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连岳: 大学要有良知

廣告

廣告

遠方的討論, 與香港這邊互相映照.

大学要有良知
连岳

一座城市的市民,他们的气质往往是由在地的媒体与大学修成的——这就难怪市民的气质普遍算不上好了。做为一个在厦门累计居住了十二年的人,我想在这篇文章里表达一下我对厦门大学新增的喜爱。我原来是不喜欢它的,尤其野趣盎然的芙蓉湖被改造成了无生趣的水池以后。
  
  大学的精神,我总认为,无非就是少一点势利眼,少一点功利心,少一点官僚气、少一点小心眼,少这些才能让大学变成″人学″,这样校园里面的才是人。可现实是许多大学却反其道而行之,大学多了一点变成了″犬学″。大学向娱乐圈看齐,姿态低得成为丑闻供应商。
  
 
 不过,大学总是要回归到独立人格,自由精神的,这个目标似乎远在一光年以外,不过向那个方向复归总是好事。先说旧事,在去年两会之前直到当下,厦门大学
一些顶级的专家,其中有赵玉芬、田中群、田昭武、唐崇悌、黄本立、徐洵六位院士,不停地努力叫停对厦门环境造成巨大潜在危害的巨型PX化工项目,从与厦门
市委书记何立峰直接对话,到上书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省长黄小晶,最后到形成全国政协的第一提案,共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
  
 
 在GDP战车所向披靡的躁狂症气氛中,这些院士们的做法是相当不懂事的,吃力不讨好。按常规,不仅当地政府嫌恶,可能大学也要准备几双小鞋,可是赵玉芬
院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的采访时说,“厦门大学的党委书记朱之文和校长朱崇实都认为,院士们的做法是科学家良知的表现”。
  
  厦门的PX项目区,据当地媒体报道,拆迁的规模与速度都创下了纪录。可是投资商仍然觉得官员配合不够,要加一把劲。大学里的院士们似乎白忙了一场,这座城市的市民除了收获被权力出卖的失落感以外,得到了什么呢?那当然是知道他们有一座有点骨气的大学。
  
  新一点的时事是,几天前,只有专科文凭的学者谢泳受聘为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高兴的人将之类比为当年“北大聘梁漱溟和燕大聘钱穆”,悲观的人视之为炒作,这未免都把话说得太快了。在现在的大学体制之中,谢泳与厦门大学接下来的磨合才值得观察。
  
  不过无论将来的合作成与败,今日这种不拘一格的方式都是对的,成则说明大学精神还有一条活路,不成则说明大学官场化大功告成;谢泳被同化,那就自证为分一杯羹是其最终目标。我们这些旁观者,什么都不会失去,所以应该乐见这种实验的开始。
  
 
 地方官的权力凌驾于民意之上,往往一人发热,整座城市就得跟着发狂,这种弊端是人人可以看见的。制衡力量的产生,当地媒体不能怎么指望,而当地的大学却
可以用科学理智的观察与判断,为民意提供另一选择。从这点看,大学越是坚持独立人格,自由精神,就越能成为一座城市的中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