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醫生為官,罪在高傲

醫生為官,罪在高傲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高永文局長民望一直高企,在梁班底中可謂鶴立雞群。然而日前局長到民間宣傳政改時,與老伯爭論,語氣急躁,以一句「講完!」作結,繼而掉頭離開,頗有黃毓民議員的氣勢。各大傳媒爭相報導,片段亦在網上廣傳。不少網民留言謂:「終於現形!」、「好大嘅官威!」

從片段可見,高局長派傳單予小孩,被老伯指責「呃細路」。老伯準備離開時,高局長竟然追上前,與其理論,解釋自己立場。這一行動,其實已經超越所有高官。看官可以想像,假若當事人是梁振英、吳克儉或陳茂波,他等肯定只會以笑遮醜,恨不得老伯「早走早著」。然而高局長竟然追上前,證明其有心要解釋清楚。問題在於氣度不足。醫生為官,最大忌是高傲。醫生乃專業人士,社會地位崇高,且學識淵博。而且醫學屬專業領域,非一般人能夠掌握,因此醫生一直處於教導病人的位置:「我話你聽」、「你聽我講」、「你唔明㗎喇」。位置越高,資歷越深,便越難接納批評與質疑,反會認為質疑者「唔識嘢」。「聽我講埋先」,其實就是醫生與病人爭論時的用語。一般中產看到該片段,也會覺得是「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因而同情高局長。

此種「醫生性格」,對於從政而言未必有害,視乎你站在何方。假若你是站在人民或反對黨一方,以醫生的語氣及姿態斥責政府施政失當,很容易獲得民眾支持。既專業又為人民出聲,比起一般政客更有說服力。郭家麒及當年的勞永樂,或多或少都是靠這種姿態獲選為立法會議員。臺北市長柯文哲也是口直心快之醫生。其之所以能在選舉中大獲全勝,正正是能夠以直率厲害的言辭斥責官僚弊病(特別是國民黨),且擁有專業人士之地位,帶來新希望。

然而入了政府當官卻是另一回事。執政者負責制定並推行政策,而不是看病開藥方。凡推行政策,必然涉及談判、周旋、遊說等工作,需要多重政治手腕,不再是靠居高臨下及指斥弊病。因此當醫生所需之才幹,與當官所需者大相徑庭。加上現代傳媒發達,稍一不慎, 便成笑話。柯文哲就任後,仍然能夠維持高民望,皆因其多番抨擊前朝劣政,且手段強硬迅速。人民飽受國民黨積弱之苦,當然大聲叫好。柯文哲的民望可以說是建基在「反藍批藍」之上。但其作風之問題也漸漸顯露。其多番失言,且造成小型外交風波,對於程序也未完全尊重,頗缺乏風度。其民望能否持續高企,視乎能否辦好市政。臺南市長賴清德也是醫生出身,但已完全轉型為老練的從政者,其在臺南之民望可謂無出其右,要再上一層樓也不困難。

高局長上任以來,言辭木訥,毫無政治魅力,但其理性技術官僚之形象,反而在現今紛亂之政局中獲得支持。其處理相關專業議題以及突發事件時,也顯得(強調顯得)頗為專業,因而頗孚民望。一旦要處理純政治議題、要表明政治立場,便顯得高傲且手足無措。其前任周一嶽也犯下同樣錯誤。高局長現在是站在民望極低且道德有虧的政府一邊為其說項,而不是站在人民一方濟弱扶傾,因此需要政治智慧與手段,而非高姿態。

高局長或許是位不錯的醫生,醫術或許也精湛,但在這高度政治化之年代為官,必定要歸邊。當日高局長高調公開聯署「反佔中」,已顯示了其選擇站在共產黨一方。即使再有為民之心,也不能掩蓋其擁護獨裁政權之罪過。

記得有位醫生曾跟我說:一次醫管局主席胡定旭與他們會面,言談間謂大家可以圓滑一點。那位醫生卻認為,自己一向接受的訓練就是講真話,而不是處理政治問題。對,醫生的天職就是講真話,指出病因、對症下藥。政府宣傳政改方案,不斷強調「一人一票」,但求掩蓋方案設有不合理篩選機制之事實。高局長動了氣,顯露了醫生的真性情,但不知道又會否照直向大眾講真話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