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各界支援紮鐵工潮陣線每日工潮快訊:第18天﹝8月25日﹞

廣告

廣告

撰文:陳敬慈

今天(8月25)罷工進入第18天。約600名紮鐵工人繼續在天光道集會。工會派出一隊糾察隊前往地盤呼籲工人罷工。在集會現場,不少工友繼續誦念自己編作的詩歌,包括幾乎天天有新作的工友四眼明 (他們的部份詩作和改編歌詞輯錄於﹕http://strikers.wordpress.com/)。集會提早在下午1時結束。

昨天晚上﹐有三名罷工工人以涉嫌恐嚇為由被警方拘捕,事件與前天早上一名開工工人與罷工工人口角後聲稱受傷的事有關。報紙報導,該名工人要求送院,身體無礙。被捕三名工人中,兩名是罷工的核心代表和成員,他們兩人事發時並不在場。三名工人在警署簡單錄了口供後准以500元保釋。事件顯示,警方有意挑起事端,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任意拘捕工人積極份子,企圖打擊工人的士氣和製造事端。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表示已有律師在協助被捕工友。

超過40多個團體加入了聯合陣線。今天上午11時在教協舉行的成立記者招待會上有超過30個團體出席。宗教界﹑學生團體﹑居民團體﹑婦女界﹑民陣﹑本土行動﹑學術界﹑文化界﹑同志團體﹑社福界﹑全球化監察﹑勞工界﹑基層團體等代表在記者會作了發言。代表呼籲市民出席八月二十六日星期日2時開始的大遊行,支持紮鐵工人爭取合理工資﹑合理工時。聯陣的7000份特刊今天出版。學界和文化界今天在明報刊登了全版廣告,要求紮鐵商會承擔企業社會責任,呼籲市民參與星期日的遊行,以及捐款支持罷工基金。星期一至三,各界別將分別往地產商會抗議,分別是星期一學生團體﹑星期二宗教界﹑星期三婦女界。發言人胡美蓮表示,假如星期三商會尚未回應工人的要求,聯陣將會計劃新一輪的抗議活動。聯陣代表也轉達菲律賓總工會KMU和在香港的外傭工會AMCU對香港紮鐵工人的支持。記者招待會結束後,部份代表前往天光道,聲援罷工工人。

據了解,全港紮鐵工人約有5000人,其中3000人為直接為工程公司服務的「長散工」。他們每月開工大約17天,每天工資500至670不等。參與罷工的工人中,約8成是這類工人。全行另外有2000工人是「散工」。散工的開工率比長散工更少,一般是地盤的長散工不足以應付工作時,才透過「蛇頭」請散工。他們的工資較高,現時是800元。所有的散工都會至少跟一位「蛇頭」。「蛇頭」每人每工收工程公司約20元。參與罷工的「蛇頭」有7至8位,散工佔罷工人數的2成。這場罷工最初是由蛇頭發起,最近現時傳媒廣泛報導的850到950之間的爭議,也是他們代表旗下的散工與商會之間的「行價」。「長散工」嚴格來說工資結構與「散工」不同,其薪酬因公司而異。有部份長散工也同時是散工,但兩者仍然可以區分。但很明顯,長散工的動員率﹑參與率較直接相關的散工更高。長散工主要來自行內最大的三間公司,其中又以天和工程公司最多,該公司是最大也是最剝削的公司,其老闆就是紮鐵商會會長。工友們對該曾姓會長恨之入骨。

工聯會方面今天繼續透過傳媒放話,表示一直跟商會接觸和爭取談判。勞工處發言人稱他們一直在促成勞資雙方的談判,這位發言人所指的勞方也是指工聯會﹐而非組織罷工的職工盟和罷工工人代表。

有長散工擔心,現時的發展可能無法令長散工的工資得到調整。原因之一是工聯會屬下紮鐵職工會的分化手法。大部份的罷工工友都非紮鐵工會會員,但該工會和「蛇頭」有一個聯席會議,其聯絡和組織對象也主要是「蛇頭」。現時,工聯會越過職工盟和罷工工友與商會談判,就完全沒有長散工代表參與。職工盟方面,介入工潮後,協助推選了5位罷工代表,其中兩位是長散工,三位是「蛇頭」。這相對平衡的組合可顧及不同僱佣模式工友的意見和要求;假如有正式談判的話,也可反映長散工和散工之間的不同要求。但是,工聯會過去和現在都沒有接觸和顧及作為罷工主體的長散工。

職工盟幹事特別關注積極參與罷工抗議的尼泊爾工人的權益,他們是最受剝削的工人,由於文化和語言的障礙,他們只能做長散工,不能透過「蛇頭」做散工。假如散工的工資提高了﹐而長散工的工資沒有提高﹐本地長散工或可以轉做散工提高市場議價能力﹐但尼泊爾工人並不可能轉為散工。

星期天下午的大遊行2時開始。基督徒團體的祈禱會1時30分開始。聯陣12時開始派發刊物。工會呼籲義工1時到達。

圖片:紮鐵工人八月廿六日遊行期間攝,攝影者plato,更多照片請到這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