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呂永佳

香港詩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著有《而我們行走》、《午後公園》、《無風帶》。 網誌

社運

張開眼睛:皇后碼頭、不告別

張開眼睛:皇后碼頭、不告別
廣告

廣告

在這個城市成長、生活超過二十年,今天,這時候,我不禁問自己一個問題:我要的,是一個怎樣的城市?

中環是香港的心臟,不單因為它是香港的經濟、政治中心;更在於它是一處很能展現香港活力的地方。但它的活力,並不在於玻璃幕牆所營造的現代化幻覺,而在於在這處高度發展的地方,竟然有皇后碼頭、愛丁堡廣場及大會堂等屬於市民的公共空間。在急速的都市節奏之下,我們可以細細察看,那些匆匆走在高樓商廈之間的人們,他們可有掛著笑臉呢?但是這時我們卻可以向海港的方向走,向那個屬於我們海港的方向走,只要你將開眼睛,我們便可以察看,在這片得來不易的公共空間裡,有的是悠閒、恬靜的生活,有人下棋、有人聊天;假日的時候,這裡有人跳舞、有小型的文娛活動。這裡演繹中環舒徐的節奏感,這裡是一個開放的空間,隨時讓路過的人們、遊客,一同參與。那裡所盛載的,不單是快樂、甚至是人情、甚至是理想。只要你走過那片公共生活空間,那些高樓商廈,成了佈景;海港,卻供我們擁抱。

如果皇后拆掉了,換來的是甚麼呢?是馬路、商場、海濱長廊及高度設防的軍事碼頭。我們要馬路,為的是多走少十多分鐘的路?我們要商場,我們的商場還不夠多嗎?我們的消費主義旗幟還不夠光彩奪目,搶人視線?我們要海濱長廊,我們可以坐下、可以集會、可以駐足聊天、可以靜看海港嗎?看看對岸的尖沙咀,那條星光大道,是一條怎樣的大道呢?解放軍碼頭,有的是鐵欄、閉路電視,市民需要的是一個受高度監察、儼如監獄的空間嗎?

如果我們愈來愈變得經濟掛帥,所有的地方都變得市場化了。市場化的決定性意識形態在於汰弱留強,在於以數量代替質量,更重要的是其「等價交換」、「猜度」的摒棄「人情」的思維方式。我們所痛心的,是我們漸漸被馴化為比別人生活得好些的奴隸,我們再不懂得,張開眼睛,看清我們的城市;再不懂用手,建立我們想要的家園。

其實香港是一處極度美麗的城市,在大街小巷,我們常常可以看到令人微笑的畫面。在密集的街市裡,賣菜的時候,是聊天的時刻;一些老店鋪,是上代人與今代人聯繫的中介物。電車叮叮地走進城市的內街,這是我們城市的聲音。如果我們的城市,如果中環價值,就是香港價值,如果香港價值,是以房地產、建設換取收益,我們跌進了慾望的迷宮,從而便會失去了感受生活的能力。

政府的無理清拆,一大群保衛人士的勇敢地站出來,爭取保留屬於市民的公共空間,如果我們時刻把持這份爭取自由的心,香港是可以永遠美麗的,而你我,應一起參與這場別具意義的本土行動。

作者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