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石油和西太平洋灰鯨的較量

廣告

廣告

近日,是否移走俄羅斯東部太平洋沿岸庫頁島附近的一個海上石油鑽探平台,成為保護瀕臨滅絕的西太平洋灰鯨的新焦點。西太平洋灰鯨命運的動蕩提醒中國石油企業,在為社會奉獻能源動力的同時,也應該思考如何提升環境業績。

庫頁島附近的鄂霍次克海擁有大約50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儲量和大約10億桶的石油,也是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總數不到100頭的西太平洋灰鯨的唯一哺育區。由殼牌(蜆殼Shell)石油公司控股的庫頁能源公司成立於1994年,專門負責“庫頁二期開發項目”,總投資約100億美元,1999年開始生產第一批石油,是目前最大的油氣綜合開發項目。由於一直受到一些環保團體的反對,庫頁能源公司1997年開始自行研究石油開發對西太平洋灰鯨的影響,到2004年已為此花費500萬美元,2005年更是計劃了200萬美元的研究費用。

2004年4月,因工程施工的噪音對西太平洋灰鯨的影響比預期要大的多,庫頁能源公司暫停了兩個季度的石油管道施工,以便對西太平洋灰鯨進行研究。為了消除公眾和環保團體的疑慮,2004年8月,庫頁能源公司請IUCN(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召集的一個科學評估小組來評估石油開採對西太平洋灰鯨以及當地生物多樣性的威脅程度。2005年2月,IUCN的評估報告公佈,建議採取自然保護風險管理方法,並認為海上石油鑽探平台離西太平洋灰鯨哺育區越遠越好。

作為對IUCN的評估報告的回應,庫頁能源公司3月30日宣稱將管道在原位置上南遷20千米,避開西太平洋灰鯨哺育區,還將採取有效措施減少對西太平洋灰鯨以及當地生態環境的影響,繼續保持同IUCN的合作,但並不打算移走離西太平洋灰鯨哺育區邊緣只有7千米的一個海上石油鑽探平台。庫頁能源公司認為,該平台1999年生產石油以來,沒有發現對西太平洋灰鯨有明顯影響,採取緩和的措施也能夠消除對西太平洋灰鯨的潛在影響。

儘管庫頁能源公司保護西太平洋灰鯨的努力和行動得到了承認和讚賞,但一些環保團體新一輪的抗議又開始了,要求移走海上石油鑽探平台,否則西太平洋灰鯨仍然生活在石油泄漏、油氣生產影響、船隻干擾等危險之中,他們還擔心石油開發可能破壞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居民的生計等等。4月6日,一些環保團體打著“好的銀行不會殺死鯨魚”等橫幅,到CSFB(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銀行)總部進行抗議,說CSFB為庫頁能源公司提供金融支持,違背了赤道原則——一個規範金融機構項目財務管理中環境和社會問題的框架。環保團體還聲稱一些具有社會責任感的投資基金已經將殼牌石油公司的股份拋出,以抗議這個石油巨頭缺乏環境道德意識。4月7日,俄羅斯的一個刊物的文章聲稱庫頁島的一些居民還在繼續反對當地油氣開發。4月11日,《油氣雜誌》一篇文章說鯨魚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庫頁島海灣的一個重要產漁區發現了大量由工程承包商傾倒的垃圾,庫頁能源公司正在組織調查此事。

庫頁島石油開發和西太平洋灰鯨生存的矛盾真的無法調和嗎?雖然現在還難以定論,但在石油和西太平洋灰鯨的較量中,庫頁能源公司的種種行動和環保團體的不斷呼籲都值得讚揚,二者的努力正推動著石油和環境的和諧發展。

石油和西太平洋灰鯨的較量也給中國石油公司上了生動一課。一方面,能源價格的不斷攀升,社會對能源的迫切渴求,促進了石油公司擴大規模和延伸產業鏈,開採更多的能源來滿足需求,這就增大了環境脆弱地區和環境敏感地區的環境風險;另一方面,公眾環境意識的提高、相關環境法律的不斷完善和實施、獲取良好企業形象的願景、石油公司拓展國際市場的雄心和企業可持續發展觀念的深入,這些使得石油公司更加關注自己的環境業績的提升——在環境風險的增大和環境業績期望值的上升的背景下,石油和西太平洋灰鯨的較量正給中國石油公司敲響警種,以高度的社會責任感來關注生命、關注環境是減少環境風險、提升環境業績的關鍵,在加強環保規範管理,避免污染事故和生態破壞之外,還應該注重環保信息的交流和溝通、鼓勵各利益群體的參與、恰當處理環境危機。

(溫波、婁承、王鵬對本文亦有貢獻)

(關於本文更多信息,可見Petroleum and Petroleum Environment Networ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