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湄公河水資源的政治角力

廣告

廣告

身處香港的市民,也許沒有感受到亞太地區旱災的禍害。有人說是全球暖化、氣候逆轉,也有人說是厄爾尼諾、拉尼娜現象,更有人認為是雲南瀾滄江上的大壩,究竟誰是元兇,眾說紛紜。

世界自然基金會日前發表報告,指出青藏高原上的冰川,因為全球暖化而融解,先會導致連年水災,後有萬劫不復的旱災,導致黃河、長江、瀾滄江和怒江等河流,水力發電出力大為減低。巧合的是,專家的預警來得合時,先是廣東發出警告,表示廣東和西江上游的主要水庫已接近最低水位,無法正常發電。

而同日,泰國總理他信向記者表示,由於嚴重乾旱,已導致農產失收。他的政府已準備跟鄰國緬甸、老撾和柬埔寨討論從這些國家調水到泰國的事宜,而農業部長更表示,會跟中國外交部研究從湄公河上游瀾滄江的兩個大壩調水。這是否一個政治口號,還有待時間引證,但不少泰國民眾仍相信,湄公河近年的乾旱是由於中國的大壩蓄水引致。

泰國全國76個府當中有63個受旱災影響,影響達900多萬人,破壞了80萬公頃的農地,導致了近2億美元的經濟損失,而東北地區的4個水庫更已停止發電。但諷刺的是,泰國以為有水可調的柬埔寨和老撾,同樣受旱災侵襲。柬埔寨24個省當中有14個受災,70萬人的生計受影響,而老撾近月來也少降雨,農民播種也受到影響。

正如世界自然基金會和其他國際環保組織所言,旱災是地區以至全球的問題,從鄰國或鄰省調水只可暫時緩解旱情,並非長遠之策。除了針對全球暖化的禍因-大量採用化石燃料,作出相應的能源改革,例如實施需求側管理和改用可再生能源之外,流域水資源可持續利用的談判應該儘早展開。

今年湄公河流域的大旱,正是推動各國爭取時間,拿出最大的善意,合力解決問題的時機。可是,從他信的言行,他拿出的似乎只是私心,為了討好選民,似乎忽視了環保問題的區域性,而把視線轉移到單純一國之利上。

其次,雲南當局在瀾滄江上修壩,被泰國一些政客轉而視線,把所有缺水責任推在中國身上,而缺乏了科學研究,和落實解決問題的決心。中國固然必須向下游國家交代修建水壩的詳情,並公開所有相關的水文信息,而下游國家也應該認真對待和研究,尋找長期的對話和合作,化解無謂的誤會和爭端。必要時,中國更應該向下游調水,作應急之用。其實跨區調水早有先例可援,近月廣東受強鹹潮影響,便向西江上游的貴州和廣西兩省要求調水,以緩解旱情。

此外,泰國政府和一些政客一直大力鼓吹修建水庫。但水庫不單只對水土保持毫無幫助,淹沒農地更會導致數以萬計農民遷徙和引致各種生態問題。其實,泰國政府應落實措施大力節水,包括改用滴灌等節水技術,及種植旱地植物、改種低耗水農作物。其他的水土保持措施包括保護森林地帶和濕地、天然湖泊等。[參考曼谷郵報]

另外,3月18日,泰國民族報報導了國家經濟及社會諮詢委員會的報告內容,指出境內流域的開發、建築工程是旱災的元兇。委員會呼籲政府採取措施,在全國大小流域進行統一生態保育規劃。我認為這些才是合乎生態環保的做法。

可是,中國和泰國,在經濟上既合作又競爭,中國佔了地理上的先機,先把境內的國際河流圈起來,但泰國也不甘示弱,他信趁這起旱災再一次搬出他的調水大計,說要從國際河流的湄公河和薩爾溫江調水。

如果各國都為了私利,向國際河流打主意,在河裡生活的動植物和依賴河水維生的數百萬流域的居民,他們的權益又往了哪裡去?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