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政治分贓和吏治敗壞

廣告

廣告

田夫之按:此文原登於2007年10月2 0日《蘋果日報》,曾經刪節。當時政府剛宣佈啟動擴大政治委任制;昨天已正式向立法會申請撥款並在保皇黨的護航下通過,香港又向「新加坡」化進了一步!故特將舊文重登在此,冀引起關注,請讀者包涵。

政治分贓和吏治敗壞
曾蔭權上台之後一直擾攘至今的擴大政治委任制終於正式啟動:政制和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前天聯合宣布,政府明年開始將每年斥資超過五千萬,為三司十二局(除律政司和公務員事務局外)?聘數達二十四名的政治委任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左派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立即表示歡迎,說準備向政府推薦人選;自由黨也有黨員興致勃勃;民主黨和公民黨強烈反對,表示擔心擴大政治委任會變成政治分贓。林瑞麟則預先堵塞反對者之口,說政治分贓的說法「不積極」,宣稱政府的目的只在吸納人才,建立「執政聯盟」,並為普選特首鋪路。

林瑞麟說政府目的在建立「執政聯盟」倒是坦白可愛;但「為普選特首鋪路」,在2012 年雙普選未能落實的情況下大概不過是引誘民主派接受的「胡蘿蔔」而已!根據現有體制,特首並非由全民普選產生,而立法機構也半數非由直選產出,如此體制之下擴大委任而建立「執政聯盟」確實難免「政治分贓」,說得好聽就是「政治酬庸」;因為加盟的政黨一定要和政府有相同的政治理念;泛民主派必定被排斥在外,除非有人願意接受「招安」。在這種體制之下的政治委任既不公平、也難保公正;卻為政治投機、小人倖進大開方便之門。自此之後,親政府政黨必定其門若市,泛民主派政黨就門可羅雀了。為顯示政治委任制的公平公正,林瑞麟還提出政府將成立一個由特首主持,成員包括特首辦主任、三司司長及相關局長的「聘任委員會」,以評估候選人的合適程度。但單憑一個「聘任委員會」並不能使整個計畫顯得公平公正。先不說泛民主派人士會否得到司局長提名,即使得到提名,在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候選人面見「聘任委員會」,直至被特首委任之前,政府和「執政聯盟」之間必定會有不少幕後和檯底的「協商」!本人不敢斷言這些協商必定涉及政治交易,但許多政治交易往往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或只可暗傳,不可明傳。不經傳統的公開公平公正文官制度考驗而憑「政治掛帥」「坐直昇機」成為首長級官員的制度,肯定對香港今後的政治發展帶來重大的負面影響。

歷史的殷鑑記憶猶新。九七年「回歸」後不久,「愛國愛港」的董特首認為一向行之有效的文官制度阻礙其管治,即推行「高官問責制」:政治上毫無政府行政和管治經驗的外行,包括眼科醫生、外科醫生、私人公司經理和銀行財務主管,只要政治上表現夠「紅」,即所謂「愛國愛港」,實際上有適當的「人脈關係」,尤其是能直達「天庭」,都可以不必經過公平、公開和公正的考試以及行政管治的長期歷練,一躍而成為凌駕首長級政務官之上的司局長;另外,一些「愛國有識之士」,也可以不必經過公平、公開和公正的考試或選拔,只要特首委任,一躍就可以成為凌駕於首長級和高級政務官之上的特首政策顧問,左右香港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發展方向。不可否認,這些人中確也有不少優秀人才,不論他們屬於什麼派。問題是這些人的委任,並沒有經過公開的招聘程序;也沒有公開公平的委任準則;而選任過程更不必嚴格遵照高級公務員既定的招聘程序進行品格、資歷和能力的公正審查。更重要的是,在獲得委任之後,這些人並沒有受到充分的民主監督,制度上也沒有有效的途徑把不合格者趕下台等等。在民主國家,通過民主選舉獲勝的政黨可以組織內閣,一些沒有政府管治經驗的人也可以成為政治首長,但民主制度的定期選舉和社會的多元監督,保證了這些官員必須具有正直的操守和真正的管治能力。但是,香港直到今天還沒有普選,在不民主的政治制度之下引進類似西方的「高官問責制」,其委任時的政治偏向和選任過程的不公開、不公平和不公正就難免為小人倖進開啟方便之門。中國官場的「拉關係、走後門」之風是香港人耳熟能詳的,其嚴重禍害也有目共睹,而這種不正之風其實已經傳來香港。證之回歸十年來的殘酷現實,以「政治掛帥」取人的委任制度正是吏治開始敗壞的主要原因。不是嗎?經「高官問責制」而獲委任的官員有人因偷步買車而下台,有人因處理「沙士」不力而辭職,也有人因處理教育學院學術自由問題不當而未能繼續留在政府;他們都不是經民主程序而被罷免的。此外,還有不少獲委任的問責官員處事錯漏百出,表現顢頇無能,在在都是吏治敗壞的端倪。現在,這種弊端明顯的高官問責制尚未得到全面的檢討和評估,曾特首卻決定擴大政治委任制,那又怎能不引起政治分贓和吏治敗壞的擔心呢?試問曾特首在熱衷擴大政治委任的時候,有沒有想到如何保持香港公平、公開和公正的傳統,防止「政治掛帥」制度為小人倖進、吏治敗壞大開方便之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