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浙江東陽市農民反污染釀衝突

廣告

廣告

(今天(4月12日)的蘋果日報和東方日報都有大篇幅報導此事件,以下是當地人提供的一些背景資料。)

一個虛假撤銷的化工園區

老農

東陽市位於浙江省的中部,北有歌山鎮,南有畫水鎮,所以有歌山畫水之稱。和浙江省其他地方相似,這裡人多地少,人均耕地不過四分左右,有的地方人均不足三分。前些年,在全國大興工業園區的時候,東陽市也出現了許許多多的開發區和工業園,這些開發區和工業園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佔用耕地、未經相關部門審批的,因此也造成了地方政府和村民、企業和村民的各種利益衝突和矛盾。

2004年4月16日,浙江省人民政府根據國務院清理整頓各類開發區(園區)的部署和要求,以公示的形式撤銷了全省624個開發園區,其中東陽市就有10多個工業園區被撤銷。按常理,工業園區撤銷,企業退出,土地歸還農民恢復耕種,是順理成章的事。但事實上,有很多工業園區,不但沒撤銷,甚至還在擴大之中,東陽市畫水鎮竹溪化工園區就是典型的一例。

畫溪村是畫水鎮中一個近萬人口的自然村,村西面和北面有群山環抱,東面和南面視野開闊,畫溪水自南往北流過村子的西邊。這裡的村民曾經享受過優越的自然環境,但前幾年在村西頭建成的佔地500多畝的竹溪化工園區,一下子改變了村民的生活。從2001年開始至今,整個化工園區共有10多家企業進駐,絕大部分是有污染的化工企業,東農化工有限公司是其中的一家,也是危害最烈的一家農藥製造企業。

畫溪村的村民們現在是在提心吊膽、憤懣和無奈中度過每一天的。莊稼枯萎了,溪水變臭了,村民因為農藥廠毒氣泄漏而淚流滿面,孕婦因吸入毒氣致胎兒畸形。他們奔走呼號,他們四處上訪,但目前還沒有一個政府部門真正幫他們解決問題,連上訪材料也最後回到當地政府的手裡,甚至上訪村民的電話和手機都被監控而不能打出。化工企業的高額利潤和地方政府部門的一致利益使村民的力量變得非常弱小。他們的生存權被漠視,他們的話語權被剝奪。村民們最擔心的是,一旦化工廠有重大事故發生,數以萬計的村民將性命不保,而首當其衝的是離化工園區僅百米遠的一所中學和一所小學幾千名學生。2004年10月16日《中國化工報》署名翁國娟的採訪報道“畫溪:誰使你變得如此滿目瘡痍”一文披露了竹溪化工園區的環境污染問題,但新聞報道並沒有引起地方政府的足夠重視或者根本就視而不見。

這些年來畫溪村民的種種遭遇證實了農民權利無處伸張的困境。有中央的政策支持,有省政府令的支持,我不明白,為什麼明顯的土地違法案件不能及時糾正?為什麼明顯的環境污染問題不能解決?在今年人大會議上,國土資源部副部長李元說,2004年全國開發區的數量壓縮了70%,用地規模壓縮了65%。同時清理拖欠農民征地款175億元,追繳地方欠繳新增的有償用地建設費123億元。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欲瞭解更多詳情,可以與當地村民王忠法聯繫,電話:13575914392)

相關報導:
新加坡聯合早報: 浙江老婦被警車碾死 引發村民暴動
英國BBC中文網: 浙江村民騷亂百名警察和官員受傷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 浙江東陽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
多維新聞網: 浙江農民暴動傳數十死逾千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