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人大一錘定音和泛民主派前途

廣告

廣告

    「人大」一錘定音否定二零一二年雙普選,卻同時「聰明」地提出二零一七年「可以」普選特首,二零二零年「可以」普選立法會的模糊承諾。在中共強大統戰攻勢和本地傳統左派和「忽然愛國派」的積極宣傳配合之下,香港的政治生態正在發生微妙而巨大的變化。最近有傳統左派和自稱「中間」派的傳媒、社會輿論、大學民調甚至某些泛民主派中人都說,香港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已接受人大的決定,泛民主派如再堅持二零一二年雙普選就是與港人為敵。據說泛民發動的本星期日「爭取二零一二年雙普選大遊行」,反應冷淡。回歸剛過十年,香港的民心民意就有如此大的改變。這種改變表面看似突然,其實由來有自。正如在下在本欄一篇小文《自由的蠶食和溫水煮蛙》中所說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是不少人不知不覺而已!請聽在下細細道來:
     回歸十年,北京和本港左派陣營其實沒有一天不在擴張自己的政治版圖或「革命陣地」。共產黨的政治哲學一向都以階級分析和階級鬥爭為綱,其最拿手的策略就是「統一戰線」,簡稱「統戰」。共產黨視為三大法寶之一,即使是在「改革開放」將近三十年後的今天也沒有多大改變。回歸十年來,北京和本地左派一直在默默地,寸土必爭也寸步不讓地擴大「愛國陣線」,削弱和侵蝕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空間。而這種蠶食和削弱是全社會、全方位的,範圍已從政治擴大到經濟、社會、文化、教育、藝術、娛樂各個領域。先說北京,北京的「統戰」無孔不入、無遠弗屆。手段當然是誘之以名,饗之以利。國內經濟改革開放,赤縣神州遍地黃金,做生意的機會隨處都是,這已經是很大的誘惑了;至於推薦入人大或政協,接近或進入權力中心,那就更不是一個「名」字所能盡包得了。名利誘饗之下,不趨之若鶩者幾稀矣!有正必有反,對於不肯就範的民主人士,敬酒不吃吃罰酒,處處設限、多方打擊,一拉一打,泛民主派的活動空間日益縮減也就是必然結果了。回歸之後,香港雖然奉行「一國兩制」,但「一國」的成分近年來也已明顯日漸加重。除了香港傳媒日漸一言堂,大陸化之外,社會的大多數資源和活動空間也日漸被親共派和親政府派所控制。在形勢比人強之下,一些名利心嚴重,急於上位的中產專業人士由感性支持民主變成理性支持保守也就十分自然了。前月葉劉競選立法會議員,其支持者的「星級陣容」中除了左派民建聯領袖之外,也有一些曾經強烈反共現在積極擁共的過氣棟篤笑演員,走下坡的電視歌藝員,更有個別本屬泛民主派的中產專業人士!有人對此覺得奇怪,其實這並不是甚麼值得驚奇的事:「識時務者為俊傑」,「想上位嗎?你就要識做!」世界上許多事往往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或只能暗傳不能明傳。香港政府有許多智囊組織、諮詢機構和區議會的委任議席正需要「愛國愛港人士」充當;將來還有三司十二局的許多副司長、副局長和司長助理、局長助理在等著「愛國愛港有能之士」出任呢!「你不愛國愛港,那有你的機會?」落草的宋江想做官,就要先接受招安!香港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醞釀回歸以來,我們看到接受招安的「梁山泊好漢」一個接著一個;不須指名道姓,大家都知道這些人是誰;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的「宋江之流」將來會越來越多!
     這種現象確實發人深省,深省香港民主的前途,也深省香港的未來。不要說一般支持民主的群眾,即使是泛民主派之中,還有多少宋江會陸續出現,真是值得大家擦亮眼睛了!毛主席早就教導過:「堡壘是最容易由內部攻破的」。泛民主派中聲稱願意為香港、為中國民主奮鬥的人士如果沒有昂山淑姬的高尚理想、頑強毅力和堅忍意志,就真的不要奢談民主了,更不要欺世盜名了!因為民主並不是高尚舒服的沙龍,更不一定有現實的利益回報。民主的道路蜿蜒曲折、艱苦漫長,有時甚至可能要面對緬甸似的槍彈和死亡呢,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好些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