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迷失決勝分《大丈夫2》

廣告

廣告

作為己婚人士的榮辱到底是緣自自發的尊嚴還是別人對自己的尊重,《大丈夫2》肯定沒意見,或者她會認為兩者都不重要,不然不會在性別角力的戰線上如此進退失據,當我偶然看到電影的標語、更是電影的對白,我衹能氣頂和無奈﹕「男人去滾為洩慾,女人去滾為家庭和睦。」這兩行表面看起來語重心長的文字,說明了電影為何紅燈綠燈地不停轉燈,女人團團轉扮成勢要婦解卻原來是裝腔作勢的消極反抗,最後還要是落得一招焦頭爛額以退為進,一副可憐相要贏得老公自動波棄械投降兼反省,一下小將世界寫得太美妙,難怪編導要為電影寫一個劃蛇添足的翻版《黑社會》水塘釣魚,讓男人又有機會回氣後又談風月,所有感化變成過眼雲煙,可見編劇是連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所經營的「感化」,所以後三分一段的電影劇情如此沉重也淪為「搞搞氣氛」,毛舜筠的悲情式竭斯底里衹適用於即時性演技示範,拿三幾個女主主角提名甚至得一兩獎也不出奇,可就不能相信會令人有發自內心的感動,除非你是曾經滄海又滄海的怨婦,自己對號入座而無需帶位。

 

為甚麼「女人去滾為家庭和睦」而不可也是為「洩慾」?這暴露了電影不過是由女人執行的男人手腕﹕男人不單外出偷歡,寧願在家「吃自助餐」而且大意得可以被老婆發現,女人的復仇卻是不情不願地「叫鴨」去,橫看豎看都早知結果是天真得可憐的「得到我個人得唔到我個心」式故事,女人去滾最後貼錢買爛壽正中大男人下懷,犯罪快感一點沒有,片中扮演女人偷情對象的男人悉數面目含糊,俊的沒被拍得秀色可餐醜的也沒表現出綽頭,除非你認為張堅庭的中產戇男或林子聰滿面雪糕仍會有新意,否則席間女觀眾在整個偷漢之旅裡到底在生理上哪有代入空間?反而原子鏸一套豹紋內衣出買了幕後多有男人心,「男性」目標觀眾喺晒度,累得何超儀也不執輸露兩手,男人的眼球就此被收買。

 

「女人去滾為家庭和睦」的第三個罪狀是前頭有「女人」兩個字,萬請不要代表廣大「女人」好不好?以正視聽﹕「為家庭和睦」而去滾的是電影劇情一部分,如果以為是金石良言或婦解宣言定必大錯特錯,到隔天搞個「女版陳健康」出來益了報紙頭版便不好。事實上電影是忘記了第一集《大丈夫》是顛覆性的,男人的急色論盡是被嘲笑的,可惜這一集女人去滾太多包袱又不值得拿來開玩笑,所以電影篇幅上盡早變調轉喜為悲,可是片中女人也同時被反客為主再反主為客,而且既然女人同樣地尋花問柳,不啻形成另一種對人去嫖的反肯定,目的不一樣卻道不出差異的層次是電影的文本不健全,老是玩就手又方便的押韻「文字遊戲」更是自暴空有「文字」而沒有「文學性」之短,觀眾陶醉於各短打式節不成章的不文笑料同時,我們仍不能不自憐地相信「遷就」比「提昇」觀眾品味對香港電影來說更能供給即時性的成就感,《大丈夫2》由拍過《最佳拍檔》等等的曾志偉和演過《家有囍事》等等的毛舜筵這兩位經歷過港片輝煌時期的人士掌舵,大搞優先午夜場,與香港觀眾重拾舊好之意圖比司馬昭之心還要白,這種白對今非昔比的香港市道來是是一種蒼白,但對我們這些由小到大喜愛香港電影的觀眾來說,也許是一種純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