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家賠償制度該動大手術了!

廣告

廣告

500名人大代表的13份聯名議案呼籲大幅提高國家賠償標準,設懲罰性賠償原則

核心提示

人民代表們強烈呼籲對國家賠償制度動大手術。從今年3月4日到3月10日,短短一周之內,就有13份這方面的聯名議案送達全國人大議案委員會。這13份凸顯了500名代表意志的議案,其語氣之迫切,措辭之嚴厲,有別於其他一些議案。不少代表甚至認為現行國家賠償法為“國家不賠法”,“口惠而實不至”,“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近年不少被征地農民、被拆遷市民、被國家機關侵權公民等反映補償款或賠償金太低的問題,到底是這些弱勢群體的利益訴求本不具備合理性、合法性、普遍性,還是一些相關現行法律、法規本身就存在某種立法缺陷和制度設計上的偏差?答案正在接近明朗:矛盾主要方面在後者,解決問題的焦點也在後者。國家已著手完善征地拆遷制度的法規政策。那麼,涉及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正當權益的國家賠償制度,是否到了應與時俱進十年大修的關節點?

13份議案欲修國家賠償制度

人民代表們強烈呼籲對國家賠償制度動大手術的聲音呼之欲出。從今年3月4日到3月10日,短短一周之內,就有13份這方面的聯名議案送達全國人大議案委員會。而聯名提交這13份議案的代表,分別來自北京、江蘇、浙江、安徽、福建、吉林、遼寧、河南、陝西、重慶、海南等10余個省、市代表團。參與修改國家賠償法聯名議案的全國人大代表共有500名之多,佔了本屆全國人大代表總人數的近1/5。這應當是一個真實的民意信號。

記者注意到,這13份凸顯了500名代表意志的議案,其語氣之迫切,措辭之嚴厲,有別於其他一些議案。不少代表甚至認為現行國家賠償法為“國家不賠法”,“口惠而實不至”,“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早在4年前的兩會上,著名行政法學者應松年代表就率先提出修改國家賠償制度議案,今年他和遼寧代表團31名代表再度聯名上書,聲音更為鏗鏘有力:“修改國家賠償法勢在必行。”

三大典型冤案直擊賠償軟肋

陝西咸陽麻旦旦“處女嫖娼案”;黑龍江哈爾濱史延生“舉家被抓案”;河南三門峽高鐵鋼“殺人餵狗案”……這三起驚世駭俗的冤獄,近幾年被社會公眾熱烈討論,併被稱為國家賠償三大典型冤案。作為人民意志的代言人,一些全國人大代表顯然號准了公眾輿論的脈動。今年兩會間,有多份議案把這三大冤案作為案據,“以案說法”。

2001年陝西咸陽發生荒唐的“處女嫖娼案”,被告涇陽縣公安局事後向慘遭蹂躪的少女麻旦旦支付賠償金74.66元。法院判決一出,輿論大嘩。黑龍江哈爾濱鐵路工人史延生因“搶劫”被判死緩兩年,其母等3人被判包庇罪,後被證明都是冤案。他們一家七口共被羈押5101天,僅獲賠償6000余元,一天的自由才折價一元多。

2004年11月份,半月談披露了河南三門峽市高鐵鋼“殺人餵狗冤案”,該案事實典型,發人深省。三門峽市湖濱公安分局局長譚魯生違法辦案,刑警隊對無罪公民高鐵鋼連續逼供16個晝夜,湖濱區檢察院在違法的批捕書上簽上:批准逮捕高鐵鋼證據不足,暫時批捕。譚魯生還編造了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心理測試專家武伯欣教授認定高鐵鋼有殺人嫌疑的結論。由此,高鐵鋼作為“殺人餵狗”嫌疑犯被無辜關押677天。事後,三門峽市湖濱公安分局和湖濱區檢察院分別按超期羈押日均55.93元賠償標準給高鐵鋼國家賠償,再無下文。時至今日,三門峽警方沒有給高鐵鋼恢復名譽,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他被以違法取保候審名義治安拘留15日,法院一直未開庭審理;他損失的大部分財產尚未追回;有關人員尚未依法問責。盡管河南省人民檢察院專門發出2005年一號文件,承認在該案辦理過程中,當地有關檢察人員批捕把關不嚴,公安人員確有違法亂紀行為,但一起人為製造的“殺人餵狗案”至今不了了之。

應當說,國家賠償法自1995年1月1日實施以來,對於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不受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違法行為的侵犯,發揮了不小的作用。但毋庸諱言,以上典型案例的接連出現,都從深層次暴露出現行國家賠償制度本身的立法缺陷。

賠償標準過低受害人意見最大

關於國家賠償標準和計算方式,現行國家賠償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賠償金按照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來自溫州師範學院的全國人大代表陸征一認為,按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賠償金不符合實際經濟狀況。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馬懷德認為,國家侵權比普通民事侵權後果更嚴重,人身自由受到不法侵害的標準,“至少應當是日平均工資的5倍”。而在高鐵鋼等受害人看來,少得可憐的低額賠償是對其人格、人權的再次“羞辱”,因而他們曾長期拒領國家賠償。

江蘇代表團姜德明等39名人大代表指出,現行法律對國家賠償採取的是“撫慰性賠償原則”,不僅賠償範圍只限於直接損失,而且賠償標準也低於民事賠償標準,難以贏得人們對這部法律的信任。姜德明代表告訴記者:“世界多數國家採取懲罰性賠償原則或補償性賠償原則,賠償請求權人獲得的賠償金額要等同於甚至高於民事賠償標準。”

許多代表倡議,我國亟待調整國家賠償原則,設立懲罰性賠償,大幅度提高賠償標準。韓德雲等31名代表還建議,“將可預期利益納入國家賠償範圍”。

“國家侵權造成的精神損害遠大於身體和財產上的損害。”馬懷德教授指出,“現行國家賠償法對精神損害沒規定金錢賠償方式,只規定了賠禮道歉、恢複名譽、消除影響,且這三種形式沒有任何保證條款,難以操作。

應把精神損害納入賠償範圍。王維忠、韓德雲、姜德明、羅益鋒等200多名代表則是精神損害賠償應適用國家侵權賠償的倡議者、讚成者。“目前我國確立精神損害國家賠償制度的時機和條件已經基本成熟”,姜德明等代表斷言。

(據《半月談》, 2005年3月30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