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回應被捕 岑敖暉:不用太擔心(D100學運連線節目重點)

回應被捕 岑敖暉:不用太擔心(D100學運連線節目重點)
廣告

廣告

D100學運連線20150107重點即時播報(岑敖暉、羅冠聰部份)

2130-2200
岑:應該冇乜節目是由三個重犯主持。
羅:今天去拒絕保釋,都是在金鐘被拉的人。今天完成了,過程幾順利。幾十個人。排隊踢保都幾誇張。我未收到電話是凶兆,因為可能更嚴重。
岑:我一回到香港,行李都未攞,就收到O記電話,不肯說罪行,我不停問,但他只說會拘捕我。現在公民抗命,是否主動送上門要再傾。
羅:我未收到電話,但都要問清楚。
岑:你不用擔心,你日日在大台,一定有你份。我們要和律師再傾,但不傾向等佢上嚟,因為會影響家人。
羅:大家對抗命有不同看法。張達明說過主動送上門是文明的做法。抗命者也許會不認同。
岑:最主要是(影響)家人的問題。想不想自己時間表被打亂。要再和律師傾。我看有二款,一款是未經批准集結,一款是非法集結。罷課期間去禮賓府就是未經批准集結。警察說有千五人名單。現在第一輪秋後算帳有三十人,不要怕,警員編號,分組,部門,找你做甚麼,拘捕或是協助調查,拘捕是甚麼罪名,然後找義務律師(記錄者按:請參考學聯聲明以得到最詳細資料)。我們是堂堂正正公民抗命及被捕,透過挑戰法例去作出抵抗。我應該有七條罪,七月二日遮打道有兩條,九二六應該有兩條,旺角清場那次有兩款,其中一條已提過堂,明天再進行聆訊。(黃浩銘說:阻礙公職人員已撤控)我已給律師費,當值律師費。黃浩銘你不要得戚,今天的skeleton說會告我們刑事藐視法庭罪,所以你不要咁得戚。現在佔領運動結束不夠一個月,他們開始刑事檢控,其實這也是公民抗命的一部份,我們堂堂正正走進法庭,在法庭上抗爭,說我們為何要公民抗命。在法庭的政治意義及效果,在公開的審訊,告訴別人犯法的理念,是跟在家說是不同的(是有重要的意義)。
羅:每個人有不同承受能力。對於完成公民抗命的人,我們會承擔某程度的法律後果。我們進入司法系統前提是我們承認司法系統仍有認可的地方。另外,公民抗命有其道德感召。所以我們對公民抗命有正面理念,亦呼籲各位可承受的話,鼓勵大家站出來。
岑:之後當然會再走出來。
羅:當然我可以再走出來。拉一次就收工是迷思,也是過去公民抗命宣傳做得不足的地方。
岑:歡迎大家打來1831138和我們傾偈。

2200-2230
(周庭來電)
岑:你現在是甚麼罪名?煽動,遲些可能有兩條(親衛隊)。周庭的朋友不用太擔心,應該不會立即拘捕,不會無法保釋,不會立即收監。真的不用太擔心。
羅:政改諮詢現在不落區,這麼重要的政改居然不落區,真的很令人憤怒。
岑:最特別是嚴格按照人大831決定。1200人提委會不變,組成可以傾,但怎樣傾,究竟漁農界可否入,全部沒有提及。入閘門檻可以降低。但這到底是甚麼意思?
羅:其實真的很無謂。
岑:入到閘不是像入MTR這麼簡單,就算我們入到閘都一定出唔到閘,因為要601票才可出閘。所以我們小市民根本可以出閘。第三,出閘制可以傾。第四,仲無聊,這個提委會疴了不同顏色的屎,香港市民如何從這些屎中選,可以傾。但其實是嘥,因為這個提委會疴出來的必然是屎,諮詢就算傾二億輪,都是無意思。
羅:這是政府的陰招,糊弄市民,大家真的要留意。他現在說入閘可以傾,但入閘是沒意思。因為出閘還是由那些提委會選擇,我們只不過從不同味道的屎中選。冇可能在831框架下,成個提委會是用政治意見排除一些候選人。就算泛民有個很棒的候選人都會因為政見被排除。
岑:個人票是糖衣毒藥,因為四大界別不動,他們很多都是親北京,商界及第四界別也是北京壟斷了。個人票只有些專業界別可以做到。所以這還是大話。二次佔領不排除的原因,政府出了這麼爛的方案,香港人的民主路未見終點。也許立法會表決時,社會一定會有很大爭議,所以可能以民氣,再一次上街或抗命運動,迫議員否決,迫政府重啟政改五部曲。只要符合非暴力原則,不排除任何抗爭行動。
(聽眾來電,今次去踢保,問明天是否去高等法院,想去支援)
岑:阿姨不用擔心,明天是跟進聆訊。就算我們被告,都是排期再審,明天不是一個審判,所以不用太擔心。歡迎大家打來1831138傾偈。一會再說,黃浩銘很長氣,忘了我們兩分鐘前是有個break。

2230-2300
岑:剛剛有段新聞-周永康疑送司法機關受審。(黃浩銘笑不是「他的周永康」)不要說是我的周永康。周永康是有女朋友的。他們感情很好的。民情報告我看了二十版。附件可以不用看,如果大家有看新聞,會知的比他們多。這份報告比中學生的剪報更差,因為中學生都要就新聞評論,但這個政府就只做剪報。
羅:東拼西湊。
岑:他沒有探討原因,如何帶香港人修補撕裂,完全沒提到。它是158頁的垃圾。
羅:我評價這份報告,如之前說過,情在哪裡?我想像到十個劉江華在做這份報告,沒感情,我會形容是民憤報告。
岑:他的結語(讀出共同願望那句),若這是香港人的共同願望,前面又何需提及佔領運動?根本會變成慶祝運動,(揶揄)嘩我們很開心有這個鐵閘呀,根本是自相矛盾。奉勸他去看醫生,這樣精神分裂不太好。
(聽眾來電,表明是hehe團友)
岑:你是哪個hehe團?(聽眾不說)不說不要緊。
(聽眾來電,男,也是hehe團友)
(聽眾來電,女,也是hehe團友)
岑:謝謝加油。
(聽眾來電)
岑:星期一小姐你好(聽眾是Monday)。明天真的不用太緊張,未開始審判。或者我們下次節目多說不合作運動。多謝Monday姨姨。
(聽眾來電)
岑:不用灰心或絕望,因為這麼大型的政制改革真的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其實需要持續抗爭及更多人參與。希望之後的民主路上會見到你及你的朋友。
(聽眾來電)
(黃浩銘提到未成年被捕可能會去感化令或教導所,我們有團隊照顧被捕者,不用太擔心,如有警察聯絡你,請盡快聯絡學聯或社民連)
岑:最重要記得我們在做我們認為對的事,及很多人在支持我們,包括義務律師團隊,各位真的不用太擔心。
(聽眾來電)
岑:檢控我們的話,我們要申請保釋,但期間如果有行動可能被收監。
羅:其實法庭內的抗辯也是公民抗命。一方面司法程序可能阻礙我們在議會外的行動,但亦在法庭內提供了一個(平台)。
岑:我們學聯一直有分工,不會因為一次行動全部人被拉,我們還有後勤工作或其他支援,所以例如旺角是我和司徒子朗去頂,周永康他們不在,金鐘就換我是後勤,所以我們有分工的。
羅:學聯常委不是全部被拉過。大概一半半。
岑:未來絕對在學聯不會再見到我。這對學聯很重要,因為每年都要俾人上。之前也是上屆陳樹輝(下莊)才有周永康和我。學生組織很重要的定位是令更多學生參與公民運動,畢業後繼續承傳。節目的尾聲我想說,很多人都擔心或關注今次的大規模檢控。我對其他國家的民主運動也很有興趣,例如甘地或馬丁路德金,或台灣的美麗島事件,以那些事和我們現在相比,其實我們付出的很少。
羅:對。
岑:例如施明德坐了幾次監,有一次是坐了十幾年。相比起來我們付出的很渺小。其實各位也不用太擔心。不用太緊張明天的上庭。
(岑&羅)Bye Bye。

註:即時播報,純為方便無法即時收聽的聽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