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誰是紮鐵工?──從紮鐵工序談起

廣告
誰是紮鐵工?──從紮鐵工序談起

廣告

根據業界的定義,紮鐵是依照建築圖則,將鋼筋(所謂「鐵枝」)切割或彎曲,依照規定之間距與位置用鐵線綁扎固定,使鋼筋能正確地埋於混凝土內的一個工序。無論建造的是摩天大廈還是駕空天橋,最先必由「紮鐵工人」把鋼筋切斷、屈曲及綁紮成不同形狀和結構的花籠鋼框,成為建築物的骨幹,然後交給「釘板工人」釘製板模,再由「石屎工人」傾注入混凝土,此幾個基礎工序不斷重覆,由底逐層直至建築物的頂部。﹝此三類技工統稱「三行工人」,後來泛指所有地盤工人。﹞紮鐵不單是一個高度勞累的工種;以建造業/地產業佔香港經濟和就業的比重看來,說它是本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職業,也不為過。

由於鋼筋動輒每條逾百公斤,正如有紮鐵工人對報章記者表示,夏日炎炎高溫,鋼筋又重又尖又燙,工人極易中暑和受傷。﹝但若天氣惡劣而停工,近年因流行採用預製組件導致工作量銳減的紮鐵工人,又要進一步開工不足、手停口停。﹞事實上,紮鐵是建造業中一個最常出現工傷意外的工序。紮鐵工人往往面對以下的危害﹝以下盡量依照紮鐵先後程序說明﹞:

(一)操作/維修 剪鐵/屈鐵機(所謂 「開鐵」)時發生意外:
- 鋼筋回彈傷人;
- 剪鐵/屈鐵機漏電或觸電;
- 觸及剪鐵/屈鐵機的刀片和轉動部份;
- 被飛出的鐵料擊中眼部;
- 被其他人正在拉直的鋼筋打中。

(二)搬運鐵料時,扭傷腰背;

(三)材料運送和貯存時導致的意外:
- 運送紮鐵設備及物料的吊桿和吊索﹝例如威也、鐵鏈、鉤環等﹞斷裂,擊中工人;
- 遭由高處墮下的鐵料﹝鐵線、短鐵、鋼筋、骨架等﹞擊中;
- 多人運送鋼筋時,鋼筋打中工人;
- 遭天秤吊運中的物料打中;
- 工人於儲存材料的地方被鐵枝絆倒受傷;
- 樓面版模上擺放過量材料,工人於樓面下塌時受傷。

(四)於施工層﹝所謂「樓面」﹞扎鐵時的意外:
- 在高空工作時墜下;
- 紮花籃鐵時,花籃下榻;
- 在紮鐵時,被鐵枝尖銳部份傷及手部。

(五)使用手工具時發生意外;

(六)使用風煤及焊機切割或接駁鐵枝時發生意外;

(七)工作場所照明、通風不足,或者濕滑,導致意外;例如工人不小心踏進出入通道的空隙。

資料來源:職業安全健康局出版,《綠十字》雙月刊,2001年5月,第11 卷,第3 期。

以上可見,扎鐵工序的眾多環節,均涉及許多潛在危險,易導致傷害;因此防護裝備、安全訓練、安全管理等,必不可少──在多層外判、散工制泛濫的香港建造業內,這又是最不受保證的。根據勞工處的資料顯示,在 2000年至 2004間,單單「拗鋼筋」這項工作,共造成 948 宗工業傷亡意外﹝只計算有向勞工處呈報者﹞,當中4人死亡。若如職工盟所指出,有判頭為免被大判罰款,阻止已飽受中間剝削的工人呈報工傷,真正的受傷數字可能遠高於此。

紮鐵不單要求大量的體力,還需要專門工藝技術和實際工地經驗,工人在危險性極高的環境下工作,日曬雨淋,奠定港式國際都會的基石,是真正的無名英雄。現時在港的紮鐵工人中,大部份是中年工友、亦包括更受欺壓的南亞裔人士,都是在高度富裕繁榮的城市背後,胼手胝足為香港這個「神話」,付出血汗辛勞、青春健康、甚至寶貴生命,卻得不到應有尊重和回報的低下階層人士。

相片:2007年8月26日遊行,筆者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