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兵凶戰危 無雷動仲大鑊

廣告
兵凶戰危 無雷動仲大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還記得年初香港跌到只有三、四度的日子?那是有人上大帽山看結霜大罵警察攔路的日子,那是陶傑嘲諷寵壞了的港孩應學芬蘭學童在風雪中上學的日子,那是周浩鼎動員老人在戶外低溫為他新界東補選造勢的日子,那應該也是戴耀廷在構思雷動計劃的日子。那些日子我剛台灣觀選回來,以香港民進黨名義邀約戴耀廷教授訪談,目的是要他加持民進黨的本土非暴力抗爭路線,然而訪談前一日他發表雷動計劃的構思,於是訪談變成一場雷動計劃的研討。

最初我已向他就雷動包納那些「非建制派」的候選人提議,我說傘後組織如雨後春荀,你要判斷新成立的組織是建制還是非建制,必然引起軒然大波,因此你必須要求參與雷動的政團或候選人簽署約章,內容包括:一、為阻止梁振英連任,必須由進入立法會第一日開始,用所有手段癱瘓議會,包括點人數導致大會流會及加入所有小組委員會,直至梁振英連任失敗為止;二、提出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梁振英是否曾經意圖下令開槍射殺參與雨傘運動的市民;三、堅持和平非暴力抗爭模式和路線。頭兩點是針對新思維和民主思路等叛離泛民的偽中立派,最後一點則是針對本土派,尤其是青年新政──當時青政一副大剌剌的模樣,說你家的雷動搞得掂泛民各山頭再來找我;我說戴教授你必須將簽署非暴力抗爭確認書作為加入雷動的條件(當然當時未有「確認書」這個名詞),那波就交回青政手上。結果戴耀廷當然沒有理會我,這自然衍生出後來黃洋達黃毓民支持度高而不被雷動,但鄭松泰及遊蕙禎卻有資格被雷動的爭拗。

到後期,要泛民坐下來協商名單進行初選的意圖無法實現,戴耀廷開始組織聰明選民。他曾來到花生台星期一晚的節目《搏擊會》解說他的構思,我主持另一節目《匪類監察院》緊隨其後,我在他做完節目後,當面向他要求,雷動應該在7月提名期開始之前,夾硬將所有反對派(即他口中那非常迂腐及至十九的「非建制派」)已表態出選的候選人名單,給予公眾作電子公投。如此七一就有了重點,更有機會像兩年前電子公投佔中的普選方案一樣,成為全城焦點,而且呼籲市民迫使只懂叫選民投票時顧大局自己卻各自為政不顧大局的泛民各政團被逼顧大局,如此道出市民心聲又能叫市民充權的事,必定一呼百應。但戴耀廷很清楚的表明,經歷過佔中之後,他不想當大頭做這件事,更不想被人說他有意圖做一個造皇者;他只希望建立一個平台或一套方法,由群眾去實踐。結果戴耀廷的謹小慎微胸無大志,也無法避免同路人烙下「造皇者」的罪名。

關於雷動計劃在執行上出現的技術問題,由梁啟智到Tam Daniel的分析,我接近百份之一百都認同,但要用結果去否定雷動計劃的本質,我認為那是等同因噎廢食,情形就似說著非暴力抗爭「冇用」,卻又提不出其他對抗西環配票的可行辦法。要看西環配票的進化程度,對比九龍東西四年前後的得票,應該使人最為易懂,因為這兩區的需要配票的單位完全相同:九西是蔣麗芸梁美芬、九東是工聯會民建聯加謝偉俊。

先看九龍西。2012年蔣麗芸得47363票,梁美芬得34548,兩者相加總票數為81911票;2016年蔣麗芸得52541票,梁美芬得49745票,兩者相加總票數為102286票。兩人的總票數增加20375票,但兩人的票數差距由12815票大減至2796票。西環只要參照九龍東模式,四年後絕對可以配票配三席回來。九龍東的情況如何?2012年黃國健得40824票,陳鑑林得47415票,謝偉俊得38546票,總票數126785票。2016年黃國健有47318票,柯創盛有51516票,謝偉俊有47527票,總票數146361票。九東這邊保王票增長19576,但配票的結果更見均勻,最高與最低得票者由四年前相差8869票,減至4198票,而黃國健和謝偉俊今次只差209票。

理論上投票人數增加,配票的難度理應相應增加,但九龍東西結果顯示,西環的配票反而更見平均。更值得留意的是,西環的契仔契女們,一旦入局,票源就會只增不減,是故梁美芬謝偉俊可以千秋不滅地當選,只怕容海恩何君堯也有同等待遇。這四年間九成九政改無從說起,遊戲規則不變,中聯辦也不見得會解散,如是者,港島繼續3:3,九東維持3:2,九西進而3:3,新西繼續悲劇地5:4,新東再沒奇蹟而化為4:5,如此保王派剛好過半,議會新加坡化大功告成──面對如斯局面,卻又絕對否定雷動同時不作他想,除非是為實現「焦土」的熱普城偽本土之流,否則我實在不明有此念頭的反對派中人是何等心態。

尤其是有反對派中人,跟隨已解散的熱普城的語調,譏諷辱罵戴耀廷實行的是「掌心雷動計劃」。莫說參與及響應雷動的市民並非被推上旅遊巴運到票站,所謂雷動的「掌心」號碼,好歹也是由下而上決定的。人們當然可以抨擊雷動這一套機制太過「小圈子」或不夠公開,但怎樣說戴耀廷也白紙黑字寫出了一套規程按章辦事;話說回來那些罵雷動「小圈子」的,當初正是想冷處理雷動,如果早知有那麼多市民會跟雷動投票,豈有不「冧人」落雷動之理。何況配票建議人人可提,例如我為了在九西「掃黃」,我也叫人兩票劉小麗一票譚國僑,最後沒有人聽我說,而選民跟了雷動的建議配票給游蕙禎,我是否都要向戴耀廷問罪?說到底,雷動成為某些人口中的「好心做壞事」,只因市民信任戴耀廷的人格,只有是戴耀廷提出的配票策略才有公信力,所以熱普城罵他「戴妖」,從根本否定戴耀廷的人格,才可以徹底否定雷動的本質,這是謾罵以外的合理政治計算。

最可笑的是有人還搬出比例代表制的「原意」,是維護某些少數群體在政制內的聲音,那些聲音卻雷動所追求的大局「雷」走了。先不說現行的比例代表制並非港人「自決」實行,也不談論多方意見要求過改變最大餘額法,任何對1995年立法局直選還有記憶的人,都知道九七後立法會選舉的比例代表制是為民建聯度身訂造,以免再次出現像民主黨當年一黨獨大橫掃地區直選議席,更鼓勵政黨林立避免反對派形成統一的反對黨。既然制度的設立者希望見到分化,作為反對派理應返其道而行尋求團結,偏偏泛民政黨這麼多年來卻似呼應中共所設定的步調行事。現在本土民主運動只剩下立法會過半這個比落實雙普選稍為可行的目標,上策當然是有一個團結所有反對派的單一反對黨,用黨的機制制定出選名單,但這就如要曼聯明年贏歐聯冠軍一樣不切實際,那中策就是各反對派候選人願意初選,但即使成事,最後也需要雷動配票,更不用說沒有初選而單靠雷動這下策。

說到最後如果你依然認為雷動計劃是隨便定候選人生死的危險武器,那就更應該繼續將這核武安放在戴耀廷手上,否則請至少提供另外三個人選,因為我再想不出另一個有號召力而在沒有實利一路受靶的情況下仍願與各方溝通為實踐經驗全無的計劃的赤純之人。如果香港民進黨在未來兩年組織壯大,可以在來屆區選大舉派人阻止保王派自動當選及如去年傘兵一般狙擊敵將,而又僥倖勝出一區半區,香港民進黨必定會將該區化為雷動區,組織當區選民配合雷動投票(其實輸了也可以做,只要我們沒派人選立法會)。如是者由區選到立法會選舉一氣呵成,雷動不再是投票日晚上八時公佈的投票指南,而是真正搶奪政權的非暴力革命過程。我謹請戴耀廷在我們打完阻止梁振英連任這場仗之後,立即開始搞十至二十次商討日D一D佢。區家麟說戴耀廷天真,朱凱迪固執,我倒覺得兩者是完整地共通:他們皆不顧嘲笑與辱罵,一步一步把自己所想堅持進行到底的人。有類似特質的人,在今次立法會選舉中,我找到另外有兩個──楊岳橋和鄺俊宇。這四人,錢不能收買,罵不倒又恐嚇不了,俾著我係共產黨,我也想不出任何方法可以中斷他們要繼續幹的事,所以我早前曾說,若然他們四個可以聯合起來,哪怕是搞港獨,甚至反攻大陸都可以成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