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陳景輝:無限期絕食的第一天

廣告

廣告

〔絕食日記/2007.7.28〕

絕食(註一)第一晚皇后十分熱鬧,至零晨三點仍有二十多人,不是所有的人我都認識,但可以肯定她們全是支持這次行動的。來皇后,就是用身體來表達對拆遷的不滿!

很多人打趣的問(包括我們自己):「肚餓嘛?!」「好像有少少」自己不知何故帶點尷尬地答道。想下想,其實肚餓也是求仁得仁啊,不進食所達致的飢餓狀態,不就是用來說明保育價值、堅決的社會性符號,並希望更多人加入我們和政府放下屠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晨讀了哈維爾那段發生在捷克有關無權勢者的經典故事:一個賣菜阿叔按統治者的指示,將一條橫額張貼在自已的櫥窗外,上面寫著”全世界無產階級團結起來”;而事實上,這位大叔其實並不相信的橫額上所寫的一切,也沒有想過可以如何團結。貼出來只為了能過安穩生活,平平靜靜、與世無爭地過日子,不與政府對抗。

接著,哈維爾的筆尖從橫額上所寫的內容,迅即轉向掛橫額的動作本身;需要解釋的符號不再是橫額上的白紙黑字,而是賣菜大叔的行為所暗示:他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是謊瞞騙隱地過生活,抑是光明磊落地說出真話、介入社會。

那麼,我們希望成為怎樣的市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官方和媒體都將焦點放在「既然清拆誓在必行,那我們在幹嘛?!」

順著上述思路,人都無可奈何,就像上次天星清拆前十五萬人送別那種無奈的場景。於是不遷不拆就成為了異類。

然而,難道市民只能目送?我城到底有多少珍貴的部份在這種目送下無聲消逝?天星開始,與其注視推土機的「誓」在必行,倒不如深耕、培養屬於我們市民的「誓」:誓保皇后,不作看客!

註1,只喝清水,無限期直至政府放下屠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