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來!監察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

廣告
來!監察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

廣告

來!監察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
坪洲填海關注組
2015年2月3日

替地產商工作的劉炳章先生日前以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成員身份,就大嶼山的「發展」侃侃而談,說「中港兩地的大老闆喜歡住愉景灣也不為奇」。[1] 劉先生言詞間對未能用盡大嶼山的147平方公里深感可惜。但身為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規劃及保育小組副主席的他不可能不知愉景灣外圍是自然保育區。規劃署在去年十月提交該小組的文件就列出包括「愉景灣的西北高地」等地已被法定圖則列為自然保育區,規劃意向是「保護和保存區內現有的天然景觀、生態系統或地形特色,以達到保育目的及作教育和研究用途,並且分隔開易受破壞的天然環境如郊野公園,以免附近發展項目對這些天然環境造成不良影響。」 [2]

「發展」大嶼山為誰服務

劉先生在熱心宣傳推廣及交流時,可參考委員會的公眾關係及參與小組主席哈永安先生在該小組第二次會議上的「溫馨提示」。哈先生提醒其小組成員在進行宣傳或交流時,「應注意委員會曾討論和同意發展大嶼山時須考慮的一些方向」,當中包括「發展大嶼山主要是要把握內地發展機遇為香港帶來機遇和益處,而非為中國其地城市服務。」[3] 當然,劉先生指出要為中國其他城市的大老闆服務不等如說要為該等城市服務,劉先生是「冇做錯」,但推廣時就不似哈先生來得圓滑。

無論如何,梁特首要按他的理想去「發展」大嶼山,難免要有一幫人出來吆喝叫賣,「鞭策」被認為進度太慢的政府程序及架構。幸好有些政府專業部門開會時還是比較清醒,頭腦未算發熱,以下事例可以很好地說明。

監察委員會

委員會屬下的交通及運輸小組在第一次會議上已討論到放寬大嶼山道路管制。有人對南大嶼仍然以保育為規劃意向及實施交通管制不以為然,「認為那就會與開發大嶼山成為綠色旅遊及發展本土經濟的概念相違背。」 [4]

有份列席上述會議的漁農自然護理署在收到會議記要初稿後,建議補回一段該署代表的觀點。漁護署代表指出,「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規劃及保育小組的最近討論,仍以自然保育作爲嶼南的規劃意向。漁農自然護理署支持可持續發展的旅遊活動,並鼓勵遊客盡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前往旅遊地點(包括郊野公園),以配合嶼南的自然保育規劃意向。在增加旅客流量之餘,旅遊發展更應著重維持有質素的旅遊服務及爲遊客提供良好的康樂體驗。」 [5]

「綠色旅遊」同「可持續發展的旅遊活動」有什麼差異可能人言人殊,但關鍵是所謂綠色旅遊活動並不必然是可持續。更為重要的是,「以自然保育作為嶼南的規劃意向」這一點暫時得保,諸位委員未敢把它公然推倒,委員會暫時亦不得不對這一句說話持肯定態度。這個政府部門同委員會的「官方立場」正好可以作為政策資源抵擋委員的無限想像,當然,可以抵擋多久又或這官方立場何時改變尚是未知之數,現時規劃限制對當地生態起不了多少保護作用也是一個疑難。

梁特首已然設定議題,民間社會在大嶼山一事上可能處於下風,但我們想指出的是,委員會本身未敢公然逾越的一些政策原則(例如「以自然保育仍為嶼南的規劃意向」)又或門面的東西(哈永安的提點)都是可以作為政策資源審視個別委員的意見,緊盯委員會的活動及其文件背後故事自有其價值──雖然可以起的作用是十分有限。

[1] 香港電台,星期六問責(2015年1月31日),約第11分鐘20秒開始
[2] 第04/2014 號文件第2.2.4段  
[3] 公眾關係及參與小組小組第二次會議(2014年10月)會議記要第18段
[4] 交通及運輸小組第一次會議會議記要第16段
[5] 事見交通及運輸小組第二次會議會議記要第2段

首發於坪洲填海關注組面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