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平行世界的香港 麻木的聖誕

廣告
平行世界的香港 麻木的聖誕

廣告

「平行世界」這個詞,我是從叮噹漫畫學回來的。印象最深的是大長篇《大雄的鐵人兵團》,只要穿過鏡子就能進入鏡子世界 : 與現實世界別無二致,只是左右相反,無人居住,大雄他們能隨意佔用空間與資源。

2014年的香港,就是許許多多的平行世界。

一如往年,商場過早播放聖誕歌,觸目皆是閃耀誇張的掛飾,以烘托琳琅滿目的商品,鼓動消費慾望。彩色的包裝下,所為的還是一股俗氣的銅臭味,純粹是金錢聖誕。

很多人在名店不亦樂乎地購物時,亦有很多人去了鳩嗚。佔領區被拆後,仍難以磨滅市民對真普選的追求,那兩個多月曾見到過的美好與醜陋,近乎超現實,刻骨銘心。我眼中的香港人,是一個個圍繞著事業、金錢、家庭,無法停止轉動的陀螺,但仍有人死守信念,選擇捨棄大餐與消費,回到旺角、銅鑼灣、金鐘等地過一個本土的聖誕 : 報佳音、齊鳩嗚。

單是在旺角倒數的人,就數以千計。可是,在後佔領時代形成一個詭異的規律 : 不管是多和平的聚集,都會被官方等同於非法集結,最終以警民衝突、市民被帶走為收結。警察的聖誕是執法,市民的聖誕是鳩嗚,跟聖誕全不相干,反正香港一向如此 : 商品過盛,節日氣氛卻弔詭地淡薄。

一意孤行的政府,仍在象牙塔過著紅色聖誕 : 新一屆監警會全面赤化,加入至少四名紅色背景的新成員,其中一名更參加過10月的撐警活動。叫一個擺明撐警的人去監察警方,不如叫許仕仁跟曾蔭權成立維護政府廉潔的新監察組織,再叫梁振英做掛名主席。於政府,民意有如浮雲,它已經達到不顧廉恥也要死守政權穩定的地步。

今年聖誕,還是格外染上一層金色。昨天經過香港的,不是聖誕老人,而是財神爺 : 灣仔告士打道發生了一幕猶如拍戲的場面 : 從天而降的現鈔散落公路。那一刻路過的人,拋卻一切道德判斷,在貪欲的驅使下、不顧身份地拾錢。在我看來,不過就是一件無甚趣味的事 : 掉了很多錢,很多人去搶。有人為求炫耀、拍照放上社交網,行為傻得不予置評 ; 有人怯得連三千多元也不敢收,交還警署。人性的貪婪是一個老掉牙的命題,至於掉錢的原因,到底純粹是解款員及司機的失誤,或事有蹊蹺,我更沒興趣。

或許香港包含太多面相,而每一面之間的落差又太大 : 我們樂於揮霍 ; 我們富有理想,追求公義 ; 失聰又失明的政權,但求坐穩一個皇帝位 ; 我們做死一世打工仔,心底最想的,還是天降橫財。如此現實,如此夢幻,黑暗又光明,比最精彩的電影更有戲劇性。我也在太多對立與衝擊下,麻木得聽到有四千五百萬掉在馬路,亦沒感覺到一絲興奮或驚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