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呂永佳

香港詩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著有《而我們行走》、《午後公園》、《無風帶》。 網誌

灰爆之城

廣告

廣告

我在維港的海旁走著走著,愈來愈發覺,這個城市千瘡百孔的一面。街道上飄著的都是冷漠的灰塵,迎面走過來的,都是營營役役、一臉灰沉的陌生者。

走到皇后碼頭,我們可以一方面用手指著無情的政府,更重要的,是需要用雙倍的力度,指著自己,為甚麼會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把價格等同於價值;為甚麼看著這個深具歷史及社會意義的空間的時候,會覺得馬路和商場會比碼頭來得重要。

皇后碼頭的去留是重要的,然而更令我感歎的,是部分港人思維方式的守舊,實在難以拔除。這或計歸咎於我們的殖民身世,只重經濟、不重政治社會的填鴨教育。但令我更心寒的,是快餐、速食文化的植根,很多人欠缺獨立思考的能力,聽到傳媒一兩句口號式的宣傳口號、看到報紙一兩句大字標題,便覺得自己對事情有了深入的了解。從來不倚靠自己的眼睛,細細觀察,也從來不紮紮實實的看社論、看不同立場人士所寫的文章,盲目附和;遇到真的有事發生的時候,便退到自己小小的房子裡,冷眼旁觀。

香港的活力正在失去。即使在港英時代,也有著名的中文運動。我們逐漸看不起自己的歷史、文化、語言。在國際化/全球化的潮流裡,何時港人只懂猜度外國人的心、何時港人只懂迎合北京的意思,而不再思考、發掘自己的價值、自己的品格。香港是一處高度自由的地方,所謂高度自由,包括的是對不同文化、思想、種族的尊重。眼看碼頭變成大家口中的無用的舊建築、眼看粗俗語言、同性戀、性表述竟不容於這個自由城市,如何不叫人著急、擔憂、甚至絕望……。

當所有的價值變成價格、當所有的空間變成市場,我們所喪失的,不單只是我們眼前所見的事物。回憶,我們可以不住締造。喪失了些甚麼呢?是人情和和諧、是真誠與關懷、是對城市歷史、文化、聲音的尊重——所有都正在變得空蕪。皇后碼頭要告訴我們的,是我們必須反思、必須自省,為了這個城市,為了這個我們土生土長的城市。

http://ericlwk.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