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橫洲被發展】村民:梁志祥扮唔識我地 質疑有心拖延

廣告
【橫洲被發展】村民:梁志祥扮唔識我地 質疑有心拖延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朗屏西鐵站步行約五分鐘,朗屏邨附近有條單車徑,單車徑旁是一個大牌坊,上書「鳳池村」三個大字。牌坊前有一副「曾樹和議員全力支持梁志祥團隊」的選舉橫額,而村內則佈滿梁志祥的直幡。裡面大多是兩、三層的村屋,居民以私家車出入。這條鳳池村,是原居民的村莊。

【橫洲被發展】
朱凱廸兩度被恐嚇 「9月4號後就郁你」
黃潤達:官商鄉黑勾結

IMG_2119

在這條村莊附近,有一個小山玻,山上有著另一條「鳳池村」。這條鳳池村,更像一條小山村。村民住在矮小簡陋的寮屋之中,寮屋旁是一些耕作的農田,隨處可以見到野貓在山路上臥睡。這條由非原居民居住的鳳池村,是一個「綠化地帶」,連同鄰近的永寧村、楊屋村合稱橫洲三村。橫洲村地方不大,但也住了約400個村民。自從80年前開村以來,村民一直在這裡種菜種瓜,在政府收回牌照以前,他們還可以在村內養雞或者養豬,自給自足與世無爭。

IMG_2061

大部份香港人都沒有聽過橫洲三村的名字。但在8月22日商台新界西選舉論壇中,橫洲村成為其中一個主題。候選人之一朱凱廸斥民建聯梁志祥逼走村民,令公屋興建量大減,是官商鄉黑勾結的實例。街工黃潤達亦指梁志祥出賣村民,政府偏幫鄉紳毀人家園。

橫洲村村民在論壇後更向梁志祥抗議,要求他「找數」。而梁志祥則反駁指「我又唔識你地」,質疑他們並非真正村民,而是泛民主派的抹黑和「搞事」,又稱「唔好喺選舉期間搞呢啲野」。

橫洲村面臨滅村一事,需由2013年說起。當年9月,房署為回應民間團體要求發展棕地的訴求,向部份元朗區議員提出收回橫洲貨櫃場、廢車場及回收業等棕土,涉及約300個貨倉及停車場。計劃雖然受民間團體歡迎,但涉及管理貨櫃場的鄉事,包括是身兼元朗區議會當然議員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的龐大收益,被鄉事派群起反對。梁志祥曾在2014年中在不同報章表明反對計劃,批評政府收地賠償過低。在鄉事壓力下政府「跪低」,轉而位處綠化地帶、位於朗屏北的橫洲三村開刀,公屋興建量大減至4,000戶,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在元朗區議會會議上表示贊成:「多謝房屋署依照特區政府政策做事,有商有量……屏山鄉事委員會非常贊成今次的計劃。」

201608307
圖:2013年報章報導,房屋署會發展位處元朗工業邨旁的棕土,但最終計劃卻是發展朗屏北的綠化地帶

其後政府迅速完成「諮詢」、更改土地用途等程序,於2015年10月31日正式刊憲,勒令橫洲三村於2018年1月前遷離,同日多名地政總署人員入村張貼通告。

IMG_2051

「一殼眼淚,完全無諗過,完全唔知咩事」、「住左四代而家要我走,唔知可以點做」。在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的中心內,一眾住在橫洲村的村民如此形容當刻心情。當日地政總署人員入村,說要向村民做初步登記,「乜野都無講,整封信就話要拆」。村民表示在事前完全沒有被諮詢,更不知道區議會已開會通過,連平日村民用以交換資訊的村公所,也是一張通知也沒有。如今政府或梁志祥均聲稱事前已經諮詢村民、村代表。村民形容「佢地話通知左d人,但個d人唔會係我地,可能係原居民」、「我都未見過我地個村長,佢地唔係住係度」。在政府的規劃範圍中,絕大部份需要拆遷的都是非原居民的寮屋,原居民的村莊完全不受影響,包括那個注目的「鳳池村」牌坊。

IMG_2060

更令村民彷徨的,是一本名為《受政府清拆行動影響的寮屋居民安置簡介》的黃色小冊子,裡面列明資產審查的金額,表明村民的資產如通過審查,便可以申請公屋。村民形容當下覺得「好恐怖」,「拆左我間屋,再叫我排隊上公屋」、「婆婆有棺材本都過唔到審查,大部份村民都要去訓街」、「係咪要洗哂佢,辭左份工唔做」。直到今日,村民除了收過這本小冊子,就沒有正式收到任何賠償計劃或安置方案。甚至有些村民,連小冊子也從沒有收過。

IMG_2053

驚聞噩耗,村民無奈之下向區議會求助。11月8日在橫洲村公園內,村民舉辦了第一次會議,當日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屏山區區議員鄧慶業和張木林等都有出席。「佢話絕對支持我地,話會一齊去房署訓、去遊行,總之全力協助村民」,村民覆述梁志祥當日對村民作出的承諾,強調並非「老屈」梁志祥,「全部有相有錄音」。12月梁志祥又陪同村民到立法會作出申訴,申訴會中的議員,包括陳婉嫻、郭偉強、譚耀宗等,「全部都係民建聯、工聯會,無泛民既人」。他們接收了村民提交的資料、文件,「無講過任何野」。然後,就沒有下文。

IMG_2055
圖:村民將當日梁志祥出席居民大會的照片,放到示威牌上

梁志祥也從此「音訊全無」、「一個答覆都無」。村民往後舉辦的會議,也再沒有出席。「根本想拖死我地,拖到行政會議拍板我地就判左死刑」,村民現在回想梁志祥的行逕時概嘆。

村民嘗試向區議會及立法會求助不果,剩下來唯有直接找政府官員。村民在往後大半年間,曾經五度約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希望向他遞交請願信。由到政府總部請願,到最近一次直接去張炳良在大埔的住所抗議,都是同一個結果:「一次都見唔到」。「好似我地死左都唔關佢事」。

無計可施之下,村民唯有趁選舉期間,在梁志祥出席各個選舉論壇期間,要求他「找數」。「其實只係想佢回應訴求,無諗過佢會抹黑番我地」。事隔大半年,梁志祥由當時「絕對支持村民」,變成在論壇上強調因為17,000個公屋單位方案的交通配套不足,所以無法支持。選舉論壇過後,梁志祥看到一直在等候他的村民,要求他履行向村民作「一齊去房署訓、去遊行」的承諾時稱:「我又唔認得你地」、「你訓街有無通知我呀」、「你唔好搞選舉先黎訓街」,又指他們不是真正村民,只是為配合泛民而來。

螢幕快照 2016-08-30 下午3.20.11

「感覺好難受,佢見過我地唔止一次。完全為左自己既利益、選舉,妄顧村民,違背自己參選既承諾。話就話服務元朗居民、植根元朗,而家就活生生背棄出賣我地。」「堂堂一個大黨,做野無誠信無道義,我地只係想要番個答覆,但一個答覆都無。」「佢講既野好離譜。話交通配套唔完善,配套唔完善就唔會用左廿幾三十年做貨櫃車場,咁多貨櫃車出出入入。」村民還指,關注組當初也是在梁志祥的鼓勵下成立。「不過呢d佢都唔記得架喇」。

IMG_2113
圖:原擬建屋、但因涉及鄉事利益而作罷的元朗橫洲棕土發展

離拆遷「大限」不足年半,即使村民得知行政會議將於9月討論,但都坦言十分無助,「政府同議員都係向弱勢開刀,去到呢一刻仲可以點」。但他們都表示最大訴求依然是「不遷不拆」,「出世住到而家,對社區有感情,始終龍床不如狗竇」。儘使拆村看似已成定局,但他們仍然強調:「會盡力守護我地既家園」,「希望下一代都可以住係呢度」。

在橫洲村內,村民有些小小的田園,裡面會種植大樹菠蘿、龍眼、大蕉、洛神花等蔬果。茂放的植物,一年之後,可能通通都已被推土機所抹去。他們不明白一個綠化地帶,為何能如此輕易「被發展」。「點解個邊可以突然擱置,呢邊影響咁多村民,無經過諮詢就要硬推?」橫洲村被拆遷的其中一部份,將被規劃改建成一個迴旋處和車路。而該迴旋處連接的,正是新世界已向城規會申請改劃土地,但尚未落實興建的新豪宅地段。「係咪真係朱凱迪咁講,係官商鄉黑勾結呢?」

IMG_2080

(為保障受訪者,所有受訪者均不刊出其姓名及照片)

立法會地區直選其他參選名單見此

記者:王瀚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