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陽具.屁股.審查.恐懼:記<色放論壇>

廣告

廣告

一個字頭

第一次想到「色放」這字頭是在一個多月前的聯席會議上,那天不知從何而來的焦躁,在匯報時說整個對淫審制度的挑戰可能會帶來「越改越衰」的後果,有些政黨已跳出來說要「加強」執法和罰則了,民主沒有了,連自由都要搞丟...接著回到更核心的問題,我們的自我的身份、立場位置、政治實踐等。一輪腦震盪:性快車、性說、性連線,Rose說街外全是以「性」為字頭的組織,很混淆,對啊,不如用「色字來行頭吧」:色戒、色說、聲色、情色...接著Lisa吐出「色放」二字,大家興奮地叫好,紛紛為這二字賦義:色彩、情色、食色、色即是空;釋放、解放、開放;要著手「色放」自己、家庭、教育、媒體、香港,要於不同領域談「性」政治、論述、文化、實踐。第一個介入點當然是涉及言論、教育、創作、表達的淫審制度,便造就了「色放論壇--淫審制度與表達空間」。

陽具.屁股.性感女郎

一個網絡組織,沒有辦公室,沒有職員,所有工作均義務性質,論壇場地的設置亦然,結果出乎所有人所料。

Kith帶來十年前一幅陽具的油畫,我們把它放在中心位置,成為全場焦點。當中有一個笑話:眾人抱著陽物崇拜的心理,把油畫錯置,陽具指上天花板,Kith好生沒氣的說,「放錯了,看到我的簽名嗎?是朝下的!」,才頓悟。

Lisa帶來了以「按摩」分類廣告(亦為曾德平珍藏)為網底的Banner和好戲量的屁股艷照;阿周帶來了警察封鎖膠帶、inmedia示威用的情色油畫和照片展品、紫藤帶來性感吹氣公仔和性學會有關「國際大學情色刊物文化」的展品;還有小曹、Yvonne和我日前在旺角街頭搜集的性感女郎 posters...

花苑與kith亦趕製了「飛翔的陰唇」與「格劍」為主題的信封版畫作為色放論壇的標記。

只可惜,報章都略過這些裝置,甚至為 kith的陽具油畫作「打格」處理。

情色藝術的缺席

Kith的匯報很精彩。他回顧了一些情色創作,如唐景森的Sky Body、梁寶的裸體表演「我好癢」、石嘉豪的春宫圖、文晶塋的 chat room wei wei。真的很精彩。但這些作品都不是以色情藝術呈現;在國外色情藝術 (erotic art) 是藝術創作其中一個類型,可是在香港卻完全缺席,這是為什麼?Kith沒有多作解釋,這是要深究的題目。

不可預期的法律

羅沛然大狀名符其實的是淫審制度專家,以法學觀點論盡現有制度的矛盾。首先,他指出香港的淫審條例(即香港法律第390章),對「不雅」和「淫褻」缺乏解釋,條例訂明「任何事物因為不雅而不宜向青少年發布,即屬不雅」,而「任何事物因為淫褻而不宜向青少年發布,即屬淫褻」,這種不雅等於不雅與淫褻自我指涉定義,令人難以掌握何謂不雅、何謂淫褻。

羅又簡介了審裁處的歷史及其職責,點出了該處包辦了行政(分類)與司法的功能(對物品性質的理解、實行免責條款),使其角色出現混淆。相反,與香港同時在英國繼承淫審制度的紐西蘭,則於九三年已則以一個專家組成的委員會為物品進行分類。

至於審裁員方面,大家並不知道他們是誰?有何背景?有沒有在審查時牽涉到利益?辯方又可否因為物件的性質而拒絶由某些審裁員審查?此外,因為淫審制度不會參考以往的案例為物品分類,使法律變得不確定(indefinite)和不能預期(unpredictable),容易造成混亂。

青年人的聲音呢?

社工韓小雲則談到她所接觸的青少年裡,性是離不開的話題和行為,但他們對性的態度和安全性行為的知識卻非常缺乏。前中學老師潘宇軒指出,老師缺乏性教育的知識與技巧,面對學生的戀愛、性行為與後果,手足無措,結果只能以壓制了事。而陳穎怡同學則指出成年人常常說要保護青少年,但卻從來沒有聽他們的意見。學校的性教育,只強調令人恐懼的性病。早些日子,她於校內宣傳「抱抱天水圍」(free hug)的活動,使老師憂心忡忡,擔心身體接觸會有危險,還發電郵呼籲同學小心選擇校外活動。中大學生報的曾昭偉則指出,大學生大部份是法定的成人,但社會(甚至有部份學生自己)卻視之為青少年和兒童,任何性相關的活動(包括表達)均被視為大逆不道、污辱了大學。

莫乃光談互聯網審查及創意產業所需要的三T (Technology, Talent, Tolerant),他希望淫審制度能更包容,使香港可以更有創意。Rose談男性主導的基督教如何透過壓抑性和控制女性表達來修煉。而我則比較九六年「新男」與零七年中大學生報被評不雅之分別;二零零零年的淫審制度諮詢後,行政部門以增加淫審委員數目、鼓勵投訴機制、由影視處分配資源的淫審教育等等措施來「加強」淫審執法,造就很多不合理投訴(以及透過投訴聖經來對決的局面)。面對著瘋狂的投訴,經營者大多採用「斬腳趾避沙蟲」的做法,不必要地出警告字眼、不必要地打格、不必要地審查,收窄言論與表達的自由。部份專業或菁英,大概會提出把權力收回,成立專家委員會去處理查禁,避免民粹式的群毆(投訴對決)。那麼民間社會又應該如何回應?

討論環節來來往往,老師談美學教育如何被淫審「搞惡」;紫藤 Elaine談公眾/家庭主婦對性知識的渴求與虛偽;家長期望學校「校風純樸」所造成的市場效應;香港男性性態危機造成的恐懼如何轉化為控制慾等等。最後,婦進的 Amy問如何處理對女性的暴力色情AV所帶來的不安?可惜再沒有時間討論下去。

「色放論壇」將於每月最後一個星期六下午聚會,詳情容後公佈。有興趣加入「色放」網絡的朋友,可電郵致 [email protected]

作者:林藹雲
圖片:葉蔭聰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