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雲南吉沙村民表達對千湖山旅遊開發的意見和擔憂

廣告

廣告

來源:雲南省生物多樣性和傳統知識研究會(CBIK)

http://av.people.com.cn/GB/39805/index.html
http://av.people.com.cn/GB/39805/42848/3354374.html (附RealPlayer錄像)

朋友,有時間的話,請到上面這個人民網的地址(應該是第三部分),瞭解一下雲南中甸(現在也叫香格里拉)小中甸鎮千湖山下吉沙村民對開發公司的開發活動的意見和擔憂。 

千湖山是三江並流世界自然遺產規劃的八大片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之一。在 三千七百米海拔以上的高原濕和高原湖泊分佈密度可能在雲南境內是最高的,儘管國家環保局和國家建設部先後出台,並三令五申國家風景區不能承包出租經營權,遺產地內3000萬以上的投資項目須經國務院核准,遺憾的是雲南的子元公司還是在手續不全,蒙蔽吉沙村民的情況下,在千湖山地區開工了。他們給雲南省環保局的索道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有太多的問題,其中:

認為牧群對濕地有潛在的威脅,對景區生態有影響。做環評的專家們似乎不知道該地區在被人為劃定風景區之前,牧場早已存在!放牧對濕地的影響,和 “索道本身對濕地沒有直接影響 ”的依據是什麼? “ 限制牧群在景區的活動,只作為景區的點綴(72頁)”

這就是所謂的叫花子攆廟主!好像修索道的潛台詞是為了保護這一地區的高山濕地生態系統。

環評報告的作者還建議說牧場移到山下,可是藏族的高山牧場是因為犛牛在5月至10月無法適應3500米 以下逐漸變暖的氣候,這種環評的建議違反了村民的放牧傳統和牧場管理的生態規律。景區的可持續發展和當地村民的可持續發展孰重孰輕?(72頁)。 

嚴重影響村民放牧,牽馬的經濟補償究僅怎麼公平,公正地協商,解決?詳情請看附件中有關索道環評的討論。 

哎,中國西南最後的淨土將一塊快地被打造成全國人民節假日的休閒精品。所有的不同于主流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形式都要服務於全國人民這支旅遊大軍對旅遊的需求。當代人在自然保護地和國家公園中休閒娛樂的權利不能建基於破壞後代人的同等休閒娛樂的權利的基礎上。 

好像國外的國家公園管理遵循如此的訓條。不知道我們的自然在饑渴的開發商手中將會給後代留下什麼?難道我們的目標是讓3A, 4A, 或5A 級旅遊景區把所有的保護區都包圍了?我們的子孫後代真地願意在我們建立的帶有N個A字的景區裏旅遊嗎?能給他們留下些自然的地方嗎?

(注:附件是對環評報告更具體的討論。)

2005年5月3日,瑞祥律師事物所
李戚楊,馬曉佳,李波就2005年4月19日遞交雲南省環保局組織專家論證的千湖山地區子元公司修建索道的環評報告進行了討論。下面是討論的紀錄:

前半部討論記錄:

1. 環評制度中規定所評價的建設項目應該有一個備選的替代性方案,而該報告書中沒有。既然沒有備選方案,但卻沒有對該索道建設唯一且必要性的論證。
2. 公眾參與的問題。子元進行的問卷調查的問題設置焦點問題模糊化,且將問卷的答案預先設定,而且答案設計為“一般”,“支持”,等等諸如此類的簡單回答,沒有其他選擇,問題的設定明顯有劃大為小,避重就輕的嫌疑,公眾參與中公眾如何定義;其次,對“公眾”範圍的曲解,在對公眾的選擇上明顯有偏重,找的大部分是政府機關的人。使公眾參與流於形式。
3. 在附件中顯示,集體林的徵用已經省林業廳同意,為什麼?省林業廳的集體林徵用同意書的效力是如何理解的?應該可以諮詢省林業廳。
4. 千湖山風景區開發的總規為什麼縣政府就有權批准?
5. 總規和詳規的關係,時間前後的關係;
6. 遊客容量的預測是怎麼出來的?將景區分為三部分,再將每個部分分別計算遊客量,然後加總,缺乏科學性。好像遊客只能作一種選擇,三個片區間的遊客活動是嚴格的排斥關係嗎?
7. 噪音控制。作為一年運營300天的索道,不可能沒有一點噪音,加之索道的下站點靠近村子,所以應該是對索道的噪音聲值的進行科學的數據分析。
8. 67頁,少量沙漿在施工期內無治理措施…施工時間不可能短,施工中的廢料不可能是少量,將關鍵問題模糊化。
9. 關於廢水處理,廢物處理提到有污水處理所和設施,但沒有任何具體的圖紙,和詳細的措施安排,管線等問題
10. 66頁,索道修建和馬匹的排斥性,偷換世遺產辦的概念,馬匹只是不能成為主要的交通工具,但並不代表索道就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且世遺辦指定“安全,清潔的交通工具…推薦觀光環保遊覽車”
11. 認為牧群對濕地有潛在的威脅,對景區生態有影響。忽視了該地區在被人為劃定風景區之前,首先應該是牧場!放牧對濕地的影響,和“索道本身對濕地沒有直接影響”的依據是什麼?“限制牧群在景區的活動,只作為景區的點綴(72頁);”“這是一種叫花子攆廟主的感覺,完全沒有道理。將培育新的牧場”,牧場移到山下的決定違反了村民的放牧傳統和牧場生態的規律。 
12. 景區的可持續發展和當地村民的可持續發展孰重孰輕?(72頁)
13. 禁止村民放牧,牽馬,但卻只字不提對村民生計的補償和不利影響。
14. 修索道的原因是因為遊客生病能很快送下來。這是個很可笑的原因;
15. 在三江並流世界遺產地通過的規劃中,千湖山地區的吉沙村屬於需要保護的文化村落,那麼千湖山上的神山作為吉沙村村民,乃至整個小中甸鎮區域內藏民世代敬仰的神山,究竟是不是當地群眾的文物?是否屬於世界遺產地內需要保護的文化遺產?應不應該得到保護?

後半部討論記錄:

1. 從環評報告委託的時間來看,完于去年李戚楊成為村民法律顧問以後的影響(中青報見報之後) ,因此,環評報告產生本身,就可以看作是研究會工作的一種間接成果;
2. 對世遺辦文件的引用是斷章取義、避重就輕、本末倒置。
3. 環境影響評價中定性太多,定量太少,科學性差;很難科學地的評價影響;
4. 牧場的過牧,對濕地的影響缺乏根據,牧場下遷的意見沒有數據支持;
5. 遊客1500人的承載量的計算是三個點的總和,難道每個遊客上山後都只遊一個點?
6. 索道噪聲的部分,沒有長年運行的索道牽引設備的噪聲數據,而只有可能臨時運行的備用發電機的噪聲數據,十分可笑;
7. 污水處理的定量數據,設計,投入等的規劃沒有,污水集中在入口處處理,但沒有具體的計劃和投資的交代;沒有涉及污水管線、污水處理場的建設方案和投資數額,也沒有涉及污水處理廠的規模、處理方法、設備等基本內容。
8. 整個環境影響評價的科學性不強;
9. 整個環境影響評價的合法性不足。反復強調省世遺辦的文件,但該文件恰恰是否定這個規劃的。
10. 索道的建設沒有依據。世遺辦沒有將索道 作為首選方式。而且世遺辦的職能不是確定景區交通工具。
11. 4A、5A級國家級風景區的評定標準中沒有關於不能使用馬匹作為運輸工具的規定;
12. 全年收入預計1200萬,稅收的預計;如果按300天運行,則每天要有4萬元的收入。如票價為100元/張,那麼要有400人/天,如200元/張,也要平均有200人/天。村民牽馬收入年17萬元,每人80元,那麼全年遊客總數約定為2000人,平均7人/天。兩個數據相差太大。經濟運行的預期太高了。
13. 遊客的數量統計。針對中甸其他景區作比較性的分析。
14. 索道建設的調查:具體地點的選取對整體分景區的
15. 馬曉佳可以統計在過去幾年有多少遊客被摔傷過;這能說明馬匹的安全性問題。
16. 索道投資的資金來源( 1900萬),有多少要向當地銀行、政府來貸款,公司圈錢的可能性有多大?政府的錢?
17. 旅遊品質的意思,可以諮詢鄧冰。
18. 馬匹補償:頭三年每年25萬,以後每年40萬。而報告中引用的是三年以後的,不準確。
19. 所佔九畝的集體林究竟在哪裡,對村民的生產生活有什麼影響?馬曉佳可以調查一下。
20. 求雨湖的水質與村民人蓄飲水的水源水質有沒有直接的關係?那些潛在的旅遊活動可能會對水源有影響。村民對飲用水的質量的衡量標準;水污染的監測點選在吉沙的上游,而不是下游,這不科學。
21. 報告的提法:不騎馬對中甸旅遊業的可持續發展是貢獻?提得太“高”了。
22. 施工氣泥水沙漿對環境影響的控制措施;
23. 污水處理的交代,綠化用水,實施上的保障。綠化澆水是否算排向地表。
24. 索道的設計圖紙沒有,更沒有污染治理的設施設計;
25. 索道建設不會對濕地產生影響?依據是什麼。
26. 逐步限制放牧量(71頁)的權利,根據是什麼?限制的計劃是什麼?限制到多少面積,多少放牧量?
27. 建設用地的徵用,公示,征地補償等的程序問題。
28. 下吉沙村民王順是否存在,環評報告最後的公眾參與調查究竟訪問了誰?

廣告