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2007下鄉報告---第二篇.桃花山村

廣告

廣告

F1180021

2007下鄉報告---第二篇.桃花山村

F1190009 F1170011 F1200030 F1230005

  春天的山村裡,桃花、油菜花,還有不知名的小野花開了個一大片,在山裏,早上總有厚厚的濃霧包圍,冬麥已經長到了一尺多高了,芥菜心是大大的一棵接著一棵,春節期間,農民都不下地,在南方工作的農民子女,有一些趕了回家過年,但有更多,因為路費太貴,仍然留在工廠裏或工地裏,放棄了一年一度的家庭團聚機會,所以,即使在春節這個大日子,村裏還是顯得冷清。

R0013321

F1120023

F1170034

F1170021 F1220015 F1180029

  大年三十,四處都響起爆竹聲,令我想起魯迅在<<祝福>>裡所描述的場面:畢竟農曆年才最像年。家裏人按傳統都要聚在一起吃團年飯,簡陋而單薄的八仙桌上,放著臘肉、臘豬心、臘豬肝和一隻雞,都是農家自己養的,村民告訴我,雞是家家戶戶都養的,是農家的重要收入來源,雞蛋換銅錢嘛,這個從解放前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的;豬雖然大部份人也有養,但也不是人人養得起的,豬種本來就貴,五元一斤,一隻二十斤的豬崽,就要花二百元了,而且豬吃的多,和人搶著糧吃,殺豬得請屠夫,得花二十元錢,而且要給村子裏交屠宰費,也得花八元,殺了豬也只能自家吃;小孩要長肉,總不成天天給他吃紅薯青菜......

R0013475 F1140026 F1170005

  我寄住的一條村子有只三十來戶,一百來人,整個鄉也不到二百戶,總人口七百多人,算是個小小的山村,村裏種著小麥、玉米、花生、紅薯、油菜、稻穀和一點點的時蔬,很多村民種的東西都不賣,只能算是口糧,因為只能剛剛夠吃,本來每個村民都分不到一畝田,但現在因為年青的都出外務工,所以田地還算是夠用的。

  自2003年起,村裏確是不用收農業稅了,但是,其他的農業生產資料,如種子、肥料和農藥等也同時的翻了幾番:

2003年前,五十公斤化肥30元,現在要53元,上漲77%

2003年前,一公斤水稻種子7元,現在要25元,上漲247%

2003年前,一公斤小麥種子3元,現在要6元,上漲100%

2003年前,一公斤玉米種子6元,現在要14元,上漲133%

2003年前,一公斤油菜種子基本上自已留種就可以了,現在要70元。(據講現在的新式種子無法繁殖後代,留種的種子產量太低,不夠吃,不知是否和基因改造有關。)

  如此一減一加,農業稅減免的所得,便進了售賣農業生產資料商人的口袋了,我走訪了十多個家庭,基本上沒有人知道商人和官方的確實關係,只是知道有能力賣生產資料的商人多是和當地政府「關係很好」的,但是具體情況沒有人曉得。

F1200016

  雖然農民並未能得到太多的優惠,但在政治上,減免農業稅的果效是顯著的:因為不是由政府收稅,於是幹部和群眾的矛盾緩和了,雖然明知賣生產資料者必然和官方有一定的牽連關係,但誰也沒有確鑿的證據啊,據村中的老農說,在2003年不收稅後,村裏的超編人員是一個也沒有少,那些吞食人民資產的大蟲是怎樣給養活的?謎一樣!

R0012941

  農業稅是不收了,但村裡每年仍然收150-200元的建路費。路確是修了一條,村民謔稱那條路是「高速公路」,我走過,其實就是一條比較寛的泥路,滿路都是坑坑窪窪的,是那種「晴天走得一身土,雨天走得一身泥」的路,在這條路上,你能體會到傳統漢族送客人出門時,為何總會說句要「慢慢走啊!」,在這種泥濘路上,走得快了,很易會滑倒,很有一種在太古冰場溜冰的感覺,雖然不用穿冰刀鞋,但也是對平衡力的深度考驗,下雨時,車子基本上走不了這條「高速公路」,因為會滑到山溝裏去,晴天時,車子也不願意走這條路,因為底盤很易就會卡在路上。

F1190032

F1160001

  當地人的講法是:「地裏是刨不出金子的」,現穀子一斤七毛錢,小麥一斤六毛錢,玉米一斤也是六毛錢,就算自己不吃,種一畝小麥(以年產七百斤計)也就只能賣四百多元,扣除肥料、種子和農藥的支出,所剩也無幾了。除了賣雞賣蛋的一點收入外,農村的基本上收入都是指望在外的打工者了。據四川省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的報告,2003年的非農業收入(主要是指外出打工者)佔了四川丘陵地區的61%,到了現在,就我在村中所見,比例應該在八成以上。

F1190001

  現在在村裏修一間磚頭水泥房子要六萬多元,如果折小麥計,即是要種一百多萬斤小麥才能開得起(不扣除化肥農藥種子開支),以田地一畝產年產七百斤小麥,每家人種四畝計,就算不用吃不用賣,也要種上35.7年小麥,才修得一棟房子,扣除生產成本的話,則是終生無望的了。

  計劃生育是新農村政府的另一重點收入,80年村裏開始落實計生,開始時超生一人,扣半人份的田地,82年開始變罰款了,那時超生一人扣五十元,超生兩人扣一百元,隨後罰款續年上升,到了2006年,超生一個罰一萬一千元,超生兩個罰一萬三千元,就我所在的村子,看到幾乎每家都有兩個小孩,地裏自然刨不出一萬多元!

R0013047

F1320005-add

  在村裏有這樣的一個觀察:不管那一家,都十分的著重教育,家裏越窮,越是要傾家蕩產地把孩子供上去,窮家的牆壁上,總會貼著孩子的獎狀,九年免費教育,在2005年終於也落實了,然而,小學到初中現在基本不收學費,書簿雜費,還是要收的,每學期幾十元(先前一年要花四五百元供一個小學生呢!)但是一旦過了初中,那負擔就大了,一年要花一千多元,如果孩子「不幸」考上大學,每年的學費和生活費就要一萬一千元,這個已是打工者一年的總收入了。如果沒有人打工,基本上是什麼也不用說的了。

  在外的打工者,心中都會有一條數:蓋房子要六萬元,生兩個小孩要一萬一千元,兩個小孩要讀大學的話要又要六萬多元,加上通漲,未計自己年老要生病,也要在短短十多年打工的日子,儲好十五到二十萬,現時,珠江三角州一帶的民工基本上每月加班加點,髒苦險累地幹,每月也不過是一千塊錢左右,一年總收入一萬多一點,不計生活費,要儲十五到二十萬,難啊!

F1140035

  香港的資本家常常說國內工人最喜歡加班,在這樣的經濟結構下,工人當然喜歡加班囉!面對著十多萬的經濟缺口,再加班也不夠吧!於是,種地,沒出路,打工,也沒出路,這很難怪現在八十年代出生的工人開始不想打工了,他們打工儲到一點點錢,就想做生意,所以現時在珠江三角洲一帶,看到農民工開的小店,如雨後春筍,又如諾曼第登陸的戰士:一家接一家的開,一家接一家的倒,前仆後繼。

  前幾天有行家接了一個國內傳銷公司在香港的受勛典禮(由於法規關係,現在國內不叫傳銷,改了名做「直銷」不過內容基本上一樣),會場上有一萬多人,受勛的很多都是農民工,受勛者情緒激動,發言時慷慨激昂,不住地多謝公司給他一條出路。

  這個不虛假啊!在這樣的世道裏,傳銷也確成了一些農民工的出路啊!我認識不少工友,他們都有被傳銷游說過的經驗,傳銷是怎樣的一回事,我想我也不用在這裏多講了。

R0013316 R0012929 R0013444

  現在的父母,為了子女,外出打工了,於是村裏的娃很多都成為了留守兒童,村裏的娃娃改編了頌揚母親的兒歌<<媽媽好>>,變成:「世上只有媽媽壞,生了個娃娃婆婆帶...」,下一篇,將會報導有關父母出走,兒女留守的問題。

延伸閱讀:

四川省東北地區農村稅費改革現況

http://www.ccrs.org.cn/article_view.asp?ID=7691

改革開放以來中央關於“三農”問題的“一號文件”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6-02/09/content_4156863.htm

四川省農村發展研究中心

http://www.sicau.edu.cn/web/crdr/index.htm

R0013211

2007下鄉報告---引子

2007下鄉報告---第一篇.春天車站

.未完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