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自由的蠶食和溫水煮蛙

廣告

廣告

小時候家住農村,讀鄉村小學自由自在,經常和小朋友養蠶來玩。每天放學後就爬桑樹摘桑葉,跑回家後放一片在蠶箱裡,看著小蠶「沙沙」地吃,煞是可愛。別看蠶寶寶嘴子小小,不稍片刻,一片綠油油的桑葉就被咬得體無完膚,剩下一小節葉柄了,這才真正體會到「蠶食」兩字的意義。至於溫水煮青蛙,小時雖調皮,也曾和野孩子們捉過青蛙來玩,但溫水煮蛙的惡作劇倒是沒有做過,不知道被煮的青蛙是不是真的到死都不會跳一下。無論如何,用蠶食和溫水煮蛙來形容香港回歸十年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倒退,倒是十分貼切和傳神;因為我們的自由就是這樣慢慢地不知不覺地被侵蝕被削弱。
最令人痛心的是香港的傳媒!最近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近半市民認為香港傳媒自我審查,更有超過六成市民認為香港傳媒在批評中共時有顧忌。回歸之前,情況卻不是這樣:我們有世界上最多元、最自由、最敢言的傳媒。報章方面,共產黨辦的左報有《大公報》、《文匯報》、《新晚報》、《香港商報》、還有親共的《晶報》和馬經《田豐日報》等。這些報紙除了擁共親共,還大膽痛罵港英政府,天天罵、日日批,除了六七年跟隨大陸「文革」狂潮「反英抗暴」而被港英政府懲罰一下之外,基本上享受著資本主義殖民地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反共親台的報紙也是一樣,《香港時報》、《工商日報》和《萬人日報》都接受台灣國民黨政府的津貼,立場親台反共,但只要不煽動暴亂,港英政府都加以容忍。在左右對立之間,客觀中立的香港傳媒則是主流,也為香港人普遍接受。當時的三大綜合報紙《華僑日報》、《星島日報》和《東方日報》雖然都掛中華民國年號,立場卻基本上中立;而真正客觀中立的中文報紙有查良鏞辦的《明報》;林行止辦的《信報》,還有《經濟日報》;而《成報》和《新報》也是中立報紙;英文的則有《南華早報》和《英文虎報》,這些中立報紙形成了香港傳媒的主流。至於各種左中右的雜誌,更是琳瑯滿目,不勝枚舉。電子傳媒方面,香港電台、商業電台、新城電台,兩所免費電視台無線電視和亞洲電視以及收費的有線電視,基本上都維持著新聞機構客觀中立的立場。那時的傳媒,真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令人神往!
回歸之後,香港傳媒的生態在慢慢地不知不覺地發生變化,客觀中立的傳統已經受到嚴重侵蝕。這種變化的原因有兩方面,一方面是中共積極主動地擴大其輿論陣地,其手法是一貫的「又拉又打」;另一方面是香港不少傳媒在中共的拉攏打壓之下,為了自身的利益變得越來越自律和親共。回歸之後,中共除了繼續控制三大左報之外,還通過與自己有密切利益關係的親共富豪收購了部分傳媒;至於沒有被收購的,「派進去、拉出來」可就是慣用的「統戰」手法,也是公開的秘密了。不過,最有效的控制卻是經濟利益的誘惑:中共通過刊登廣告、國內訂閱、獨家新聞、大陸採訪等利益來控制香港傳媒,而傳媒在這些利益誘惑之下也不能不向現實低頭而自律,其自律和親共的程度甚至遠超中共所期望。有些「忽然愛國」的傳媒甚至厚顏無恥,自誇比中共直接控制的傳媒還「愛國」還「正義」;其圍剿攻擊自由民主派的程度,往往「奴才比主子更凶惡」,真不愧「識時務者為俊傑」!最近全港左派圍攻李柱銘議員,這些傳媒就在頭版頭條大罵「漢奸」,起了極其惡劣的點火煽風、推波助瀾的作用。這些傳媒的共同特點是對中國新聞報喜不報憂;對香港則事事支持政府和左派、處處抹黑打擊民主派。筆者無意在此公開點名了,香港的讀者、聽眾和觀眾是高水平、眼睛雪亮的,只要把各傳媒機構十年前後的表現略加比較就一清二楚了。
回歸十年後的今天,香港傳媒自由的綠葉大概被蠶食得只剩下不到一半,而放在溫水中的青蛙大概也處於半昏迷狀態了。不過,堅信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價值的香港人倒也不必太過悲觀:因為大多數香港人不是青蛙;少數不受控制的香港傳媒還能發出真理和正義的聲音,而真理和正義最終必勝,這才是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其實,自大魔頭老毛歸天之後,中共也在不斷演變之中。在香港左派和假愛國派群起圍剿民主派,反對2012年雙普選的大合唱聲中,我們卻聽到胡總書記要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的聲音。雖然胡總書記對「民主」和「法治」的理解和我們大不相同,但他的話至少也顯示出中共願意求變和正在演變之中;這和香港傳媒界的某些魑魅魍魎,公然地赤裸裸地反對民主法治倒有一定的區別。這就是一點希望,也是可以樂觀的一點原因。
(此文原登於"港支聯通訊"2007年12 月第75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