去理解應如何面對市民。其實我們還有很多事情未做完或未做到,有很多行動我們依然未發揮。在不同的抗爭史裡面,除了學生罷課,其實罷工罷市,未在香港發生。

大家可能覺得這些很遙遠,但看看有些確確實實發生(罷工罷市)的地方,他們在施行、去用這些方法時,會成立罷工基金。我們是否可思考(這類行動)呢?他們成立罷工基金,其實是令到更多人有本錢、有資源、有時間,一來去罷工,去告訴政府,我是不合作,二來他們也可走上街頭,令運動的延續性得以延長。這是很細緻的討論或細緻的操作,但當我們在座每一個人都去思考,去做的時候,才能確實令這些行動發生。在宣傳時,實際上可能只有一兩個人拿著咪去宣傳,這並不足夠。但在某些國家,例如南非,他們有這些行動時,會有家庭主婦或退休人士,他們在乘搭交通工具時,都會將這些訊息傳開去,去令大家都覺得這些計劃是未來會發生,是可行的。

當然,我們要回到一個時機、一個時間點,何時去實行,何時去執行,這是最重要的但放在整個運動時間表,我們是有的。所以也期望,未來的行動不是告終,而是要繼續推進,亦必然會繼續推進。我希望,在座每一位,今天你們走出來,就是為上一代、為下一代,去承擔、抵抗命運,去扭轉我們面對的劣勢。接下來也需要在座每一位去發揮我們的力量,去鎮守我們的崗位,去團結更多人,去參與這場運動。大家當初說自發,到今天,相信我們也明白,我們需要,除了自發,也需要更緊密的聯繫和組織,才能令(我們)做每一件事時,能發動到、動員到更多的人,顯示我們的集體力量,去告訴政府,我們要抵制它,我們要反對它,我們要抗爭到底。說了不同的事情,我們希望,接下來,大家都會放在心上,繼續走這條路。因為我們相信,它清場,純綷只是它覺得自己清到場。但大家依然會在這條路上繼續同行。我們認為,只要我們一日不放棄,希望就一日都在。(群眾鼓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