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如何述說女性的情慾自主?談「女性萬象」的幾部作品

廣告

廣告

梁寶山

新婦女協進會「女‧性‧網」辦的「女性萬象」短片比賽找我與黎肖嫻和蔡穎儀做評判,3月16日在城邦書店頂樓辦頒獎活動。這次比賽收到的作品並不多,公開組和青少年組合共只收到九部作品。比賽的目的是「鼓勵女性透過數碼媒體創作,探索身體和情慾。」可能就是因為這句說話的關係,收來的九部作品大都與情慾(及其困惑)有關。都是非常勇敢的嘗試,勇氣可嘉(尤其青少年組「愛‧慾」的梁燕冰直接談不需要男人的自我滿足。)本來這種比賽的目的志在參與和討論,一決高低還是其次。但三個評判一個下午口沫橫飛,還是覺得要弄清楚題材大膽,但意識與手法保守的問題多多。

「情與慾的感覺」是張麗華及一班在小童群益會聚腳的朋友的集體創作。作品的上半部鏡頭指向電視機裡在跳動的AV鹹片,一只手掃過螢光幕;下半部則問開心過後又如何?婚姻?會唔會有BB?女主角的背影在林中漫步,背境是郁郁的鋼琴音樂。評判在席間胡扯說像港台的性本善,這當中當然帶着我們的價值取向。女性情慾歡愉的下場為甚麼總是鬱鬱寡歡?這個故事的結局到底是誰教落?席間對談,知道這個創作集體有男有女,都是成年人,知道有這個比賽之後,無所不談,而得出「女性在情慾之中還是比較關心關係」的結論。我們都認為這個集體最精彩的部份可能就在談話本身,而不在重伸主流價值的結局。而「愛‧慾」則是齣只有一個鏡頭約為一分鐘的影片,一個女子躺在床上,鏡頭從她的腿開始向上移,她在撫摸自己,鏡頭最後指向嘴巴微張的她作興奮狀。作者想要描述女性情慾可以自給自足,卻忘記了攝影機的在場同時引來了第二身(導演)甚至第三身(觀眾)的目光,而女主角的自給自足卻淪為被凝視的快感對象,想要顛覆女性被宰制的情慾位置,倒頭來卻只是拾男性導演的目光。這個製作有待發揮之處,在於女性導演如何透過影像以女性的方式講述「女性線條之美」(作品簡介語),甚至完全擺脫男性的女女情慾。

獎項終於落在兩部「自拍」作品莊文嘉的「流」與譚靄君的「身體小記」。也許有人會以為這是去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黃彩鳳軍冠作品「卵子體育」的後遺症,而其實不。「流」是一部錄像表演(video performance),十分鐘的片場只在拍攝作者的身體、不斷飲水之後的逐漸膨脹的腹部。錄像帶的捲動正是表演的實時本身,分毫不差的畫面只集中在作者的腰腹,上下露出一線黑色的內衣褲,背境白色的瓷磚,冷靜簡約的美學。作品沒有直接以情慾作為題材(subject matter)、鏡頭甚至不讓我們見到女體的性徵(乳房及陰部),卻處處「流露」着女性情慾的感性與自信。譚靄君的「身體小記」拍攝自己在家替自己理髮,把鏡頭當成鏡子般擺在面前,並透過字幕述說關於頭髮的故事─從髮型師到阿媽,一直對自己的頭髮擁有話事權。作品從生活瑣事體現身體政治,「身體小記」在技術上或有可以改進的地方,唯故事性較強,拍來感人真切。兩部作品均透過媒介來思考,又同時思考媒體的性別特性,使內容與形式相輔相成。

(此文原刊2005年4月26日成報文化版「十分一短評」)

有關比賽的進一步資料,可參:
女‧性‧網 www.nuxingwang.org.hk 或 
獨立媒體其他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23624&group_id=15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