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胡金榮:社運方言的「霸權」

廣告

廣告

來源:信報財經新聞 2007-05-21
作者是Roundtable成員

  醫學有很多專業用語(jargon),是行外人所不明白的。隨著醫學教育開始強調醫患溝通,病人的整體知識水平有所提高,醫學資訊變得大眾化。醫生開始使用市民大眾能夠明白的語言,去向病人以及家屬解釋病情,醫學用語應該沒有像二十年前那麼陌生了。

  一些近年才冒起的社運團體,以及新晉青年學者,代替傳統的社關組織以及政黨,成為近期保育議題的發言人。這股新力量透過獨立媒體這網絡平台,透過世貿抗爭又或舊區重建等問題凝聚而成。他們所用的言辭,本身就構成一種文化,自成一類方言。

  既是jargon,行外人(非社運人)又是否真的聽得明?

自詡代表「全民」

  平安夜晚參加了「天星倒下了,人民站起來」的百人晚會,聽到台上發言者的慷慨陳詞,我就不禁滴下汗來。人民在哪裏呢?人民的腳印留在尖沙咀、銅鑼灣以及蘭桂坊的街頭,並非皇后碼頭的小小一角。他們聲稱行動是人民聲音的表達,但香港七百萬人的聲音,又是否如他們所言一樣?我認識很多不介意天星被清拆,甚至反對阻止清拆的社運人「所作所為」,難道他們也不算是人民的聲音嗎?

  又有幾多人會因為社運人用上「戰記」、「戰車」、「保衛戰」等詞彙,而對天星保育人士產生反感,令人覺得社運人只是撩事鬥非之徒,把「戰」背後更重要的「事」遮蔽了?

  當社運人士喜愛批評某些權力機構以及政府官員是「霸權」之時,社運團體本身是否只不過是另一種「霸權」的表現?當社運中人唱起社運歌曲手舞足蹈時,身邊的人又是否明白他們在唱什麼?

  以上提問,並非欲存心冒犯有關人士。每一個圈子都可以擁有自己的文化和方言,我無意討論這套社運方言的優劣。我所擔心的是,社運人所運用的jargon,究竟是否為外人所能明白甚至接受。

  天星皇后保育是近年少見能招聚社運圈外人關注的議題。但這些見於七十年代的社運用語,究竟是令不同「戰線」的人團結起來,抑或製造更大的疏離感?

口號欠大眾化

  台灣政界慣於利用大眾的語言和聲音,去包裝推銷政見。我未敢提出「社運語言與社會脫節」的假設,不過,一句溫情口號,一首悅耳的流行曲式,總比那些「自主」和「抗爭」的口號,來得更入民心吧?

  當不同界別的專業用語正在走向公眾普及化的年代,究竟社運方言又會如何發展?不少喜愛自說自話的社運組織,早已消失在歷史的巨輪中,今次的天星皇后保育戰,又會是如何呢?

相關連結:肥醫生@西九龍貧民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