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媒體

無綫區選新聞涉造假:那天,我在置富現場

無綫區選新聞涉造假:那天,我在置富現場
廣告

廣告

圖:無綫新聞截圖

無綫新聞昨日播出南區區議會選舉「報導」,採訪置富選區兩名候選人,現任建制派的朱慶虹及城鄉共生連線的姚松炎,今日《蘋果日報》踢爆指,朱慶虹在影片中握手的對象,原來是選舉代理人及助選團,(而不是旁白所說的街坊)。

事發當日是11月12日,很不幸,當日我碰巧在場,看到(或者說是參與了)事發始末。

那天下午,我相約了挑戰者姚松炎教授作訪問,約下午四時半我抵達置富巴士總站,姚教授與助選團站在近37B巴士站的位置,拿著區議會開支分類的展版,邀請下車的街坊「自己開支自己定」。

IMG_2537

同一時間,現任區議員、建制派的南區區議會主席朱慶虹亦在現場宣傳,他佔據的位置在置富南區廣場外,正舉行「認識區議會」演講,嘉賓是另一名南區建制派議員林玉珍,主持人則正正是現身無綫新聞充當街坊,朱慶虹的選舉代理人譚美寶。

IMG_2493
圖:左為主持朱慶虹活動,後來出鏡與朱握手的選舉經理譚美寶。

建制派議員一向拒絕受訪,我和姚教授完成訪問後,立即走到朱慶虹活動的那邊,聆聽其演講,題目為「認識區議會」,朱慶虹和嘉賓林玉珍談區議會如何運用撥款。活動並無預計傳媒到場,因此當掛著相機及以平板電腦作筆記的我出現後,朱慶虹的助選團便頗為緊張,除以手機拍攝之外,一名女助理亦站在本人身旁,並向另一名助選團成員耳語,後來那助選團成員以手機拍攝我在平板電腦上的筆記。我受不了該名女助理的「監視」,向她派發卡片,表明記者身份,欲於活動結束後採訪朱慶虹,女助理說要先問問朱主席,然後便走到一旁。

活動結束進行期間,無綫新聞的攝製隊到達,他們約了姚松炎於下午五點進行訪問,相信亦不知道朱慶虹同時亦有活動舉行,無綫新聞的攝影師亦立即開機拍攝朱的活動。

朱慶虹的演講結束後,無綫新聞記者立即向朱邀約訪問,朱支吾以對,稱「要考慮」,突然女助理稱有來電,將手提電話交予朱,朱與兩名助選團成員走到一旁聽電話,然後突然向停車場方向離開。

朱慶虹離開後,無綫新聞記者向在場參與演講活動的街坊了解,街坊回應指是應朱的邀請到場,而無綫的攝影師惟有拍攝朱的易拉架。

IMG_2530
圖:左二為後來出鏡與朱慶虹握手的助選團成員

我後來走到置富其他位置拍攝,約十分鐘後回到現場,看到朱慶虹回到現場,接受無綫新聞採訪,其助選團一直留在置富南區廣場外的位置。

「新聞片」在昨日播出後,我才看到助選團與朱慶虹握手的畫面。朱慶虹回覆《蘋果日報》查詢時,指是應要求才與街坊握手,又反指無綫應向他確認那些「街坊」是否其助選團成員。

這宗涉「做假」事件,暫時無法證實,但有數個現場觀察必需提出:

無綫記者在朱慶虹的演講活動前已到場並拍攝,那位後來出鏡握手的選舉經理譚美寶,當時正在主持活動,另一名握手的助選團成員亦在現場,無綫記者真的不知道該些人員的身份?

朱慶虹由演講至結束,並無跟路過的街坊有任何接觸,真正的「講完就散」,也一度拒絕無綫採訪,那後來邀約成功後,為何要請朱慶虹跟街坊握手並播出該些片段?雖然一般媒體採訪時均會要求受訪者做某些配合採訪的舉動,但這樣是不是「過火」,達致「誤導」的程度了?

朱慶虹在回應《蘋果日報》查詢時指,當日「風大雨大,街上行人不多」,只有「風大」是事實,雨確是有微雨,但程度甚至不需要舉傘,至於行人,該處位於巴士總站,時間為下午繁忙時間近五時半,每一架巴士埋站也有十數名市民下車,找真正的街坊絕對不難(除非無信心找到街坊握手。)

最後一點是感想,朱慶虹向《蘋果日報》表示,知道與他握手者是其助選團成員,反指無綫應向他求證。假設無綫真的全不知情,朱的說法就是「賴皮」,陷無綫於不義,換著普通一個區議會選舉候選人,媒體請該候選人與街坊握手,任何候選人也不會去跟自己的助選團握手,事後還要將責任推給無綫,與這個人,是南區區議會主席。

當日報導:
姚松炎倡區會預算案 由下而上決策 朱慶虹辦「認識區議會」演講迎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