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愚謙:一個破壞第三世界國家經濟殺手的自述

廣告

廣告

  二○○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德國《明鏡周刊》的國際聯網裏,登出了一篇舒爾茲(Schulz)記者寫的訪問記,介紹一個現住在佛羅里達海邊的六十歲的美國老人珀金斯(John Perkins)。他於去年十一月在美國出版了一本駭人聽聞的新書《一個經濟殺手的自白》。該書出版不久,就成為《紐約時報》的暢銷書,引起了轟動。德文版最近問世。筆者讀了此文章後,立刻把此書買到手,十九歐羅。跟着法文版、西、意文版也即將出來。筆者估計,日文和中文版也不會等太久就可見到。希望讀者不要放過,太精彩、太不可思議了。

  《經濟殺手》?這到底是怎麽樣的一本書,會這樣受歡迎呢?讀了它以後,筆者不禁渾身痙攣起來,天下真有這樣可怕的國度?幹出這樣卑鄙無恥的事來?當我再讀到四月十一日德國《塔茲》(Taz)日報發表的「和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教授Noam Chomsky的對話」,完全回答了這個問題。Chomsky教授說,當前美國政客,以致一些媒體,利用一切卑鄙無恥、虛構造假來達到它的目的,來說明美國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美國打伊拉克先是因為大殺傷力武器威脅美國,現在是為了推行民主;美國的經濟目前是多麽多麽的好。而實際上,蠻不是這麽一回事。

  美國國民的生活這二十年一直在下降。要拿到過去一樣的工資,就要加倍地工作。他說,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當前世界的政治和經濟是多麽的無恥和骯髒,也只有世界上的人共同起來來抵制,否則這個權力體系不會崩潰。我對美國這個國家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為什麽自稱經濟殺手?

  作者珀金斯在他的書裏,毫無保留的承認,他就是為美國專門僱用的、破壞第三世界國家經濟的執行者──殺手。自一九七一年到一九八一年,他受僱於情報機構NSA,是個隱蔽的「Economic Hit Man」(經濟打擊者)。他對採訪他的記者舒爾茲說,他的工作就是:「用大量的錢把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拉到為美國經濟服務的大羅網裏,使她在經濟上受到控制,政治上為美國服務。」「再簡短淺顯地說,就是使該國國民經濟崩潰。」  當記者問他,你這本書的名字《經濟殺手》,是不是出版社為了增加銷量、嘩眾取寵而取的,珀金斯搖手說:「不!不!這一名稱是一九五一年當時的伊朗首相決定把石油國有化,中央情報局派情報員去伊朗、企圖把他陰謀趕下台,而隨便起出來的。這不是正式的職業名稱,可是,在我們的圈子裏是通用的。」

  「當真企圖破壞一個國家的國民經濟?」

  「是的,通過大量的貸款」珀金斯說。珀金斯的任務是到一個選定的第三世界國家去,代表美國向該國對某種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超透支的、該國財政上根本無力償還的貸款,例如:厄瓜多爾的水利工程,印尼的電氣化,中美洲的新機場等等。由美國控制的世界銀行和美國發展援助組織出面操縱安排。

  其實這一點也不困難,只要隨便提出一個設計方案,反正由世界銀行貸款,對方會很大方的答應,連高興還來不及呢!撥出的錢,美國大可放心,因為是不會流出美國大門的,一切由美國大企業來包辦,如Bechtel公司、Halliburton公司(也是目前在伊拉克重建上起主要作用的大公司)或者是Main國際諮詢公司,她是世界銀行最好的夥伴和顧客。錢只是從美國一個銀行流向另一個銀行而已。就這樣,通過這種所謂的對發展國家十幾億、幾十億美元的援助,把這些國家都綁在美國的車輪上,使他們政治上經濟上完全沒有自主權利。

  「當我們的工作完成後,這些貸款國家的困難也就到了。在他們無力支付貸款的時候,美國的銀行和企業就開始來要債了。還不起,官司告到聯合國,或者答應讓美國修建軍事基地,或者得到礦產、原油的開發權,或者打通運河,如巴拿馬運河要道等等。」還有其他的辦法來牽制第三世界國家,例如對該國家首腦進行賄賂,幫助他個人發財或讓他在選舉上得勝。

書的現實意義在哪

  諸位讀者,這種事在美國發生,其實並不稀奇,一九五三年拉美的危地馬拉總統把美國水果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在危地馬拉的果園一部分收歸國有並分配給當地小農,結果在中央情報局的支持下,該國發生政變,美國派機轟炸該國首都。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在訪問蘇聯和中國時,中情局支持龍諾在柬埔寨發生政變,二十年沒有安寧,死了多少人。不久前,黎巴嫩的前總理被刺死,親美的反對黨發動幾十萬人上街遊行,說是敍利亞指使的,Chomsky教授最近揭露,是中情局所為。

  美國的布殊總統,佯稱伊拉克藏有大殺傷力武器,明目張膽侵略伊拉克,使伊拉克人死傷慘重,連數字都不敢公布,這不比上述的事實更可怕得多。強權就是真理啊!我們真的不能太天真了!

  這本書出版後,之所以更讓人們感興趣的是,美國總統剛剛指定前副國防部長沃爾福威茲當世界銀行新行長。此人是美國新保守派的中堅人物,也被看作是一個擴張主義者。他在歐盟的自我推薦的報告中宣布,在他的領導下,世界銀行的宗旨就是要在世界推動民主。這句話看怎麽理解了。按照他的立場,也就是說,你這個國家不實行民主,我就要用錢支持反對勢力來搞政變,把你趕下台。換言之,你這個政權必須實行我西方式的民主,不然,……,我就對不起了。看樣子,這個世界再也不會有安寧之日了。

關愚謙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4-2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