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魏英傑:無錫水污染:謠言不會止於“行政暴力”

廣告

廣告

來源:一五一十部落

時值世界環境日期間,無錫太湖水污染危機舉世矚目。當這起公共事件逐漸淡出媒體視野的時候,當地發生一樁不大的治安案件,同樣值得引起關注。據新華網報道,無錫市居民丁某因以手機短信形式傳播“太湖水致癌物超標200倍”的“謠言”,涉嫌擾亂公共秩序,被當地警方行政拘留10天。

我認為,當地此舉並不明智,而且對中止“謠言”流布作用恐怕不大。太湖水體污染,嚴重影響市民日常生活,由此出現各種(包括不實)信息散播,實屬正常。這也可以說是公眾參與的一種表現形式。一旦危機解除,“謠言”自止。

就事論事,這首先是一個科學問題。換句話說,就是認定“太湖水致癌物超標200倍”是否屬於謠言。在這方面,我是外行,相信很多無錫市民也不怎麼懂。在網上查閱學術論文,卻不難發現,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國內就有相關研究證實,飲水污染與肝癌高發有關。藍藻(也就是這次無錫水危機事件的罪魁禍首)水華污染可產生藻毒素。“藍藻產生的毒素可分為肝毒素、神經毒素和其他毒素三類,其中肝毒素由於發現其具有強促癌作用尤為人們關注。”(《福建省部分水源微囊藻毒素污染調查》,《福建醫科大學學報》2006年10月第40卷第5期)

這不無清楚地表明,藍藻水華污染與癌症之間具有高度直接關聯性。當然,這不能直接證明“太湖水致癌物超標200倍”,更不能說,此次太湖水污染危機,必然導致飲水者致癌。但這已經足以證明,丁某所傳播的內容,至少不是捕風捉影。當地警方以“散佈謠言”行政拘留丁某,值得商榷。

即便從法律的角度來看,警方援引《治安管理處罰法》,對丁某進行行政拘留,也不無隨意性。在許多類似事件中,我們看到某些官員大放厥詞,有意隱瞞事實真相,事後卻沒有因“散佈謠言”而被行政拘留。為什麼,在同樣的事件中,我們卻經常看到有公民因為合情合理(卻未必屬實)的言論而獲罪?說得更直接一些,丁某肯定不是唯一散佈“謠言”的人,只懲罰他一個,能否起到澄清事實的作用,也要存疑。更何況,在這時候,行政權力隨意或過度介入,很容易引起公眾反感,不可能是化解危機的有效措施。因此,與其拘留一人,不如公開應對,消除公眾疑慮。

這件事情,在某種意義上,還應超越法律(管制)思維來看待。大家都記得,去年重慶彭水縣的秦中飛因“短信議政”招罪,但是,當地公檢機關最終承認,秦中飛誹謗案是一樁“錯案”。我認為,這是對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和通信自由必要的敬畏。在丁某一案中,我們希望在無錫警方身上,同樣看到這種對公民權利的尊重和維護。

太湖有恙,並非自今日始。數據表明,1998年太湖總蓄水量44億立方米,但那一年排入太湖的生產生活廢水卻高達45億立方米。太湖藍藻氾濫成災,更非“突如其來”,2001年以來可以說是年年“如約而至”。太湖治汙,也早已提上日程。截至2005年的太湖一期治理工程,投入多達100億元。——但是,太湖依然久治不愈。由此可見,太湖水污染,首先該問責的不是公民個人,而是沿湖地方政府的治理不力。

我認為,無錫發生水危機,當地政府首先應向公眾道歉,並拿出切實有效的解決方案,而不是訴諸“行政暴力”,拿公民“出氣”。否則,我們實在有必要質疑當地政府的執政能力!

2007年6月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