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朱健剛:環境政治中的三方角力

廣告

廣告



來源:南方都市報 2007-06-17 個論 A23 公民社會之朱健剛專欄

15年來堅持舉報太湖污染,2005年被評為全國十大民間環保傑出人士的吳立紅最近以詐騙罪在當地被逮捕,據說他以環保為名敲詐污染企業。這樣的指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地方政府和違法排污企業看來,吳立紅是吃了豹子膽的罪犯。而與此相對應的是環保總局副局長的表態:“對於關心環保的人士,我們環保部門歷來把這些人作為我們的一家人、同盟者,不存在和這些人有敵我的問題。”而之前也有全國人大環資委主任拍著桌子說:“吳立紅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他搞環保是好事,他的安全出了問題,你們要負責!”吳立紅有沒有違法犯罪我們應該等待法庭的判決,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個新聞故事,我們可以看到在環境政治中,中央部門所體現的國家意志,普通公民的依法維權以及地方特殊利益集團三股力量之間確實存在著明顯的角力和較量。

這個故事的大背景是太湖大面積的藍藻污染使得無錫市民居然喝不上乾淨的自來水,而污染至少部分原因是由於企業大面積的排污。當環境的問題越來越與人們的健康緊緊聯繫在一起的時候,公民基於自身的利益,已經越來越不滿足於對環境的破壞表現出單純的抱怨或求助於青天,他們自己行動起來,不斷地為保衛自己的家園而依法抗爭。無論是吳立紅做太湖衛士堅持舉報不良企業,還是上海市民給德國總理寫信反對滬杭磁懸浮鐵路的污染,抑或在世界環境日的前夕廈門居民集體反對PX化工項目,這些事件都說明普通公民已經形成了一種力量,並且倘若這種公民力量和中央政策的意志結合起來,就會讓破壞環境的利益集團感到忌憚,甚至收斂。

但相對於威脅甚至破壞環境的特殊利益集團,這些公民依法維權的力量仍然是弱小的。中國獨特的政治格局並不只是簡單地分為國家、市場和公民社會,而是常常面臨著體現國家意志的中央政策、依法維權的公民群體以及特殊利益集團三者之間複雜的博弈關係。

倘若地方特殊利益集團和某些腐敗的政府領導勾結起來,使得特定的政策為少數利益集團服務,那麼公民維權就基本處於完全被壓制的階段。他們會被看做是刁民、敵人和地下動亂分子。而如果特殊利益集團和維權的公民達成某種意義上的妥協或者交換,公民停止依法抗爭,那麼國家的法規也很難在地方得到切實的執行。例如有的社區業主委員會竟和物業管理公司勾結,挪用房屋維修基金。第三種情況是,如果依法維權者和中央政策能夠結合在一起,就會產生讓人震撼的力量。怒江大壩的緩建,圓明園工程的聽證以及廈門PX緩建事件都使我們看到這樣的結合是有可能的,雖然其間頗多曲折。

在現實的中國,這三種情況都同樣會發生,也都不具備制度性的含義,公民常常面對的是無規則和不確定的環境。這反映出國家在公民參與的制度上的缺失,缺乏制度保障的結果是普通公民面臨的往往是前兩種情況,而受害的不僅是維權公民,國家意志也同時受到挑戰。

另外,環境威脅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全球的問題,去年以來全球氣候變暖已經被明確很大一部分是人類無限制地開發而又難以形成有效的全球治理所導致。而要解決這一問題,全世界都普遍意識到需要全體公民切實的參與,有效的行動,纔可能改變國家和公民雙輸的局面。

因此,最近一系列的環境抗爭事件給我們的啟示是:環境保護需要國家建立有效的治理模式,而同時應該鼓勵和支持公民的切實參與,使之與中央的改革力量形成良性的互動,才能有效地和特殊利益集團的行為進行較量,才有可能形成推動可持續發展的合力,實現社會的和諧與公正。

在吳立紅事件中,我們看到一些政府官員對吳立紅環保工作的肯定,看到環保民間組織的聯名請求公正公開的審判,也看到媒體的曝光和有正義感的律師的出面,更看到普通人通過網絡對吳的支持,所有這些都構成所謂公民的力量。它的每一部分相對於特殊利益集團來說似乎都是弱小的,但一旦他們在彼此的行動中聯合起來,相互呼應,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到這種堅韌的民意可以產生某種足以影響決策者的力量。而如果他們和中央高層的決策結合起來,則可以產生示範性的案例,鼓勵更多的人願意參與到公共議題中來。希望吳立紅事件能成為這樣示範性的案例,希望公民的力量可以使得太湖的民間環保工作能夠繼續下去。畢竟這是一個民生政治的年代,沒有人能夠忽視行動覑的民意。(作者系知名學者)

照片來源:Jinning (圖中為太湖美麗的景色,圖片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