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水電大壩擾亂全球過半數江河生態系統

廣告

廣告

綜合英國Nature.com網站SciDev.net網站ENS新聞網報導,2005年4月14日

一項最新研究指出,人類修壩已擾亂了全球過半數江河生態系統。報告作者表示,這是有史以來第一項全球性評估,突出了大壩的問題,及對水流與水土流失的影響。

由瑞典于默奧(Umea)大學景觀生態學者Christer Nilsson所帶領的調查隊伍,對世界各地數以百計地區政府和研究人員進行了訪問,收集了江河水流的數據和大壩的數量等資料。

參與是項調研的,還有于默奧大學的Cathy Reidy和Mats Dynesius,和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TNC)的Carmen Revenga。他們早期只是對歐洲大陸進行調研,後來跑到非洲、亞洲、拉丁美洲和大洋洲收集數據。

人類在全球大江大河修建大壩和進行大規模調水,滿足人類對水、能源和運輸的需求。可是大肆開發對自然環境帶來了巨大影響。大壩的不少生態影響早已相當為人熟識,例如干擾一些迴遊魚的活動,使牠們絕種。而水庫蓄水,使下游的濕地枯萎,平原土壤的肥力降低。儘管如此,世上以前還沒有一個綜合研究,縱觀大壩建設帶來的所有生態與地理環境影響。

Nilsson對大壩影響的興趣始於1980年代末期。當時的瑞典跟現在的中國一樣,計劃在餘下的自由流動江河上修建水電大壩,而社會各界也在這個議題展開了激烈爭辯。當時的大壩支持者告訴他,不用擔心環境影響,因為世界上大部分河流“還沒有修建大壩”。

“我並沒有相信他,所以我開始搜查資料,可是卻沒有足夠的數據。”他憶述當時的情況說。“這便成就了今日我這項全球第一項同類調研,展示了迄今最全面的資料。”

他的調研隊伍在全球292個全年平均徑流量每秒最少350立方米的大江大河系統,發現其中172個正備受大壩影響,其餘不少也因為大型灌溉工程而備受嚴重干擾。在歐洲,超過60%的江河已經到了“受嚴重影響”的程度,即是說大壩建設改變了徑流量最少2%。反觀大洋洲,即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南太平洋島國,受嚴重影響的江河只有17%。總括而言,這是與人口密度和經濟發展的程度有關。

今日,全球有45,000座超過15米高的大壩,合共蓄水6,500立方千米,相等於全球每年淡水徑流量的15%。超過300座水壩是超過150米高,或蓄水超過25立方千米的巨壩。近年完成的長江三峽工程便是全球最大的水壩,壩高181米,蓄水超過39立方千米。有關報告已在本星期出版的“科學”(Science)雜誌發表。

“科學”雜誌本星期同時發表了另一項研究報告,由美國科羅拉多大學Boulder分校的研究員James Syvitski進行,指出大壩阻止了大量泥沙流到海岸線。沒有這些泥沙的補充,河口一帶的海岸線正備受嚴重侵蝕,影響海岸生態和捕魚業。亞洲和非洲排出海的泥沙因此而大幅減少。

Nilsson說,他的研究突出了全球修建大壩的問題,而且現時大部分新修建的大壩都是集中在46個主要流域,當中40個在發展中國家,即亞洲和拉丁美洲,例如在長江流域規劃了49座大壩,拉丁美洲的拉普拉塔河流域規劃了29座,西亞的阿拉伯河流域規劃了26座,而恆河-布拉馬普特拉河流域(即西藏雅魯藏布江下游)則規劃了25座。Nilsson希望他的研究可以影響有關決策。

“當人們看到這個全球的情況,他們便會作出不同的決定。”Nilsson自信地指出。現時只有在冰原和北方松林內的河流仍是自由流動。他補充道,他的研究加強了對大壩工程的質疑:“我對大壩越來越關注,因為我發現世界上即使是不受阻隔江河,生態系統早已受到影響。”

在英國Walliford的生態與水力學研究中心研究員Mike Dunbar表示,這項研究具有很高價值,因為調查範圍非常廣泛。他說,調查報告的數據,正好給在自由流動江河上規劃大壩的人一個“警號”。

Nilsson這項調查曾經分別由世界自然基金會瑞典分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水資源評估計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和世界資源研究所(WRI)資助。最後,他們去年獲得瑞典研究委員會的資助,完成這項龐大的調查。他的下一項調查,就是研究全球大壩對淡水魚類的影響。

參考資料
Nilsson C., Reidy C. A., Dynesius M. & Revenga C. Science, 308. 405 - 408 (2005).
Syvitski J., Vorosmarty C., Kettner A. & Green P. Science, 308. 376 - 380 (2005).

(李育成編譯)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