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在塞車之外——記將軍澳地盤工潮

廣告

廣告

去年爆發的紮鐵工潮獲得各方關注,相隔不到半年,主流媒體卻把事件引發的討論忘個一乾二淨——昨日將軍澳夢幻之城地盤的工潮,仍被再現為堵塞馬路、警方戒備之類的保安新聞,就連身為主角的工人究竟屬於甚麼行業也無人聞問。這篇民間報導,就是為了還工潮一個相對立體的面目。

一再欠薪誰之過?

下午兩點半,從地鐵坑口站出發,沿環保大道步行至事發地盤,到步之際已是三時十五分。儘管地盤距離市中心甚遠,附近一片荒涼,但2009年之後將是一大住宅區。這個「夢幻之城住宅發展項目第一期」(最近改名為「日出康城」,有夠國際化),屬於港鐵將軍澳線第二期附帶的地產項目,2005年由長江實業投得,計劃於明年隨將軍澳南站一同落成。

港鐵發財靠地產多過靠交通服務,手持港鐵股票者對這類工程大抵樂見其成,然而真正動手起樓的工友又如何呢?地盤外面,不獨是了無新意的被記者警察鐵馬包圍,還有一條醒目的橫額高高掛起,白底紅字的寫著「一家大細點生活!」。只見工友僅得疏疏落落的四、五位,馬路一早通車。上前攀談,方知大部份工友都進去了地盤簽名,確認領取欠薪的資格。

不錯,是次工潮就是為了追討欠薪。遭拖糧的主要是處理乾牆板的工人,所謂「乾牆板」,即是水泥牆預製件,工友須將之豎立與固定,建造間隔室內的牆壁。他們被拖糧已經兩個月,嚴格來說應該是接近三個月——過去判頭都會在每個月的21號出上一個月的糧,換言之,你每個月都要多做大半個月的工作方可支薪。判頭在12月21日沒有出糧,那時候已欠薪兩個月,他們在23日聲稱到了1月3日會付錢,詎料卻沒有兌現諾言。工友前天聚集二十多人去地盤辦公室理論卻不被理睬,於是抗議。

這項工程的發展商是港鐵和長實,判給建造商安保建築(據稱葉國謙是其董事,詳情待考),安保建築再將砌板工序分判予美心亞洲預製件公司。拒絕支薪的是身為二判的美心。興建五棟大樓需時一年有多,看著那些差不多可以封頂的樓宇,工友說這個地盤已動土了一段時間,做得久的工友早於去年二月已經在工作,但之前一直沒有出現欠薪事故。

果真如此?不然。去年6月23日,在同一個地盤已經爆發過工潮,工友同樣坐馬路抗議,起因同樣是欠薪,涉及金額逾二百萬。在此之前,這地盤甚至有工友意外墮樓身亡,可謂問題多多。在場工友笑稱該地盤已被業內列入「黑名單」。由此推斷,「之前一直沒有出現欠薪事故」云云,恐怕只是指砌板工友並未蒙難,地盤內其他行業的工友日子不見得好過。

如果欠薪在這地盤並非偶發事件,亦非個別行業獨有的遭遇,那麼,問題的根源就不是出在只管砌板工序的美心,而是出在管理整個地盤的安保(有做了十多年的工友指安保在全港其他地盤也有不少欠新紀錄),甚至是港鐵和長實。為甚麼工程裡一再有判上判的公司走數?監管出了甚麼紕漏?這些都是不得不問的問題。

砌板泥水同受害

談到受欠薪影響的人數,工友的答案不一,有的說四十多人,有的說五十人,有的說六、七十人。眾說紛云,皆因地盤工作的流動性大,一些工友做了一兩個月就離開,有時候地盤要趕工又會臨時拉伕,人來人往,不易統計。工友在行內往往不乏被拖糧的經驗,被拖了一個月糧,眼見勢色不對,又會有一批工友離場他去另謀高就。真正的災情有多嚴重,目前簽名登記領取欠薪的工友人數未必可以準確反映。

「我地慘在有糧畀判頭壓住,然後佢問我減少少,你做唔做丫?根本渣頸就命!」一位工友如此描述行內的拖糧慣伎。拖糧已經夠卑鄙,僱主甚至藉此挾持工友應得的酬勞,坐地要脅減薪。拖糧,原來是一種變相綁架。

砌板這一行是計件薪的,每砌好一塊乾牆板,就有四十多塊錢,較諸九七年的每塊六十多元下跌了三成左右。工友熟練程度不同,體能各有差異,砌板的效率自然也不一樣,薪酬難以劃一。相比以時薪計算的紮鐵工友,他們更難爭取合乎生計的最低工資,情況不利。與此同時,件薪意味著做得越多賺得越多,逼使工友壓搾自己的勞動條件,只留十五分鐘午膳時間實屬等閒。即便如此,由上午七時做到晚上七時,一天所得的人工亦只有七、八百元。

除了欠薪減薪,砌板這一行還有別的辛酸。九十年代,工具和安全設備都是僱主負責的,現在卻要由工友一力承擔,電鑽、電線、削機、工衣、安全帽……統統都要自掏腰包。乾牆板一塊三百多磅,搬運時通常由兩個工友左右抬起,工友對我直言「一眼就知你拎唔起」。拉傷腰骨在行內十分常見,然而不太明顯的工傷均須自行處理,判頭是不會賠償的。

在地盤內辦完登記手續的工友陸續出來,看見當中有幾位女士,正想著砌板這種重度體力勞動也有婦女參與,聊了幾句才得悉她們是做泥水的,負責為砌好的板填補空隙,連結成一幅牆。也就是說,為欠薪所苦的不獨砌板工友,還有泥水工友。

浮就一齊浮,沉就一齊沉

訪問中途,建造業總工會的理事長蔡鎮華忽然現身,向蜂湧而至的記者宣稱聯絡不上美心的負責人,但作為大判的安保已承諾墊支欠薪,核對工人登記資料後就會出糧。言訖,蔡鎮華也不跟在場工友交流,飄然遠去。

傳媒恭敬抄錄這番說話,紛紛聲稱工潮已「初步解決」,但事實是工友目前依然拿不到一毛錢。蔡理事長的說話有多可信?談不攏加薪卻揚言資方已答應加薪,是他在紮鐵工潮裡被工友潑水喝倒采的原因之一。假如今次也是開空頭支票,工聯會在建造業工友心目中勢將形象貶值。

現場所見,工友對前景並不如傳媒樂觀,圍在一起討論若收不到欠薪該怎麼辦。「我地冇舵手」,這一句或許是自覺前路茫茫。只是,接下來的一句「我地坐埋同一條船,浮就一齊浮,沉就一齊沉!」,卻表達了不屈的齊心。

局勢如何發展,拭目以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