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來西亞反壩團體協助原住民社區開發微水電

廣告

廣告

大大改善了生計
HILARY CHIEW
馬來西亞星報 2005年4月26日

當馬來西亞中央政府剛開始考慮可再生能源的時候,在沙巴州和沙撈越州偏遠地區的原住民社區已經提速發展可持續的微水電和太陽能電氣化。大部分馬來西人也許不知道,沙勞越布拉加縣的Long Lawen村成為了全國第一個社區用上可持續能源的地方。這個有70戶家庭的Kenyah族社區在2002年4月以小水電替代污染和噪音嚴重的柴油發電機。

這裡可靠的能源,全靠一座價值18萬令吉(近40萬元人民幣)的10千瓦微水輪機組,比起在格拉比高原上,價值1,200萬令吉(超過2,600萬人民幣)的巴里奧水電站,只是九牛一毛。可是這座由政府支持修建,裝機容量100千瓦的巴里奧電站,只發電了45分鐘便發生故障。

Long Lawen微水電站在2001年初開始修建,得到了兩個美國非政府組織Green Empowerment及婆羅洲項目在財政、技術和行政的支援。他們的目標都是促進可再生能源開發,供應本地社區,協調發展中國家取得社會與環保上的改善。至於微水電系統的修建,則得到兩個馬來西亞的非政府組織的支持,包括長期參與反對巴貢電站大壩的馬來西亞地球之友(1),與沙巴的“社區組織伙伴”組織(Pacos)。

對環境友善的技術

中途開始參與監督項目施工的Adrian Lasimbang,是Pacos的統籌人。他指出項目是可持續的,因為工程沒有改變河流的水文規律,也不用遷移一個人。系統是利用小溪流垂直滴水的能量發電。由於小規模的關係,發電所產生的環保影響也很輕微。而且,民眾也意識到保護300公頃流域的重要性,保證水流不受干擾的推動水輪機發電。為此,在流域內禁止涉及清除植被的輪種法。所以,社區民眾便進行滋潤泥土的種植,保護集水區範圍。

“起初,我們舉辦了資源管理工作坊,討論流域保護的重要性,及健康流域與森林保護的關係,保證可持續的供水。最後,水質也得到明顯的改善。”

“我們不再依賴化石燃料。社區每個月每台機組節省了150令吉(近330元人民幣)的柴油開支。以前他們要用上15台發電機組。微水電站建設也加強了我們在技術能力的信心。”

“直到今天,電力供應從沒有中斷。”Lasimbang興奮地指出,

除了開燈照明,電力也使社區可以在晚上進行手工藝活動,幫助收入。Long Lawen的成功案例,對於其他反對水壩移民的社區尤其重要。Kenyah族社區並沒有按照政府的規定,搬遷到下游,而是選擇回到上游祖先的土地。

Long Lawen社區是即將被價值50億令吉(近110億元人民幣)的巴貢電站大壩建設所淹沒的Long Ghang村一部分。巴貢大壩是全東南亞最大的水電站,淹沒範圍超過一個新加坡國土的面積,將會從13個社區遷移約10,000人。

Pacos正在距離沙巴州的Panampang縣25公里的Kg Terian村建設第二台微水電系統。像其他偏遠村的村民,在這個克羅克山地國家公園邊界上的村莊,仍然依賴柴油發電機。柴油供應每星期補充一次。村民必須翻山越嶺,步行八個小時,運送燃料。這個也說明他們不能像城市居民那樣,同時攜帶其他家庭用品回家。不過,當下個月那座5千瓦的微水電系統完成以後,180位村民很快可以用上這種清潔的能源。Kg Terian項目也包括替住在國家公園裡的5戶家庭裝置太陽能設備。另一個在Kg Longkogungan保護區的村莊,正在利用太陽能,供電給小學裡的通訊技術中心,使這個在森林裡的社區通過互聯網跟全世界互通信息。

至於第三座微水電站將會在冰湘岸縣的Kg Bantul村修建,鄰近印尼卡里萬丹邊界。這個項目得到了世界銀行的全球環境基金-小額項目支持。Murut部族的15個家庭將會得到5千瓦微水電站的電力供應。另一項全球環境基金-小額項目支持的建設,則對Pitas山區Kg Kanibungan村的5戶家庭提供飲用水。這項2003年展開,價值20,000令吉(約43,550元人民幣)的試行項目,是利用太陽能推動的抽水機抽取地下水。

“我們致力於利用任何可再生能源技術。事實上,我們也會裝置混合系統,配合本地的情況。例如,在枯水季節,我們會因應缺水的情況,改用廢棄食油所得出的生物柴油。”Lasimbang指出。他補充這個生物柴油能源項目仍在試行當中。

Pacos也在試驗利用水力抽水機,把飲用水從河谷輸送到山脊上居住的家庭。

社區的努力

社區可再生能源項目的特點是本地社區從構思到項目完成的全程參與。村民一直可以參與可行性研究、系統的設計,及土木、電機與機械工程的工作。Lasimbang是Green Empowerment婆羅洲區的國際代表。他指出Pacos組織了技術和社區發展工作坊,為社區運作微水電和太陽能系統作好準備。

“為保證任何項目的可持續性,本地社區必須有機會主動參與項目營運,而不只是被動的接受。”

“我們也證明只要鼓勵社區參與,並對這個項目產生歸屬感,成本自然會下降。”他說。

他說項目已提供村民學習所需要技能的機會,以便日後維護系統。村民也接受訓練,管理配電系統與收取費用,因此一些村民也得到工作職位。在微水電項目,社區擁有設備,並可以決定每戶的收費水平。收費是用來補貼營運費用,盈餘則會撥入營運基金,作為將來設備升級之用。

“在Long Lawen村,消費者每月每個燈泡要付2令吉。於是,每個月可以收到700令吉(約1,500多元人民幣),在扣除營運費後,每個月便得到300令吉的盈餘。”Lasimbang解釋。

可再生能源項目是Pacos社區資源管理項目的一部分,其他的包括流域管理、野生動物、民族植物學與生態旅遊管理,使沙巴州和沙撈越州的原住民社區加強自己的能力。Pacos與本地和鄰國印尼、菲律賓等地區的社區團體緊密合作,對原住民開展清潔技術與可持續土地利用的項目。

Pacos歡迎志願者參與他們的項目。聯繫方法: [email protected]

相關連結:
一個正在全球壯大的社區可再生能源網絡
HILARY CHIEW
馬來西亞星報 2005年4月26日

沙巴州的社區組織伙伴(Pacos)是開發社區可再生能源,促進社會、經濟和環境改善的亞洲地區非政府組織網絡其中一員。這個名叫“亞洲網絡”的聯盟,支持馬來西亞、印尼、尼泊爾、巴布亞新畿內亞、印度和菲律賓的非政府組織,對他們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援,以實施與完成農村電氣化項目。

“亞洲網絡”聯盟也在組織內提供能力建設,實現自治自決和加強社區力量的目標。聯盟也是美國非政府組織Green Empowerment的產物。Green Empowerment在發展中國家推展各種社會發展項目。

這也是Green Empowerment的社區可再生能源全球網絡第一個分支,在村裡貢獻小規模可再生能源的專業知識。Green Empowerment相信扶貧減貧與得到可靠能源供應是分不開的。穩定的能源可以提供機會,讓民眾投入節省勞工的農業操作、開辦小企業、工藝活動與晚間閱讀。而且,分散的能源開發可以鼓勵本地自發的領導,更能切合本地人的需要。

“比起等待國家電網的鋪設,民眾正在主動建設社區開發與營運的能源系統。能源(權力)分散可以創造一個更平等的世界。”

“對於擁有有限經濟資源的農民來說,可再生能源是最便宜的發電選擇,經濟上也可持續。我們有需要推廣社區可再生能源,對民眾提供沒有污染的能源服務,並創造有利可持續發展的社區經濟。

至於像Pacos的本地非政府組織,他們會在項目可行性與建設階段,採取領導角色,然後積極地把管理的責任與擁有權轉移給社區。在項目開始營運後,社區會控制可再生能源系統,而非政府組織只是擔任協助與監察的角色。

這個全球網絡也在相似的工作基礎上建立,打破了區內各個細小非政府組織的孤立與隔閡,協助他們解決在別的地方已經解決的問題。這個項目也會在其他地區像中美洲實施。Green Empowerment已經在那裡建立了一個類似亞洲地區的網絡。

註:
1. 環保團體馬來西亞地球之友與檳城消費人協會一直大力反對政府修建巴貢(Bakun)電站大壩的工程。巴貢水電站裝機容量2,400兆瓦,壩高205米。當地政府說大壩建設可以促進貧窮的沙撈越州經濟發展,同時可以與建構中的東盟電網聯網,送電到新加坡與馬來亞半島等發達地區,也吸引了一些外商投資修建高耗能工業,如電解鋁廠等等。

不過,環保團體認為大壩工程須要搬遷10,000多人,犧牲原住民對土地的權益,移民安置補償不足,而且也提出在地質、泥沙與流域生態等等問題,引起了馬來西亞極大的迴響。近年,由於環保團體受到政府和支持建壩人士的打壓,他們的活動轉趨低調,集中在受影響的原住民地區提供服務。

這項工程由馬來西亞財團森那美與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共同負責修建,但由於缺乏資金,及森那美集團缺乏相關技術,進度滯後,最近已經交由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全權負責前期工作。

(李育成翻譯)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