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聯合國的困境

廣告

廣告

三月二十一日,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向各成員國提交了聯合國成立六十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改革方案,內容包括擴大安全理事會、精簡及強化人權委員會、要求界定「恐怖主義」以及規範授權動武的原則、以及加強各部門的效率和監管。安理會在聯合國中權力最大,其改革自然最受注目,國內媒體的焦點則更集中,全力反對日本爭取成為新的常任理事國,超過一千萬人次在網上聯署,一股聲勢浩大的民間力量漸漸成形。

然而,當國內所有槍頭都對準日本,質疑其出任常任理事國的資格時,我們好像假設了安理會的組成是毫無疑問的。沒有人質疑為何安理會有這麼大權力,特別是中英美法俄五個常任理事國。聯合國不是推崇民主原則嗎?為何獨獨五國有不能質疑的「否決議案權」?讓我們到英國廣播公司網站的留言版,從另一個角度看聯合國改革。

印度raj:「諷刺的是,聯合國本應是對各國意見一視同仁的『全球議會』,居然還保持着否決權制度。」美國rey:「最重要是改革安理會,解散它或者廢除否決權。安理會令整個聯合國陷於癱瘓。」英國quin:「廢除否決權令美國不能再麻木地保護以色列,聯合國許多針對它的決定便可獲通過,這將促成更多對話、更多動作,中東和平便有希望。」巴基斯坦hashmi:「當在全世界推廣民主時,我們一定要看到否決權是多麼不民主。」

從這四個人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種有別於中國人反日的憤怒,筆者認為,他們的憤怒才真的反映了聯合國﹝以至許多國際金融組織﹞目前陷入的困局。什麼困局?就是全球化與主權國家合謀造成的權力不均。舉幾個例子大家便會明白。現在流行一個講法,在全球化環境下,國家主權不再是至高無上,主權國家要為符合一些諸如人權的普世價值,又或者為人類的共同利益﹝如環保﹞放棄部分主權。但美國身為全球超強卻是講一套做一套,攻打南斯拉夫和伊拉克時強調有人權冇主權,而當世界要求它為全人類的幸福和普世法治着想,簽署限制廢氣排放的《京都議定書》和加入國際刑事法庭時,布殊馬上又龜縮到主權國家這個金鐘罩裏,說不會犧牲國民利益。﹝歐洲國家相對地較願意放棄部分主權以促進世界發展,自願從傳統的民族主權國家進化到後民族主權國家。﹞

經濟範疇的權力失衡有過之而無不及。經濟全球化是美國等眾西方國家多年來竭力推動的,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可說是此計劃的三大巨頭。他們一邊逼窮國開放市場,讓自己的跨國大企業可以毫無障礙地做生意,賺到的錢又可自由地在全球流轉;另一邊則不肯放棄貿易保護主義,譬如不理窮國反對,繼續補貼國內農業,再將農產品傾銷全球,令窮國農民陷入絕境。他們的解釋是:我們是民主國家,要向選民交待。

主權國家實行民主,以本國人民的利益為上,就算犧牲外國人也在所不惜。這聽起來好像理所當然,但真的是這樣嗎?再以美國為例,美國人一人一票選出的總統,不單可以管美國的事,權力之爪伸至世界每個角落,他可以借全球化逼窮國開放市場,他可以以保護美國人或者保護阿爾巴尼亞人為理由發動戰爭,受美國外交和商務政策影響的非美國人可止千萬,許多更為此賠上性命。既然如此,為什麼伊拉克人沒有權選美國總統?世貿、世銀和國基會壟斷全球化經濟的論述,但他們有沒有義務向全世界人民負責?許多人都是早前美國政府提名副國務部長沃爾福威茨任世銀行長時才知道,原來按老規矩,美國可以決定世銀行長人選,歐洲則決定誰任國基會主席。

問題就在這裏:超級大國借全球化控制全球,但只需向自己國民負責;全球化金融機構影響世界,同樣只是向超級大國負責;跨國企業借全球化之利橫行全球,更只需向股東負責。全球化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沒有全球化的途徑去制衡享盡全球化好處的國際組織、國家、跨國企業和個人,諸多權力在過渡到全球化領域後再沒有民主制度加以監管。聯合國的困境也就是,它要解決愛滋病、貧窮、人權、環保、世界安全等全球問題,但卻沒有一套全球化的民主機制來配合,反而被絕不公平的主權國家機制壟斷,淪為給超級大國發出開戰通行證的橡皮圖章。

那具體怎去改革呢?英國左翼悍將George Monbiot在《The Age of Consent: A Manifesto for a new world order》一書中提出,聯合國以國家為單位的組織可以保留,但為實行民主,便得將安理會的決策權交回聯合國大會。目前在聯合國大會,成員國不管大小都只得一票,太平洋人口一萬的島國和人口十億的印度平起平坐,極之荒謬,Monbiot建議按每國的人口、尊重人權程度和民主化程度去計算出某個國家擁有的影響力。當然,要建立制衡全球化權力的全球化民主機制,不能單單要改革聯合國,Monbiot亦建議成立一個不分國界的全球議會,每一千萬人選一席,以此來監察所有國際機構。

Monbiot的全球化民主構想聽起來像夢話,單是有關聯合國那部分就已經難以實現──要五大國放棄常任理事國的特權,談何容易。但解決方案天馬行空不代表問題不存在,全球化帶來的權力真空確實存在﹝所謂不平則鳴,人民的憤怒不是假的,否則世貿年會不會有這麼多人示威﹞,若人民不試圖把握機遇提出從下而上的民間全球化,美國的全球化帝國便會填補這片空白。由是觀之,聯合國的問題不在於效率不足或貪污舞弊,但安南在既無權又無錢,除了遷就大國心意外,又可以怎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