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轉貼:香樹輝護法成功 獲中大頒發院士銜

廣告

廣告

King Sir:「等咁耐終於等到今日喇!」(設計對白)
文:奇翼鳥
摘自中大學生報 2007年四月號

某日打開收音機,香港電台DJ話香港兩所龍頭大學都各有一個「護法」,而中大的代表香樹輝先生,將很可能獲頒中大第六屆榮譽院士。主持人謂:「香生做左咁多年,終於有回報喇!」諷刺意味甚重,聽完甚想八卦八卦。護住中大有甚麼問題?榮譽院士又是甚麼來著?為甚麼香生獲頒榮譽院士會關係到其「中大護法」的別稱,而且還被搬上大氣電波討論呢?

榮譽院士係榮D咩?
原來中大於二零零二年開始設置榮譽院士這個項目,當時是李國章出任中大校長的最後一年。筆者查閱過中大的網站,成為榮譽院士的要求是「與中大有深厚淵源」並「對大學和社會有卓越貢獻」。不過,在零二年李國章的校長報告中,有這麼一番說話:「…各方友好以及眾多善長和校友繼續對中大愛護有加,協助大學取得上述多項驕人成就,盛情可感。我們今年特別增設『榮譽院士』計劃,以榮譽院士銜授予傑出人士,以表彰他們歷年來對大學的重大貢獻。」看來,李校長還是較看重院士對大學的「貢獻」。

其實,回顧歷屆榮譽院士的名單,不難了解到此項榮譽的性質如何。歷屆榮譽院士不少是前/現任校董會成員,當中有非中大校友,而第四屆的名單更出現五位現任校董(殷巧兒小姐、張昌先生、周文軒先生、李金鐘先生、李和聲先生)。另外,更多的是曾捐助過中大的大商家,如李兆基先生、霍震寰先生等。何謂「對大學作出重大貢獻」,答案顯然易見。

公關秘笈第一式——分身術
憑筆者小小的資料搜集,很難看出開公關公司的香先生對社會有甚麼卓越貢獻。不過,如果是在「對大學有卓越貢獻」這前提底下,作為現任校董會成員及公認官方刊物《中大校友》的總編輯,香先生得此殊榮絕對是實至名歸。

為甚麼香先生會被稱「中大護法」呢?原來他一直在利用報章電台替中大宣傳,遇上好事盛讚,遇上不利消息便站出來替中大擋風擋雨。他曾用不同的筆名,喬菁華、左丁山、辛翠時與畢流香,分別在明報、蘋果日報、星島日報、經濟日報稿寫專欄,多次發表擁護校長/校方政策言論。篇幅所限,筆者只能點出其中一少部分的專欄題目:「國際化」、「建新書院」的政策時寫的「中大人好哭」(蕎菁華 明報)、「說英語的中文大學」(辛翠時 星島)、「中大以英語授課」(喬菁華 明報)、「英語授課何所懼」(左丁山 蘋果)、「中大辦新書院」上/下集(辛翠時 星島)。同學有興趣可以上網搜尋。另外,還有一個小小的無聊統計及調查,這就是三年內有「劉遵義」一名的香生專欄文章數目:

簡直可以出書!當中內容除擁護校政或「碰上」劉校長而得知其對校政之意見外,多是稱頌劉校長個人學歷、才能及籌款能力。例如「校長原是神童」(2004-08-04, 香港經濟日報)就是其中極誇張之一例。

觀乎香校董關於中大(擦劉生鞋以外)的大部分專欄文章,他從來只會以校方的立場,一面強調官方論點,一面質疑反對聲音不能代表全部學生意見,卻從不詢問或理會學生意見。姑勿論香生的論據何其牽強單薄,但他隱藏其校董身份一人分演四角,製造了一個「很多人撐校方」的輿論假像來欺騙讀者,並以專欄作家的身份填補了校方與校董不能觸及的虛位(如「中大人好哭」的言論),置身事外地暢所欲言,冷嘲熱諷後拍拍屁股就走人,令人嚴重質疑其公關專業操守。另外,校方面對反對聲音時,無意公開地正面回應,只懂派出這類護法人物,大耍公關手段,也是極不負責任之舉。

愛校全方位大包圍
其實除了專欄版面,香護法愛校之情更可從馬經版表現。話說香生有匹已退役賽馬馬匹「天高明」。咦,「天高明」?咁熟?哦,因為「天高明」乃取自錢穆先生手筆的新亞校歌「山巖巖,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一段。筆者八卦問問資深馬迷「天高明」的戰績如何,馬迷說牠是低班好馬,有狀態時都算準繩,雖未必入三甲,但常有獎金。馬迷謂曰:「低就係低班,不過勝在夠聽話,陰d陰d都贏唔少。」
當然,我們不能抹殺所有獲銜者的在社會上的各種成就,但榮譽所包含的利益交換卻赤裸地暴露於眼前。其實除了中大以外,香港不少大學及專上學院如港大、嶺大、公開大學、演藝學院等都有頒授榮譽院士,校方與獲銜者互惠互利各取所需皆大歡喜,但當此項「殊榮」逐漸成為人所共知的捐款或「保皇」禮物的話,未免流於虛偽造作甚至無聊了吧?

香樹輝候任榮譽院士卓越貢獻成績表 2004-2007
馬名               馬場            馬屁頻率
喬菁華         《明報》             34
畢流香         《經濟》             19
辛翠時         《星島》             15
左丁山         《蘋果》              5
                     小計                7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