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雙重標準?單一尺繩?

廣告

廣告

 我在《雙重標準比所謂情色為禍更深 》一文中,批評香港的影視處和淫審處官字兩個口,選擇性執法。

 其實,我應特別點名指出張民炳、葉興國,自己不盡自己的本份,多年來的錯判誤判,這筆賬還未算,今天他們卻要在《中大學生報》和《聖經》未送檢前,對傳媒大唱其雙重標準也充滿漏洞的言論。他們對評審是否公正的破壞力度,尤為強勁。

 而明光社、一部分愛好曲解的專欄作者,以及那堆思覺失調自以為問了米求得古人上身的專業自瀆人士,天天宣揚這種雙重標準,不甘後人地污染本地的傳播媒界,他們當然亦「居功至偉」。

 一念之間,忽然想到,這種最高唱雙重標準的人,有可能是最不雙重標準的。他們之所以如此雙重標準,皆因他們一直執着簡單的單一尺繩去量度世事。

 像明光社和張民炳等人,其單一尺繩就是「原教旨主義」式的《聖經》。對,都是那本《聖經》,但有人能吸收當中導人向善、傳愛四方的精髓;有人卻只會拘泥於、固守於這書的表面義,把這書的字面神聖化。於是,凡是挑戰這書的文字的,都不合理;凡是像《中大學生報》般言及非異性戀的,即是言及了不符合《聖經》字面意義的,都是邪惡。

 而那群天天褻辱文字、褻辱人類文明的專業自瀆人士,其單一尺繩是「兩個凡是」:凡是白粉報孽集團掌舵人喜歡的就歌頌對象,凡是白粉報孽集團掌舵人不喜歡的就是批鬥對象。於是,他們一邊(自以為可以)無視刊登其專欄的報章,每天都印製幾十萬疊真正的色情版,一邊(扮晒)正義地在思覺失調問米論壇上,大力口誅筆伐中大學生。

 寫到這兒,忽然又多想到一例,就是那堆對本部落格被炸極度熱衷的深綠人士。(對不起,小崎學長,我常有意無意地遺忘你那句教誨:「得罪一群神主牌,沒有好處」,我老是覺得只要他們的說法有問題,就應指出,不管其身份是神主牌、暴民、教授還是小嘍囉。)

 在香港,討論重建與文化保育時,甚少見有人抱強烈的雙重標準。例如一個討論者,以保育、再生為觀點的話,不論對喜帖街、觀塘、深水埗、鐘樓、皇后碼頭還是什麼地方,他都會一視同仁。

 但那群深綠人士就不然。像Tiat,可以一邊罵龍應台是「邪惡的文化摧毀者」、「惡霸的處理蔡瑞月舞蹈社、四四南村」,同時又一邊罵保存寶藏巖這「台北調景嶺」是文化洗腦、大言中正廟要拆。這還不是雙重標準?(連結一連結二

 「當然不是!」──對他們那堆互相「圍威偉」的深綠人士來說。這符合了他們簡單的單一標準,這標準不是「文化洗腦」,而是「政治洗腦」。

 雙重標準的原因,來自單一尺繩。世事就是如此弔詭吧?哈!

延伸閱讀:
香港非政府淫亂及不雅物審裁署:新手指南
方潤:complain, complain, complainaction plan

本文刊於:http://www.cuhkacs.org/~syaoran/blog/read.php?8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