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蔡子強:社民連眾志 未來選舉氣勢更大

蔡子強:社民連眾志 未來選舉氣勢更大
廣告

廣告

20170817自由風自由 PHONE 蔡子強部份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闖政總東翼前地 分別被改判監6-8個月
訪問︰蔡子強(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心裡相當不開心,我想這班年輕人,第一,大家都相信他們所做的事不是為個人利益,第二,他們的抗爭手法都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最後要付出這麼沉重的代價,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開心。

我相信重判入獄有兩極化的影響。一方面對於外圍的參與者,我相信會令到他們參與社運和政治行動的顧慮和猶疑增加,始終代價很沉重,就算不計他們,他們的家人也會給他們壓力,而導致顧慮和猶疑增加後可能會慢慢流失。但另一方面,對於內圍參與者,尤其是今次被判刑的人及他們親密的伙伴,我相信效果會是相反。以往他們對政府可能是不相信,但今次事件後,我相信不止政府,進而是對整個體制包括司法制度都不相信,甚至敵視。這對於新一屆政府,例如林鄭月娥希望能達成和解,甚至在一些問題上達成共識,例如土地使用甚至未來的政改等,我相信只會更困難,因為當這班人以後再很難相信政府甚至敵視政府,甚至對政府有很大憤慨,你要他們平心靜氣或有互相和你坐下達成共識是很困難。

不止這班人而是這班人在整個民主派陣營的話語權會是增大。我相信溫和民主派未必會用這種抗爭方法,但在整個陣營他們的話語權會增大。為何?因為大家(對他們)都有愧疚,畢竟民主派中,真正要坐監的人並不多,現在坐監的竟然是年青人,以後他們和他們的伙伴在整個民主派陣營的話語權會增大,當去到剛才說的議題,例如要達成共識的土地使用或政改,當民主派有些人想妥協時,可能會被他們挑戰,怎麼能對得住在獄中的年青人。所以我說他們的話語權會增大。如果未來民主派要面對很多討論,政府有很多協商或談判時,以往經驗都不是單一政黨可以做決定,要整個民主派做決定,做聯席會議時,這些聲音會在這些會議發聲。

有些人覺得他們的政治生命盡毁,我覺得這是相當膚淺的看法。大家回想七十年代尾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之後固然黨內人士基本所有頭目一網成擒,但接著他們的太太出來參選,他們的太太軍基本上所向披靡,成為一時佳話。我認為現在香港的情況未惡劣到這個地步,只剩下一些太太可以參選,其實他們很多人都有所屬的政治團體,例如在東北事件,黃浩銘,他背後有社民連,今次周永康以他過往軌跡未必會參選,但羅冠聰及黃之鋒有香港眾志,我想下次參選時,這些組織派出他們的伙伴出來參選的話,我相信起碼很多同情這幾個人的遭遇的人會覺得心有愧疚,始終他們付出這麼沉重的結果;在心有歉疚的情況下,我相信很大機會這些同情者的票要轉投給他們的伙伴。所以我不覺得他們會一蹶不振,反而可能下次選舉時,他們所屬的政治組織及伙伴,相反氣勢會很大,以及道義上甚他民主派可能要讓路,所以我覺得我們要看歷史,歷史往往告訴我們一些和現在大家第一個反應相反的東西。舉例七十年代尾的美麗島事件。

我不是法律學者,也沒有詳細研究歷來不同的判詞的變化,但有件事我覺得大家都看到,就是我們很多時都相信香港有法治,但這事件可能令大家對法治很疑惑,甚至困擾,你見到原來不同法官的判決可能很不同,及大家很難想像,有法官會同情他們然後覺得年青人不應在這些問題上付上太大代價,這是最先的審判,只判了社會服務令;但現在換了另一批法官,結果會截然不同以及今日,我在新聞報導中聽到的判詞,很明顯地有強烈的情緒色彩和看法,和剛剛提到的不同。這會令很多香港人看到,原來所謂法治,如何判是看哪一個法官。如果官是釘官,那結果就可能很坎坷,相反是比較寬容的法官,結果就可以很不同。這會令到大家對法治的信心減弱。

當然我相信一向如此,但一向如此不代表市民本身有切膚之痛或強烈的感覺。你說的當然是實際上如此,但這件事很多當事人在香港人(眼中)不是普通人,得到很多人信任,他們的遭遇有很多人關注。現在他們的際遇會令香港人更反思這問題及感受更深刻。

Credit: RTHK Podcas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