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洪麗芳

基督徒,堅信信仰不只口說,更要行動。深愛文字。 你不用同意我所有的看法與感覺,就當去認識,除了你以外另一種人思考的模式。Facebook: 洪麗芳-Charis Hung 網誌

生活

我岩岩喺大陸返黎

我岩岩喺大陸返黎
廣告

廣告

如果有睇我第二篇文既朋友,純粹想同大家報個喜訊,我雖然喺獨媒寫文出全名,但我成功過到關,又成功返返黎香港喇:D

中國共產黨在2004年推行「和諧社會」政策,並經常以此為理由把負面消息或報導移除,於是網民就以「河蟹」一詞代指封鎖、掩蓋負面消息的行為,同時也有螃蟹「『橫行』(語帶雙關)霸道」的意思。(香港網絡大典) 好像從那時開始,紛紛出現傳媒「自我審查」的新聞。 直到今天,七個黑警的「拳打腳踢」事件亦宣佈「自我審查」系統已趨成熟。 除了少數傳媒仍在堅守,大部分已紛紛投降,畏懼/諂媚中共,新聞不再中立客觀,對中共負面或不合其意的消息要不曖昧其詞,要不索性不報。以致網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新興媒體。 我希望跪倒在中共政權的那些傳媒人在背後不要吐苦水或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因為條路自己揀,_ _唔好喊。

審查其實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自我審查。 審查不通過,最多有些產品、刊物出不了街,但自我審查卻是扭曲真相本意,宣佈向強權跪下,而最可怕是你的產品、刊物會出版,荼毒了不少人,你看無線的禍害就明白。

和朋友聊天時曾講起「呀,你話呀,香港政府有時做野真係蠢到無朋友,其實佢溫水煮蛙咪得lo,陰d陰d。 香港人不嬲都唔太理政治,佢地搵到食過得開心就ok嫁啦,佢係要出d豬野,令到某d人被辣醒,搞到搞對抗。」 「我有時都會諗,國家主席、領導人嗰d做大事嫁嘛,點會搞d咁白痴既野出黎。 係咪佢手下d人叻唔切,想邀功先搞成咁(例如澳門封殺一歲bb)。」 「真係唔鬼知。 可能佢地真係咁蠢,又可能下面班友自己懶醒,人地未落order,就自己做定野先。」 真相如何永遠不得而知,但我頗為肯定有不少人因為恐懼,而先畫地為限,把自己置於安舒區,敏感話題一概不去觸及,也不容別人涉足。好像某些公司、學校以至教會。

記得早陣子朋友都笑我「你過唔到關嫁喇,中共咁小氣。」 「我呢d small potato邊有人理」但膽小的我其實內心隱隱不安。 同行朋友說「如果你被遣返,我地同你一齊返黎啦。 扮下一齊被遣返,幾有型!」 我慶幸朋友覺得有型,因為這意味著朋友認為因為真普選而被中共視為眼中釘,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 然後我在想,2014年如果你曾因佔領被視為「廢青」,曾因掛在學校掛真普選的直幡被記缺點,我真心為你感到驕傲,因為為了香港未來,你沒有在乎他人目光,甚至賭上自己前途。

Anyway,過到關的我其實好開心,因為我確保了我仍有言論自由,也為自己仍然在用全名寫文而高興。 雖然這個名字真的好「learn」,但2014年,因為我戰勝了內心小小的白色恐懼,我開始對自己的名字增添了幾分好感。

我其實是一個普通人,對從政也沒有任何興趣,但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爭取真普選的方法,普通人也有維護公義的責任,你不要因為自己普通就置身事外,你不要因為普通就埋沒了自己的影響力。

不要怕白色恐怖,不要去自我審查,因為結果未必如你所想般恐怖,但你的懦弱會令你後悔,會令你看不起自己。踏出比你自己所定的界線多一點點,一點點。 世界將不再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