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性別

小曹:社會本來就非常「孌童」

小曹:社會本來就非常「孌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六歲女童楊鎧凝的寫真展,引起軒然大波,出版社已於昨日決定下架。獨媒記者就寫真向跟進性權多年,亦曾撰文討論《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見〈色情查禁的兒童想像〉)的中大性別研究課程講師、女同學社執行幹事曹文傑(小曹)查詢。小曹認為『社會本來就非常「孌童」』,追求「童顏」和青春的肉體,情侶以「bb聲」說話,背後都在反映對「兒童」的嚮往與欲望。小曹強調保護兒童的重要,但亦認為須正視兒童情欲。

小曹閱過照片後,直言覺得照片依然充滿童真,形容Celine看起來很快樂,對展露自己身體十分自在。他指要判斷是否不雅或涉及色情要看整體(context),如圖片的語境、全書有否明顯引起性慾的傾向。現時照片中的動作只是小孩子平時會做的事,未有更多照片有意引起性幻想,如更誘惑、更挑逗、更多「搔首弄姿」的動作。

社教化下解讀成「性邀請」

小曹認同保護兒童的重要性,但他質疑社會碰上兒童的文化產物會否總是「飛得太快」,過份敏感。他引述美國女性主義者Iris Marion Young的著名著作《像女孩那樣丟球》(Throwing like a girl)中所做的研究,指孩子經過社教化過程後,不僅學會對男子、女子有了刻板區分,更會規訓了自己對身體的運用。女生丟球時往往只會動用手臂力量,但男生卻自然會運動整個軀體,用全身氣力將球擲出,甚至往往張開雙腿。他認為小孩子未經社教化過程,掌握對身體的自主,並未忌諱要遮掩、合腿、「be a lady」,而照片呈現的,其實正正就是人身體最自然的狀態。

直男、母親最受冒犯

是次相關照片引起軒然大波,小曹認為有兩類人會特別反感,一是異性戀男人(直男),二是母親。前者在社會影響下,理所當然地理解「翹屁股、張開腿就等於性邀請」,但Celine是小孩,直男會認為與小孩發生性關係不道德,但照片卻在其理解下引起性幻想,因此感覺被冒犯,覺得照片是「想陷我於不義」。後者同樣習慣於如此理解,因而恐懼「性邀請」式的動作會引來男性侵犯自己女兒。

小曹認同規管兒童色情物品重要,因為當事人年紀愈小,要證明他是否自願的難度愈高,要提供的證明要愈多,因而審核的標準便要愈高。但他認為重點不應在該物品會否引來讀者的性偏好——即對兒童有性幻想或特別喜好的道德問題,而是在於能否保護兒童免受傷害和侵犯。


圖:小曹

社會本來就非常「孌童」

對於網民憂慮會鼓吹「孌童」風氣,他認為無須懼怕及病態化孌童者。指長久以來對兒童有性偏好的人都被視作有精神病,但他認為有性偏好並不代表該人的某些理智判斷或其他身體功能受損,問題根本不是一個人會被什麼引起性欲,而是他會否尊重他人、會否作出傷害他人的行為。

小曹笑言其實社會本來就非常「孌童」,大部人都追求「童顏」和青春的肉體,甚至情侶間經常以「bb聲」說話,背後都在反映對「兒童」的嚮往與欲望。他又指現時香港界定16歲以下的人為兒童,但其實「兒童」的概念並非固定地存在。從前的人甚至不會將成人/兒童區分得太清楚,不少人10歲左右便已結婚,他認為大眾應正視兒童的情欲確實存在。

閱讀小孩及嫩模互為指涉

他認為今次寫真事件爭議,在於社會有多容許讀者對小孩有幻想,指出現時任何牽涉兒童而可能引起暇想的東西都令社會容易覺得反感,然而他認為弔詭的是,大眾卻習慣將小孩與性感女模連繫,閱讀時亦容易有著將兩者互相觀照的視覺。他指出,大眾閱讀Celine和閱讀年輕女模特兒的方式,其實總是「互相指涉,互為因果」。他認為與其說寫真將Celine當成「嫩模」,不如說「嫩模」其實一直在模仿小孩:「嫩模」在照片中總是要可愛、眼睛大,表情傻氣,眼神無辜。

商品化的傷害更多

對於Celine母親與攝影師的責任,小曹認為難以追究或猜測其目的,又指他們當刻的觀看與解讀跟讀者相異亦非不可能。他認為與其爭論照片是否牽涉情色,反而父母與發行商如何看待Celine才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他指若他們將Celine當成商品販賣,不論販賣的是什麼都有問題。他又指同時有否考慮或了解Celine是否能過快樂的童年才是重要,例如她會否犧牲了學習和玩樂的時間、會否缺少與認識朋輩的機會等,這才是對孩子的傷害,而傷害未必與她有否拍攝社會規範下「性感」的照片有關。

記者:梁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