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5 LGBT Agenda, Global 2015 │ 自由與歧視篇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5 LGBT Agenda, Global 2015 │ 自由與歧視篇
廣告

廣告

昔日全球同運議程回顧: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4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5213)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3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4550)

全球同運議程回顧2015──全文

2015年美國法院裁定同性婚姻不違憲,為全球同志運動注下強心針,令整個運動在世界不同地域都繼續熾熱地發展。全球同志運動(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Movement)組織激烈地推動司法、政治制度和意識型態,擴充婚姻關係的界線、模糊男女兩性和父母角色等政治議程,漸漸地改寫家庭和婚姻的定義。本篇主要集中了解同運對言論自由、良心自由及宗教自由的影響

歐美社會,類似《性傾向歧視條例》或《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的法例甚多負面影響──只要因反對同性戀政治,就會被判為歧視。

史特曼老太在美國華盛頓州經營花店Arlene’s Flower,9年來服務男同性戀者英格索爾超過20次,不論是他的男友的生日、情人節和兩人的拍拖週年紀念。最後因婉拒了英格索爾的同性婚禮訂單,而被裁定觸犯基於性傾向的歧視,要繳交2,001美元罰款,並要承諾以後不會拒絕與同性婚禮有關的訂單。美國俄勒岡州餅店Sweet Cakes by Melissa拒絕製作同性婚禮蛋糕被告歧視,當地勞工局行政法官宣判店主要向投訴人賠償135,000美元,折算港幣逾一百萬元。  

上述事件只為冰山一角。有些人持政治不正確的同性戀政見,也受歧視法所威脅。北愛爾蘭家庭式經營的餅店Ashers Baking Company因拒絕為同志組織製作寫上「支持同性婚姻」政治標語的蛋糕,而被告性傾向歧視及政見歧視,即使店主從沒打算了解落訂單者的性傾向,最後仍被判罰款500英磅加堂費,店主Daniel上訴。 美國印第安納州一間家庭式經營的薄餅店Memories Pizza一如以往歡迎同性戀者光顧,當接受媒體訪問時就不贊成同性婚姻的立場表態,隨之受到恐嚇並一度暫停營業。 , 同樣地,美國肯塔基州一間戶外用品公司HOO拒絕為同志組織印製宣揚同運的T恤而被控告,法庭罕有判HOO為勝訴,雖然法例的威脅仍在,但卻算是捍衛了他們的良心、宗教自由。 美國科羅拉多州餅店Azucar Bakery拒為一名顧客在其訂製的兩個蛋糕上寫上宗教字眼,被以「宗教歧視」之名調查。投訴者Bill Jack要求製作兩個蛋糕並分別寫上四句「上帝恨惡罪」、「同性戀行為是可恨的罪」、「上帝愛罪人」、「當我們還作罪人時基督為我們死」及相關聖經經文。要在蛋糕上寫上這樣的字句固然令人費解,然而當餅店拒絕要被控「宗教歧視」,就更顯歧視法本質荒誕的一面。 

同性戀愈來愈政治正確,多國通過同性婚姻更強化其正當性,不少服務公眾的人都因其良心、信念而面對困難,程度比上述的法例影響更細膩更廣泛。美國肯塔基州羅文縣民選的書記官Kim Davis於同性婚姻被裁定不違憲後拒絕簽發婚書,訴訟中被裁定敗訴, 因拒遵行法院判決而入獄五天。當地法官當時暫准由其他官員授權簽發婚書。因宗教理由拒簽婚書的不只是基督宗教,法國馬賽市前副市長Sabrina Hout信奉穆斯林。法國通過同性婚姻後,在職期間避開不為一對女同性戀者主持婚禮,被起訴歧視, Hout需賠償2,400歐羅及被判處五個月徒刑並緩期執行。 加拿大政府於2004年12月通知所有法定主婚人須為同性伴侶證婚。如認為自己未能提供服務便須於2005年1月31日前辭職,紐芬蘭與拉布拉多省一名法定主婚人Desiree Dichmont早於2005年1月14日請辭,其後向人權委員會提出遭到宗教歧視,於2015年2月被判勝訴。

公共服務層面亦不能倖免。美國猶他州鹽湖城一名警長Eric Moutsos被安排為同志遊行隊伍開路,然而此舉令他看似支持同志,所以他希望與其他同事調換職務,擔任其他較不顯眼的崗位,但卻被上司指控為仇恨同性戀者,並質疑他不能勝任保護他們的安全。後來上司將其停職,而他最後決定辭職。他表示即使在支持墮胎或大麻的遊行中工作,他都會提出相同要求。 美國波士頓一名行醫接近30年的泌尿科醫生Dr. Paul Church常收到醫院電郵,推動同運及要求同事參加同志遊行,因而回覆電郵轉發有關同性戀群體的高危性行為會引致更高患病機會(包括:愛滋病等)的醫療證據,並提出醫院的做法有違保障公共福祉的精神;及後也提醒醫院有其他員工因宗教及道德立場而對同性戀有不同看法。隨後他被醫院要求噤聲,並多次被調查小組調查。 最後Dr. Church於2015年3月收到開除通知,原因是他「主動提出會冒犯員工的關於同性戀的意見」,所作言論與專業操守不符並違反醫院的歧視和騷擾政策,於7月底進行上訴聆訊維持原判。 ,

所謂教育足以改變未來,同運在教育方面也是相當進取的。美國新澤西州中學教師Patricia Jannuzzi在自己的facebook上發表意見,表示不贊成同運用來重新定義婚姻的立法理據。有同志校友支持她一直是位充滿愛與接納的老師,也有些校友及教友炮轟她散佈仇恨言論,並一度被學校暫停教職。 美國三藩市大主教Salvatore Cordileone提出修訂轄下四所天主教高校的教師手冊,要求增加同工不能參與同性性行為,避孕及其他不恰當性行為的指引, 引起校方老師的投訴及訴訟。 南非開普敦大學學生代表議會代理主席Zizipho Pae在facebook上不認同美國通過同性婚姻,被指控並要求公開道歉,最終學生代表議會投票去除Pae的一切職銜。 愛爾蘭同性婚姻的公投前夕,社會就代孕及同志領養等問題爭論,當地天主教教會表態反對後,其所開設的婚前課程服務竟遭政府撤資。一名73歲的主教Vitus Huonder於瑞士一場有關家庭與婚姻的研討會中讀出利未記二十章13節的經文,並指出這有助釐清教會對同性戀的態度,隨後被同運組織Pink Cross表示言論煽動暴力,政府受理並作出刑事起訴。Huonder雖要面臨三年徒刑的威脅,卻表示自己沒有貶低同性戀的意思,並就任何冒犯作出道歉,惟Pink Cross負責人表示不會接受道歉。

公開維護男女婚姻的人,常常被指歧視。68歲英國肯特郡太平紳士Richard Page於家事法庭主理一宗同志領養案件時,在閉門會議中向其他幾位法官提出意見:「由一個父親和一個母親養大,是最符合孩子的福祉。」其他法官不同意並投訴他「將信念強加單一性別家長(指同志家長)之上」。最後Page被首席法官公開警誡,並判令他參與「再教育」課程。Page聲言感到龐大的政治正確壓力迫使他消音。 男同性戀者反對同性婚姻其實在歐洲並不常見,不過法國卻有一男同性戀組織Les Hommen捍衛一男一女婚姻。 由兩個女同志養大的美國加州人類學教授Robert Lopez,自己亦是一名雙性戀者。他在公眾場合和聽證會辯論中一直以同志身份站出來反對訂立同性婚姻。他親身經歷到同志母母的愛,卻知道不足夠,所以他更強調公民要維護幼兒有父也有母的權利、考慮幼兒能夠被愛的最大福祉。維繫男女婚姻,就是盡力締造讓每一個幼兒都能與親生父母連繫的平等機會。在年底舉辦研討會Bonds that Matter討論兒童享有父母權利,被學生投訴歧視,一度面臨停職壓力。

面對這些負面影響,有些地方的公民也不坐以待斃,起來對抗此類法例,又或另立法例平衡權利。阿肯色州費耶特維爾市公民以特別投票方式推翻2014年通過類似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公民權利條例》5703條。該條例禁止僱主、業主、商人等對「性傾向、性別認同和性別表達」歧視。其中較具爭議的是變性者有權自由使用某一性別的浴室、更衣室等。可惜在2015年9月,當地再次通過另一條類似法案《公民權利條例》5781條。 類似的推翻法例情況也曾發生在密蘇里州、德克薩斯州休士頓市。印第安納州及阿肯色州政府在歧視法外另立新法,試圖平衡人的良心、宗教自由。他們本年初簽署該《宗教自由恢復法》(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 RFRA),卻大大觸動了許多同志團體的神經,而受到大肆抨擊,支持同運的商家又以經濟制裁威嚇。早於1993年聯邦政府已定立此法,法例目的是保護宗教自由,要求政府在逼切的國家利益,並在最少限制的方式下,才可以侵犯人民的宗教自由。在此起彼落的反對聲下,印州州長簽訂妥協條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