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proudly support hkiff– 淺談電影節的冠名贊助

廣告

廣告

written by 香港仔公園 & gracepot1125

香港國際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中看到香港仔公園撰寫了一篇有關電影節冠名贊助的文章—沒有陌生人的世界,覺得很有意思,故此,我想在此延續討論下去。為了方便讀者閱讀又或者想攪攪新意思,故此將2篇文章放在一起。在此感謝香港仔公園允許轉載。

沒有陌生人的世界--- 香港仔公園

電影節又來了,影友們又談論著今年的戲碼。每年都總會聽到「電影節一年不及一年」這類評語。我不清楚,這種印象我也會有。然而印象其實不可靠的,人總是選擇性地只記得昔日的好時光,以新比舊,往往暗藏偏見。我們每個人每年能看上十多部片已算不錯,從自選的小部份電影去斷定合共有幾百部電影的電影節孰好孰壞,說是有點武斷也不為過。我比較著緊的是,自己選的十多二十部電影中有沒有意外驚喜,若能好運氣的碰上兩三部嘗心悅目的,那年就算豐收了。我是比較賭徒心態,這些年來,倒在盲打誤撞的情況下遇過不少驚喜。

電影節公司化已第二年,報導引述官方發言表示,希望電影節在藝術和商業兩方面都取得成果,所以今年又搞亞洲獎項,又搞電影投資大會,而不只是純粹的觀映活動了。針無兩頭利,引入了商業元素同時也引來了瘋狂的偶像粉絲。但如果你不是要見阿RAIN,那幾場爆滿的首映電影遲早會上正場,你不用急,不會影響到你。以《再造人之戀》門票火速售罄的情況來說,我建議明年多請幾個偶像來港,多放幾部明星大製作,並將此等門票以競投或/及分票價等級方式出售(當然是與偶像的距離愈近票價愈貴),收拉上補下之效。

電影節每年有很多東西值得批評,例如會員服務的管理,我便是深受其害的得了一肚子氣。每次親身跑上電影節辦事處,花了時間不止,每次都讓我感到這個辦公室幾乎是無政府狀態。公司化沒有令電影節當局擺脫官僚而變得靈活有效率,換來的反而是即興、隨意和混亂。

電影節每年的開支近二千萬港元,門票收入卻只有四百多萬,差額主要靠每年藝術發展局提供的七百多萬資助和約五百萬的商業贊助。再加上其他的小額收入,電影節公司上年度還有百餘萬盈餘。因為有約四分一的收入預算是來自商業贊助,電影節自二零零四年第二十八屆便有所謂「Proudly Support 全力支持」的冠名贊助,當年是國泰航空贊助,有參加的朋友大概都會記得那菲林書籤。第二年第二十九屆的冠名贊助是Sony。去年和今年,冠名贊助都是Giordano(佐丹奴)。

國泰承襲英資公司的貴氣,帶你遨翔萬里;Sony則是國際知名的潮流品牌,觀眾自然沒有異議。去年Giordano一出,馬上聽到觀眾喝倒彩,覺得Giordano「太cheap」。今年Giordano更竟然莊再來。你知道箇中原因嗎?

去年十一月,我去了某大學混外快,講了幾堂關於社會網絡的課,我完全不懂社會學的學術理論,主要是跟同學分享一下商業世界的一些實例。當中有一節略談到企業管治與董事會架構,我找了Giordano做例子,才發現Giordano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歐文柱,自零五年成為了電影節協會董事會成員。有了這個網絡線索,就不難理解為何Giordano會像Agnes b.,忽然愛上了電影來。

就算一個冠名贊助要五百萬(其實不需那麼多,還有其他贊助嘛),以贊助一個亞洲區內的大型國際電影節來說,其實也不是個大數目。Giordano是覺得物有所值再接再厲,還是電影節找來找去也找不到更願意花錢的商業機構,要歐文柱出面拉Giordano捱義氣多一年,外人不得而知。但至少,我不敢隨便嫌棄Giordano,如果明年珠江橋牌九江雙蒸酒願意贊助一千萬,戲迷因而可以半價看電影,我願意全年不喝紅酒改飲燒酒。

Giordano其實是少有能衝出香港的國際品牌,在韓國會請全智賢賣牛仔褲廣告。港人以往到日本時必去的UNIQUO,亦曾開價要收購Giordano。我講課時用上Giordano做例子,是因為Giordano的主席劉國權,所佔公司股權不足2%,是香港少數股權與治權獨立的企業,是歐美基金經理和投資者推崇的股權/管治架構。Giordano的最大股東,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論國際名氣,不比國泰或Sony弱。

Giordano其實也不失禮。有好看電影的電影節就是好的電影節,其他都不重要。

--------------------------------------------------------------------

對電影節冠名贊助的一點回應--- gracepot1125

文章指出由於佐丹奴的重要成員於早兩年成為了電影節協會董事會成員,故此旗下的服裝品牌風格亦模仿早前贊助藝術和電影的法國品牌Agnes b。究竟那位重要成員是否真心喜愛電影支持電影實在無從稽考,不過有一點我較為肯定的是佐丹奴近幾年銳意進軍國際時裝市場,故此透過拓展海外業務以擴充業務版圖,例如以合資形式打入印度市場﹔又或者與其他國際品牌合作,例如爭取迪士尼所有人物的服裝版權。

除了業務市場需要邁向國際外,店舖本身亦需要變得「國際化」。而公司早在幾年前公司以Agnes b為藍本。若果大家稍為留意,或者會看到店舖裝修、擺設、服裝設計、衣服質料、小至掛衫的衣架、紙袋有著Agnes b 的影子。其中兩點我到現在亦覺得有趣就是價錢要媲美Agnes b (即加價),以及員工不可以在店舖裡講行內術語而需要用英文名詞,例如裝衣架車不可以再叫「小露寶」,要叫「hanger stand」。所以這兩年佐丹奴贊助電影節實在不足為奇,因為這是業務計劃之一。

另外,文中亦有提及韓國女星全智賢曾替佐丹奴賣牛仔褲廣告。事實上,當全智賢主演的「野蠻師姐」上映時佐丹奴推出了同名系列的T-shirt並以不同形式的廣告作配合。而最近Rain 亦成為了佐丹奴代言人。所以我在想,選擇「再造人之戀」為今屆電影節的開幕電影除了是韓國影壇鬼才朴贊郁執導外,會不會是戲中的男主角與冠名贊助商有合作的關係﹖這一點實在有待考證。

事實上,品牌活動贊助方式越來越廣泛應用。這種另類廣告不但可以媒體報道中簡接地為贊助商作免費宣傳, 亦可在活動中的任何角落擺放品牌的logo,令品牌在短時間被認知。以今屆電影節為例,無論在頒獎體的stage,場刊的首尾頁、甚至在票尾都會見到「Giordano concept--proudly support」這個logo。另一方面,電影節開始前佐丹奴亦會印製一系列電影節T-shirt並放在舖內出售。姑勿論那些T-shirt 設計如何,當客人(尤其是外國客人)知道那些是「限量版」電影節系列T-shirt 時,就會毫不吝嗇地買下來。他們有時會買一兩件當做支持香港電影節,有時會買下一整系列當做souvenir 送給親朋戚友。這種贊助達到宣傳效果之餘又可增加公司的毛利,故此,越來越多公司都選擇這種宣傳手法。

或者,我寧願在放映電影前看到那幾個贊助商的logo,也不想在電影裡看到主角在鏡頭前用該產品做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