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凡人: 為基層民眾寫歌?

廣告

廣告

應該是在大學的時代就認識凡人和他的妻子大眼, 應該是在民眾戲劇工作坊, 莫超如和大眼搞的. 後來搞國是學會, 沒有再參與他們的工作, 但幾天學到的東西卻是終身受用的. 應該是先認識大眼再認識凡人... 當時他應該在沙田當社工的, 本來也想過加入噪音, 好好學學吉他, 又忘記什麼原因沒有加入...

雖然常常投訴噪音的音樂小眾, 但真的很佩服他們那麼多年的文化實踐, 我想這些一點一滴的努力, 對很多人來說也是終身受用的.

節錄自mininoise, 為基層民眾寫歌?

最近常常問自己:「為甚麼玩音樂?」;「為甚麼以基層民眾的生活為歌?」;又常常把藹雲給我的挑戰記掛在心中:「為甚麼搞社運歌搞得那麼小圈子?你的歌,來來去去就只有在幾個民間團體裡,那少少的幾百人愛聽、會唱,為甚麼不主動一點,積極發行,面向更廣大的聽眾?」其實,藹雲已不是第一個向我提出這些問題的了!

想起1993年,第一次寫了一首關於臨屋居民的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